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萌狐悍妻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們算什么

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們算什么


  | |  -> ->  

  最新網址:www.ddxsku.com   云河的修為目前只恢復至界王神,幸好他擁有越級能力,因此勉強可以駛得動金剛號。

  云河曾經趁著阿芝不在房間的時候悄悄練習駕駛金剛號。

  這船原本就是他的創造發明,不到一會兒他就完全熟練掌控了。

  話說,這小魔尊第一次坐這種飛行器。

  小魔尊激動地說:“主人,你這船閃閃發光,就像一座移動的鉆石寶堡,實在太拉風了,我的沙船真是無法與之相比呀!聽老趙說,這戒指里的法寶全都是你的作品,你以前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能造出如此巧奪天工的船!”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誰。”云河嘆了一口氣。

  雷族神域雖然很大,宮皇與那座秘密牢室相距十分遙遠。

  但是金剛號的飛行速度是紫雷神艦的千萬倍,不到片刻就來到目的地。

  正如小魔尊所描述的那樣,他們與趙英彥之間不僅隔著厚厚冰冷的墻,還隔著重重無形的結界。

  小魔尊對云河說:“主人,老趙所在的地方有結界。這艘船就算在隱身狀態之下,也未必能進去的。看來我們得先下船了。我懂得陣法之道,帶你進去應該沒問題。”

  云河淡然地說:“小魔尊,不必了。這船能直接穿越結界。”

  云河藍眸一閃,眼中星光璀璨。

  構成牢室結界的陣線便星羅棋布,在云河的眼中無所遁形。

  他在尋找著這個結界的漏洞。

  再精致的結界,也只不過如同一張大網。

  不久,云河終于最到一個缺口。

  他將金剛號進一步微縮至比那個缺口略小,然后便掌控著金剛號,輕而易舉地從那個缺口之中飛了進去。

  就是這樣,在完全沒有引發結界的安全警報的前提之下,金剛號就悄然無聲地潛入地底牢室。

  云河用同樣的辦法,令到金剛號不但穿越了一個又一個缺口,越過了重重的陣網。

  這視覺效果,就如地球那些同穿梭于精密防盜儀器下的飛盜。

  不久,金剛號終于駛進了幽禁趙英彥的那個牢室里。

  趙英彥盤膝坐在墻角,閉目養神。

  他依然是那么英俊不凡。

  冰冷而剛毅的面容,眉宇間凝聚著一股英氣,這幽暗的牢室所關不住的。

  看到趙英彥的身影,云河只覺得加心臟都開始猛烈地跳動起來,他迫不及得就帶著小魔尊從船倉里遁出來,如同一縷幽夜的青色精靈,站在趙英彥面前。

  趙英彥原本正在專心潛修,突然感覺到云河的氣息,他驚喜地睜開眼睛。

  果然,那道魂牽夢縈的身影就近在咫尺。

  趙英彥激動起站起來,直接將云河摟入懷中,開心地說:“哥,你的能力和記憶是不是恢復了?”

  同時,趙英彥用感激的眼神望了云河肩膀上的小魔尊一眼。

  看來小魔尊的計劃成功!

  云河已經知道了這些雷族人的真面目,否則他就不會冒著生命危險來地底牢室與自己相見。

  云河從前就是一個陣法高手。

  這世界上,還真沒有能難倒他的結界。

  如今,他踏著夜月,穿過了重重的結界來這里與自己相見,除了找回從前的能力和記憶,還有其他可能嗎?

  不知道為何,雷麗絲抱他的時候,他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本能地抵御,而且他覺得渾身不自在,腦海里唯一的想法,便是要從雷麗絲的懷中逃離。

  而趙英彥如此抱著他,他卻半點也不覺得唐突,還有一種很親切很溫暖的感覺。

  云河紅著臉,內疚地在趙英彥懷中小聲地說:“小彥,對不起……雖然我還沒能想起你,但是我沒有忘記這種感覺。你一定就是我的親人,否則被你抱著,我又為何覺得如此溫暖。我有一種感覺,我們血脈相連,我是我很重要的人。那時候,隔著結界,我就感覺到了……很抱歉,我現在才來見你。”

  趙英彥聽了,心里覺得好傷感。

  他好不容易才接受了跟云河這份兄弟情。

  然而,諷刺的是,或許天是要懲罰當初他對這份感情的不珍惜,當他真心真意地開口喚云河為“哥”,并且決心以后在云河面前,不再以卑微的奴仆自居時,云河卻忘了他。

  趙英彥抱著云河,眼眸里泛著辛酸的眼淚。

  “哥,沒關系的。記憶這些事情,急不來。你安然無恙,那我就放心了。”趙英彥忍著眼淚笑道。

  “小彥,他們沒對你做什么過分的事吧?聽魔尊說,他們把你抓起來,是為了研究治這種病的方法,現在我已經能幫他們治病了,他們為什么還不放了你?”云河氣憤地說。

  “哥,你還不明白嗎?他們是不可能會放過我的。有朝一天,待你恢復記憶,你肯定不愿意繼續留在雷族神域,那么我就是他們威脅你繼續就犯的把柄。因此,他們既不會傷我性命,又不會放我走。只要我乖乖地待在這個牢室里,暫時倒是沒有性命之憂。”趙英彥冷靜地安慰云河道。

  “可是……”云河實在于心不忍。

  他住在金碧輝煌的宮殿里,而小彥卻被困在幽暗凄冷的地牢。

  他怎能眼睜睜看著小彥受苦?

  “哥,不就幾天的事情嗎?我不是跟你說過嗎?快則三天,慢則七、八天,我就會來找你。”趙英彥笑道。

  不知道為何,看著云河失去記憶,讓對自己如此關心,趙英彥心里覺得很幸福。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腳步聲。

  趙英彥眼神一冷。

  哼,是那幾個家伙來了!

  趙英彥連忙對云河道:“哥,他們來巡房了,要是被他們發現你跑來這里,那就不好了!你快回去吧!”

  “小彥,那你保重。一有機會,我就會來看你的。”云河依依不舍地說。

  “護主狂魔,加油啦!”小魔尊也向趙英彥道別。

  趙英彥冷哼一聲,沒啾他一眼。

  小魔尊覺得好尷尬。

  暈死,這個護哥狂魔,難道還對自己以前的作所作為記恨在心?

  云河帶著小魔尊遁入金剛號。

  趙英彥心里舒了一口氣,總算來得及!

  他以為,云河他們已經回去了。

  趙英彥再次盤膝而坐,假裝閉目養神。

  僅僅是云河他們的身影消失不到十呼息的時間里,就有幾個人來到牢門前。

  這幾個人趙英彥很熟悉,因為他們已經是這里的常客。

  來的人正是雷鈞長老和他的兩個門生。

  他們是來采血的。

  雷鈞長老大搖大擺地走進來,一臉趾高氣揚的樣子。

  他就是瞧不起趙英彥。

  一個外族人,沒有修為,只有一身的蠻力,還是牢下之人。

  目前只不過是他們實驗室里的一只小白鼠。

  其哥也不是什么光鮮的身份,只不過是女王身邊的一玩物。

  然而,這家伙似乎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身份有多卑微,居然對女王陛下不敬。

  趙英彥罵雷麗絲是丑老太婆的事情,可讓雷鈞十分惱火。

  像女王陛下那樣優秀的女人,是無數男人心中的女神,包括雷鈞長老在內。

  雷鈞長老一直以來都十分愛慕雷麗絲,只不過雷麗絲眼角高,看不上他罷了。

  正因為如此,他更加不能忍耐謾罵他女神的螻蟻。

  “怎么樣,這里還住得慣吧?像你這種螻蟻,能呼吸我們神族的空氣,已經算便宜你了!”雷鈞長老一走進來,就第一時間嘲笑趙英彥。

  趙英彥睜開眼睛,用不屑的眼神盯著雷鈞,冷冷笑道:“如果我是螻蟻,那你們算什么?是微塵嗎?不要忘了,你們連我這個螻蟻的血都承受不了!”

  “你說什么?”雷鈞長老怒道。

  “你們當我是瞎子嗎?之前那些結界都是無形的,我可看得清清楚楚,你們直接拿我的血灌人喝下去。結果他們爆體而亡了吧!哈哈哈!你們現在的實驗,是稀釋了多少倍?一千倍,還是一萬倍?螻蟻的千分之一,萬分之一,不是微塵能是什么?”趙英彥大笑:

  “或許,你們連微塵都不算!”

  “你竟敢如此侮辱我們?該死!”雷鈞長老氣得沖過去,一掌摑在趙英彥的臉上。

  “砰!”的一聲脆響。

  有一個人慘叫。

  叫的不是趙英彥,而是雷鈞長老。

  因為趙英彥的臉硬得像石頭一樣,雷鈞長老的掌骨硬生生被震斷了。

  雷鈞長老在心里大罵:這個丑小子,怎么硬得像石頭!痛死我了!

  只不過,礙于面子,雷鈞長老不敢哼個半聲。

  要是自己喊出一聲,豈不是在趙英彥面前認慫?

  因此,雷鈞明明痛得大汗淋漓,卻忍著不喊出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萌狐悍妻》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