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六十七章 蓋世十兇 五

第三千三百六十七章 蓋世十兇 五


  斷崖關,神虹亂竄,仙輝繚繞,澎湃的強大氣機擴散星空。

  近兩千萬十盟聯軍修士一同發力,這必是一股滔天恐怖的戰力,但其中壯觀雄渾之景,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因為有史以來,這還是第一次有如此多的修士對一個人身上進行仙力引渡。

  畢竟這里面需要的巧合太多才能達到如此壯觀場景。

  第一,需要一位天神以身獻祭天道,成為天道化身,否則除了大帝,無人能夠承載兩千萬修士的仙力引渡,很可能剛開始就會肉身爆碎……

  第二,需要這兩千萬聯軍被逼的無路可走,他們才會愿意將自己辛苦積攢的仙力引渡到旁人身上。

  這兩大條件,無論是想達到那一樣都苛刻無比。

  天神境強者,無論是在初始世紀,還是荒古世紀,亦或者帝隕世紀,到如今的末世元年。

  四大世紀中,被古歷史記載的天神境強者亦是鳳毛麟角。

  因此任何修為到達天神境的高手,都是無比惜命的,天下間,也很難有人能夠將這樣武修巔峰的存在逼到絕路,只能選擇以身獻祭天道。

  至于那第二個條件,就更加苛刻了!

  把兩千萬平均修為都在登仙境的聯軍逼得無路可退……

  這得需要多么強大的力量才能做到!

  可是在末世元年的四月二十三號這一天,史無前例的奇觀出誕生了。

  先有碧云山老仙主站定斷崖關城頭四天四夜,以身獻祭天道,力挽狂瀾……

  后有烏恒與守城派各種斗智斗勇,最終雪花一錘定音,召喚荒古十兇,直接讓守城派修士內心的防線崩潰,成功引導數千萬修士對老仙主進行仙力引渡。

  “這就是萬靈光輝嗎?”

  老仙主磕磕絆絆的從斷崖關城墻中的凹陷地走出,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眸光有些呆滯、驚嘆、不可思議。

  他身上的傷口與血痕都在絢金色的天道神輝中被迅速愈合。

  當然,這一點是不足矣讓老仙主感到不可思議或者驚嘆的。

  畢竟以身獻祭天道,本就等于著死亡。

  他在意的不是天道神輝如何迅速修補了自己的傷體,而是這萬靈匯聚而成的仙力,竟然在某種程度上比天道之力更加強大,這是一種情感的力量,或者說是一種意志羈絆的力量。

  斷崖關兩千萬聯軍,就算有諸多修士都修煉的同一個體系,身體內的仙力還是存在多多少少差異的。

  因為老仙主獲得的并非單純的仙力,而是人生百態,萬靈光輝。

  每一位修士此生經歷的戰斗感悟,對于道法的參透,全部凝聚在其中。

  “嗡!”

  老仙主撣去一身灰塵后,直接強勢出手,伸手探向虛空,霎時間不再是天道神輝綻放,而是萬靈絢爛的色彩澎湃,包羅萬象,千大世界皆在其中。

  “裝神弄鬼!”

  紅塵道姑眼神不屑,她自信絕倫,篤定無情天道才是時間上最強大的道法。

  因此,她又是抬手凝結十把天道無情劍斬了過去。

  “噗”

  可是,老仙主的大手探過,摧枯拉朽,破碎虛空,彈指間,十把天道劍當場破碎,煙消云散。

  沒有多絢爛的招式,一切都古樸無華,甚至不曾有光芒綻放。

  “嘶……”

  然而現場眾人都在倒吸涼氣,感到毛骨悚然。

  需知,就算是老仙主之前動用天道神輝,也做不到這般碾壓無情天道劍的地步!

  “怎么會?”

  紅塵道姑皺眉,曼妙身軀中環繞的霧靄越發濃重起來。

  老仙主漫步虛空中,每一步踏出,周身都是萬千靈輝閃爍,斑斕瑰麗,生命氣機蓬勃,他看向紅塵道姑道:“你可知道一句話,無情非絕情,無情不是沒有情感,因為無情本身就是一種情感的表象,否則的話,它為何被稱之為無情呢?既然已經無了,為何還要加上情之一字?”

  “你所認為的無情道,根本就不存在,你們至始至終都錯誤的定義了無情道。”

  “所謂無情族,既然號稱毫無情感,為何還有族群的存在?”

  老仙主接二連三發出質問,現場卻唯有鴉雀無聲,因為這個問題,竟然沒有一個人回答的出來。

  無情界修士也是愣在當場,因為內容超綱了,崩壞了他們的三觀。

  “哼。”

  紅塵道姑冷喝了一句,猶豫的眼神很快變得堅定起來。

  她身為一代界王,怎么可能這么輕易被老仙主破了道心。

  紅塵道姑道:“生靈愚蠢的感情,本身就是脆弱的表象,是弱小者的才所需要的東西,而無情一族,正因為強大,所以不需要所謂的人間情感。”

  “那為何七大皇族會敗,你們是不是該反思一下自己的問題究竟出在那里了?”

  老仙主那探向虛空的手密布萬千符文,又是轟隆一聲,竟當場撞開赤霄劍,破掉了一片銀河,擊退修羅王本體。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