夢想中文 > 萌狐悍妻 > 第三百九十三章 父子相見不相識

第三百九十三章 父子相見不相識


  “有勞陛下。”唐紫希道。

  雷麗絲帶著唐紫希飛到暫住區的上空。

  而青羅根本就不理論雷麗絲的勸告,當雷麗絲跟唐紫希說那一番話的時候,他早就降落在暫住區時。

  這個時候,云河正在專心致致地用紫蓮給患者治療。

  修為已經突破至圣祖的他,能發揮出無境的力量。不久,這些人沉淀在體質中的未知金屬全都被云河收進紫蓮里。

  在治病的同時,云河也在悄悄地凈化著暫住區的水土。

  這些人被治好的同時,沉淀在這片水土的未知金屬同樣被他收集完畢。

  現在,他手中的未知金屬已經有一粒綠豆那么大!

  云河將這種金屬悄悄收好。

  他總覺得,這種金屬極不簡單!一般來說,金屬可以煉制成兵器、法寶甚至是生產或家居品。但昨晚他已經反復試過了,他無法將這種金屬煉化。

  搞不好,這東西就像從前的黑色元素那樣,是一種高級的特殊物質,否則它也不會令到雷族的神致命。

  他現在雖然已經穩定了形勢,但是放任不管,雷族神域的人會繼續食用被這種金屬污染的食物,假以時日,當金屬在臟腑中沉積到一定濃度的時候,這種病又會出現的。

  對雷族神域每一個人以及這里的每一寸水土進行凈化,已經迫在眉捷,但是無論作為一名男妃或是一個大夫,他都沒有這個權限。他需要得到雷麗絲的授權。

  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把這件事跟雷麗絲說清楚。可惜早上在宮殿的時候,雷麗絲又不讓他說下去。

  “琉公子,謝謝啊!你真是再世神醫!”

  就在云河沉思之際,雷族的人都感動地向云河道謝。

  “大家不用客氣,我是大夫,治好大家是我的責任。委屈大家再在這里調養三天。三天后,確定沒有后遺癥,你們就可以回家,跟家人團聚了。”云河微笑著說。

  觀察三天,這是這里的規矩,就算云河很有信心,這些人已經康復,也不能壞了這里的規矩。同時在順便調理一下也是不錯的。

  這些人原本以為,自己得的是絕癥,被困在這個地方,是等死的。現在云河就像一道陽光似的出現,治好了他們的病,讓他們看到了希望,只是讓他們留在這里三天而已,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們當然沒有什么意見。

  青羅早就站在不遠的地方,看著他的父親施展神圣的治愈之術救治病人了。

  只是剛才看到云河正在忙,他不敢跑過去,怕打擾他而已!

  不得不說,父親恢復神力之后,過去的病容一掃而空呢!人看起來更加美,更加水靈。

  這樣的父親,想必母親一定會很喜歡吧!

  現在,見大家已經被治好,云河也有空了,青羅便高興地跑到云河面前,裂開嘴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嗨!”

  現在,自己可是頂著大伯的臉。

  父親一向敬重大伯,突然看到大伯站在他面前,他定會很吃驚。

  青羅原本只是想跟云河開一個玩笑。

  然后就用真面示人了。

  反正現在已經找到父親,不管這個雷麗絲是好是壞,直接把父親帶走,難道她還敢攔自己不成?

  沒有任何人和任何事情能阻擋自己一家團聚的呢!

  滿以為云河見到自己扮的“木星”會十分驚喜,豈料云河微笑著回青羅:“你好!請問你找我有什么事?你的衣著打扮看起來不像是這里的侍衛。你是找我看病的嗎?”

  云河還以為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是來求醫的呢!

  呃……

  看云河那清澈無邪的眼眸,是波瀾不驚的啊!

  青羅石化了,因為云河這表情,分明是不認得他。

  看到青羅打了一聲招呼,就愣住那里不說話,好像被嚇到似的,云河便關心地問:“年輕人,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嗎?需要我把你把一下脈嗎?”

  青羅這才回過神來,他汗笑著說:“你不認得我嗎?”

  云河搖了搖頭:“不認得。以前我幫你治過病?”

  面對這樣的云河,青羅一時啞口無言。

  從小,自己就是父親帶大的,自己在外面玩,跟小孩子打架受傷什么的,也是父親幫自己處理傷口。

  你說父親幫自己治過病,也不為過。

  然而,父親是不是已經認出自己,因為自己拿大伯的形象惡作劇,父親生氣,才故意不認自己?

  可問題是,看到父親那一臉無辜的表情,又不像在說假話。

  天啊!父親居然連大伯都不認得,他是失憶了嗎?

  “大夫,請問你叫什么名字?”青羅汗汗地問。

  “我叫做琉玉。”云河回答。

  琉玉?

  父親從來都沒有這個名字!

  自己不可能認錯人!

  這個世界上,又怎么可能會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靈魂一模一樣,就連紫蓮都一模一樣的人呢?

  看來,母親的預感沒有錯,父親的靈魂氣息確出了些問題。這是導致他記憶喪失的原因。

  沒想到,父親失憶之后,會成為這里的大夫。

  幸好父親看起來并沒有什么不妥,在這個世界還突破成神,應該這段時間過得還不錯吧!

  要是現在突然與他相認,可能還會嚇著他,畢竟他現在并不認得自己。

  看來這件事,得要跟母親從長計議了。

  想到這里,青羅便道:“琉大夫,不好意思,我認錯人了。不過,你剛才施展的醫術實在太過神奇,我便好奇走過來見識一下,一睹你的風采。請你別介意。以后我在醫術方面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請教你嗎?”

  “當然可以,年輕人,你也懂醫術嗎?”云河驚訝地問。

  “懂得一點。”青羅汗笑。

  “很好,看來我們是志同道合者。”云河笑道:“指導不敢當,我們就當是交流就好。”

  從小在飛狐谷長大,青羅是個天才,把大家的才藝都學了個遍。

  慕雪逸的煉丹術,趙英彥的劍術,孟飛熊的陣法神通,自家爹爹的易容術,煉器術……

  總之,青羅集大成于一身。

  現在他幻變成木星的模樣,根本就不需要借助變身腰帶這種輔助的道器,可以憑神力直接幻化,能達到以假亂真的地位。

  青羅,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而且他還有一門別人沒有的神通——穿越時空。

  這可是個十分牛逼的兒子。

  所以現在,從未來穿越回二十載之前的時空救他父親。

  失憶的云河對此渾然不知。

  只不過,云河所中的懾魂香之毒已經化解,心智就恢復如常。他從青羅的反應,隱約感覺到,青羅可能跟以前的自己認識。

  否則,又怎會說,從前在自己這里治過病?

  須知道,云河最近每天都來這里,他天生就有過目不忘的本領。但凡在雷族過見的人,他都不會忘記。

  他很清楚地記得,今天是跟青羅第一次見面。

  頂著木星的臉出現在云河面前的青羅,給云河的第一印象是,怎么覺得這個少年人特別眼熟。

  各各的蛛絲螞跡,云河對青羅十分在意。

  他在想,看來想找回以前的記憶,這個人也十分關鍵。

  只不過現在是在暫住區,眾目睽睽,他也不能直接詢問青羅關于自己過去的事情。

  于是云河只好假裝跟青羅并不熟。

  “年輕人,請問你叫什么名字?”云河問。

  “我叫做木星。”青羅道。

  “木兄弟,那以后就多多指教了。”云河謙虛地說。

  青羅懷中抱著一只紫色的小貓咪,此刻小貓咪“喵喵”地朝著云河呼叫。

  云河這才注意到這小家伙。

  小貓趕緊賣萌,做了一個可愛的表情。

  云河笑道:“木兄弟,你的貓很漂亮呀!”

  呃,青羅心里無語。

  父親,這只貓是你養的啊!

  果然,小貓聽了云河的話,表情好受大擊。

  壞事了,小狐貍連自己都忘記了。

  小貓不甘心,從青羅懷中掙脫,一撲跳入云河懷中,在云河懷中使勁地揩。

  小貓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小狐貍,你怎能忘記我?是誰把你害成這樣?

  小貓心痛極了!

  云河并不知道,此刻小貓正在為他悲傷。

  云河下意識就抱著小貓,覺得這軟萌小動物抱起來,連心都會萌化呀!

  他一向對小動物沒有免疫力,小貓也不例外。

  抱著貓,他笑得好高興。

  “琉大夫,看來這只貓很喜歡你呢!”青羅意味深長地說。

  “嗯嗯。”云河開心地笑了笑。

  可是,他馬上又想到,小金蛇和小灰兔的下場,他的心突然一沉,苦笑著,把小貓還給青羅,道:

  “不好意思。我有些害怕毛皮動物,貓還給你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萌狐悍妻》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