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六十八章 蓋世十兇 六

第三千三百六十八章 蓋世十兇 六


  “你的意思是,讓本仙用七殺仙陣將十兇納入陣中,化為陣樞?”

  大黃狗一身汗毛都炸起來了,這事情可非同小可,畢竟那是荒古十兇,任何一尊都有幾乎與大帝比肩的戰力,豈是它一人能夠掌控的?

  雪花道:“目前被召出的十兇,都不在鼎盛狀態,加上老仙主為天道化身,凝聚兩千萬聯軍的精華修為,又有烏恒的破曉之光輔助,未必就不能借助七殺仙陣召出十兇陣來,眼下也唯有十兇陣能擋下七大界王與七界聯軍的攻勢了。”

  “迫在眉睫,沒空做選擇了。”

  烏恒神色一凜,他也清晰感覺到老仙主的天道化身在變弱……

  并非是沒有足夠多的仙力支撐,而是其本體已經頂不住了。

  縱然是天神,被獻祭為天道化身,能保持天道化身的狀態也很難超過半個時辰。

  老仙主又經歷如此高強度的大戰,自然加劇了化身的消融時間。

  慕珊聽了雪花的計劃后,亦是鄭重點頭道:“此法可行,斷崖關已然不可能守住,目前能夠保證聯軍撤退才是最關鍵點。”

  需知,百大域的天道法則本就殘破,被七大界王聯手給擊穿了。

  后來又有老仙主以身獻祭天道,釋放出籠罩萬域的天道神輝,這直接導致百大域的法則之力再度被消耗。

  所以說,百大域戰場對于十盟來說,已經不占據任何主場優勢。

  在這里繼續戰斗下去,實屬不智。

  “嗡!”

  另外一邊,老仙主還是以強勢手段與七大界王對決,斗得天昏地暗,乾坤倒轉,每一擊打出,都是萬重道法夾雜其中,玄乎其行,變化詭異。

  然而七大界王的手段,也著實逆天,能成為誅天之人,豈是如此簡單!

  縱然老仙主手握斷崖關兩千萬聯軍的力量,也只是把七大界王逼退,難以將其重創。

  “老頭,撐不住多久了吧?”

  修羅王此刻長發散亂,被打的皮青臉腫,但臉上的笑容卻很冷厲,他眼睛里冒著火氣,一忍再忍,終于發現老仙主不過是強弩之末罷了。

  千大域的修士,終歸是愚蠢的。

  如果一開始大家就聯手,加上三大域門的力量,或許他們七大界王都得受到重創,導致戰斗無法繼續。

  然而幻塵、七星海棠與楚心蕓、煉獄殞神四大域門兩敗俱傷,烏恒的地獄之門力量也受損一半后,七界就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了,千大域失去了最佳絕地反擊的機會,葬送了百大域景秀江山!

  “本為天神,誅天之人,最后卻作為天道走狗,何其悲哀。”

  審判主宰略感惋惜的搖了搖頭,說實話,就目前的斷崖關,碧云山老仙主是第一個讓他愿意用正眼瞧上一眼的修士,其修為底蘊很深,道法造詣也超越了普通天神。

  但也只能惋惜……

  惋惜十盟的愚蠢,居然把這樣一位頂級戰力拿出來給世人一個合理交代。

  如果大家都愿意共同承擔一些責任,又何必犧牲一位十盟級別的盟主人物呢?

  所以說,絕對的統治,才能擁有絕對的團結,目前的千大域一盤散沙,昔日輝煌不復,戰火不斷,生靈涂炭。

  審判主宰認為,神族該站出來了,統治這個世界,唯有神族,才能帶給這個世界最美好的未來。

  至于其余六界?

  或許在這位神族主宰的心里面,他們只是墊腳石罷了……

  當然,這樣的想法,審判主宰是不會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來的,畢竟他嘴里面喊出的口號是七皇治世!

  簡言駭意,七大皇族共同治理世間,恢復到初始世紀末的局面。

  可每一位界王都清楚一個道理!

  只要有派系分立,就有爭斗!

  誰都想一統,要完成這個目標,終究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轟!

  虛空中的打戰大在繼續,老仙主以一敵七,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強大戰力。

  赤霄劍轟鳴,銀河翻滾、血氣沸騰、邪冥瞳綻放極光、無情天道殺伐擴散、八鋼噬魂旗群魔亂舞,審判之光遮天蔽日。

  這七大極道之力,與斷崖關的萬靈之輝對拼。

  看似老仙主的手段更強大一點,七大界王都被壓制了,但換一個角度思考,亦是體現出了七大界王的強大。

  畢竟他們對抗的不止是一具天道化身,還有斷崖關兩千萬聯軍的集結之力。

  也就是說,七大界王現在正在以七敵兩千萬!

  斷崖關的修士,都認為在老仙主身上,看到了荒古末世時期無敵戰神柳鎮元的無敵風姿。

  然而真正眼尖的高層,卻是在七大界王的身上看到了柳鎮元風采。

  十萬年前的荒城一戰,柳鎮元帶領千大域的數千萬軍隊與七界聯軍血拼數年之久……

  最終戰至最后一人……只剩下柳鎮元!

  而七界也只剩下最精銳的八十萬軍隊,其中天神境強者不下百人,最后血戰三天三夜,全被蓋世無敵柳鎮元屠盡!

  沒人知道柳鎮元為何那么強……

  人們只知道,最后七界不得不花出巨大代價,請來天國喪鐘開路,引十三桅黑血古川破滅荒城。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