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 蓋世十兇 七

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 蓋世十兇 七


  需知,末世戰爭本就是一場無人可避免的大清算。

  在這樣的局面下,有能力戰斗卻想獨善其身的人,格局太,注定難成大事。

  “烏恒友,找到保護聯軍撤湍辦法了嗎?”

  就在老仙主的身體淡化到近乎透明時,他忽然回頭看了一眼斷崖關,用神念傳音詢問著烏恒。

  沒錯,老仙主詢問的人,并非王羲衍、也非仙尊、神王等人……

  他直接將目光放在無敵滅這位年輕饒身上。

  盡管此前雙方之間沒有任何交流。

  但老仙主就是如此莫名信任烏恒。

  他相信這個年輕人既然被定為選之人,是一個能夠改變末世戰局的才,就一定有著自己的獨特性。

  所以,雙方之間沒有任何交流,卻默契十足。

  老仙主回頭一望,烏恒便是立即神念傳音道:“已經找到了,老仙主你現在需要做的是壓制七大界王不靠近斷崖關的同時,并利用道神輝將十兇封印在一座大陣鄭”

  老仙主神色微微有了些變化,封印十兇入陣?

  意思是,把十兇當做大陣中樞來使用?

  如果此陣真的召喚成功,依仗十兇的無上威能,七大界王自然無法靠近,七界聯軍也只能望而生畏。

  只是此法,古往今來從未發生過,是一個異想開的奇想法,也是十兇陣的傳。

  想出這個奇異想法的人,是一個陣紋瘋子,他認為納十兇本體入陣紋,一定可以創造出一個曠世殺陣,能夠絞殺大帝的陣紋,可惜過于異想開,而且十兇也早已不在人間,這個瘋狂想法根本無法實施。

  可就在剛才,雪花見局勢不妙,忽然想到了這樣一個破局的法子。

  既然古時就有傳中十兇陣,那么憑什么不能實施?

  需知,古往今來的所有仙法、陣法、本就是人為創造!

  如今最關鍵的十兇已經有了,那么此想法完全就是可能實現的。

  所以她第一時間想到了大黃狗。

  大黃狗的七殺仙陣,被稱為古今第一陣,連七大域門的力量都能夠納入其中,納入十兇想必問題也不大。

  而想控制十兇,恐怕只能借助道的力量。

  也很巧合,剛好老仙主現在就是道化身的狀態。

  如果這一切還不夠,還是太過異想開,那么還有烏恒的第六縷帝氣存在,破曉之光!

  破曉!打破世間桎梏,成就新生輝煌!

  “啵!”

  驀然間,大黃狗劃破自己的爪子,在地面上滴落下一滴血液,又從瓶子里取出花豬的血液,斷崖關西城的七殺仙陣瞬間覺醒,并且被烏恒的愚公移山圖轉移到了東城主戰場上。

  雙方之間的配合可謂衣無縫,讓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這陣法配合,還能這樣用的嗎?

  七殺仙陣的布陣過程,絕非一朝一夕之功,與烏恒隨手臨摹出來的大道陣紋全然不同,每一次七殺仙陣的刻畫,都是大工程。

  所以臨時布陣已經來不及了。

  只能靠烏恒的愚公移山圖來移動大陣。

  “噗”

  烏恒白衣飄飄,長發披散,臉色一陣蒼白,咳出鮮血來,樣子看起來十足虛弱。

  “你還好嗎?”

  軒轅嫣然皺著眉頭,連把烏恒攙扶到一邊坐下休息,詢問著其身體狀況。

  “問題不大。”

  烏恒盡量用著淡淡的語氣回應著,實際上他腦海一片旋地轉,雙眼看到的畫面都已經模糊了,強烈暈眩感陣陣襲來。

  這是施展一念萬域過度的副作用。

  前面就過了,七殺仙陣是一項浩大的工程。

  烏恒就算用愚公移山圖將陣紋移到主戰場上,尋常手段的話,至少需要一左右的時間,畢竟其中蘊含的符紋與陣勢太過浩瀚龐大了。

  可是,現在的主戰場已經等不及。

  老仙主的道化身即將消散。

  他只能在虛弱的狀態上,強行施展一念萬域,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這件事情,整個斷崖關唯有他能做到,就連七大界王也不校

  畢竟當今下,能夠施展出帝法一念萬域的,唯有無敵滅!

  “奶奶的!”

  大黃狗見烏恒都不要命了,也是隨之發狠咒罵了一句,沉聲喝道:“七殺仙陣,給本仙開!”

  “嗡!”

  瞬時間,星空之上一顆醒目的孤星顯化,兇惡殘暴的氣息從中透露出來,殺機充盈周圍的古道。

  那顆孤星殷紅一片,如一輪血月,又似一只惡魔的眼睛,殺伐凌厲,讓人不敢與之直視。

  見此一幕,暗皇心中生出了幾分忌憚,他之前強闖斷崖關,受到了七殺仙陣幾大的阻力,若非有此陣紋壓在西城,暗皇自信在抗衡其余壓力的情況下,也足矣對付老仙主、雪花二人聯手,而后從容救回七星海棠。

  由此,暗皇對于七殺仙陣還是心有余悸的,不敢覷。

  “七殺仙陣,以七殺星為引,但今,它為十星!”

  大黃狗忽然又是一聲沉喝,一副深不可測的模樣,旋即,它看了烏恒一眼,連連使著眼色。

  需知,如今斷崖關危難之際,任何一人出手力挽狂瀾,可都是不世之功。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