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 蓋世十兇 四

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 蓋世十兇 四


  七大界王的目光都被龍王、烏琢所吸引,自然難以真切關注到雪花眉心中淡淡光芒中隱藏的旋即。

  身在局中,又怎么可能看得透大局。

  這個道理適用所有人。

  當然,也有少部分人自信到認為這個道理不會適用在自己身上……

  例如七大界王,手眼通天,自認為看透了一切,實際上,自認為看透了一切,本就是虛妄的,因為什么叫看透,根本無法被定義。

  不過斷崖關那些自認為看透一切的守城派高層,又作出了一個愚蠢的決定,依舊在壓制手底下的人,不允許其對老仙主進行仙力引渡……

  他們認為雪花搞出來的蓋世十兇陣,只是障眼法,一戳就破的泡沫而已,還不值得自己上前拼命。

  畢竟仙力引渡這東西,賭對了,那自然皆大歡喜。

  可如果失敗了呢?

  失敗了就代表著,他們所有人手無寸鐵,被七界大軍徹底屠殺。

  賭局太大,他們輸不起,也不愿意輸。

  “怎么辦?”

  烏恒皺眉,這些老家伙簡直穩如老狗,特別是在內斗方面,各個聰明絕頂。

  “沒用的,就算是一戳就破的泡沫,那又如何,只要泡沫足夠大,依舊是排山倒海,勢不可擋。”

  雪花眸光淡然,自信絕倫,一頭烏黑秀發飛揚而起,神圣唯美。

  “呱!”

  緊接著,火焰沖霄,一只巨蛙撞碎時空壁壘,出現在星空一側,那是一只比猛犸戰象還龐大的青蛙,通體碧青色,其中密布紫色烈火閃電的紋路。

  “鏘!”

  鳳凰長鳴,赤血澎湃,赤血火鳳凰一聲鳳鳴,震碎數萬里星空,有一些小星球甚至因此龜裂,遭受了恐怖的音波沖擊。

  “嗤!”

  隨著一雙五彩斑斕的蝴蝶翅膀煽動,七界修士冷汗直流,因為他們不少人手里的兵器都破碎……霸道的裂天神術施展開來,那是上古十兄裂天碟!

  “轟!“

  星空中,忽然大浪滔天,化為汪洋,一條魚尾攪動乾坤,排山倒海,氣震山河,吞沒一切。

  鯤鵬出擊,一條碩大無破的魚尾自浪花中沖出,砰地一聲,星空幻滅,乾坤崩壞,直殺向七大界王。

  “我來!”

  修羅王震怒,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是蓋世十兇真的出世又如何,這也不是屬于它們的時代了。

  嗡隆隆!

  兩大強者對決了一擊,炸出億萬霞光,威勢磅礴,緊接著修羅王爆退數萬里,眼神凝重,呼吸有些急促。

  接下來,火麒麟,梼杌、貔貅王也分別顯化在星空上,各自動用無上仙法,把七大界王逼得連連倒退,狼狽不堪,十兇之威盡顯。

  “的確是障眼法,否則十兇的力量不至于這般弱……”

  可就是七大界王被逼到狼狽境地后,紅塵道姑卻依舊冷靜的可怕,站在局外看局中道:“只是架勢大了點,逼真了一些,可障眼法終究障眼法,一個大仙王,怎么可能同時掌控十兇的力量,能召出半個十兇就已算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雪花見紅塵道姑拆穿自己,也并不驚慌,反而是沉喝一聲道:“斷崖關聯軍,如今十兇已出,還等什么?速速引渡仙力入老仙主體內,配合蓋世十兇,屠掉七界聯軍!”

  “慢著……”

  滕王見狀,臉色微變,連出言阻止。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他徹底傻眼,失魂落魄。

  “聯軍居然不受控制了?”

  無數守城派高層亦是傻眼,驚出一身冷汗來。蛋疼小說網

  “一群蠢貨,你們在干什么?”

  “那只是障眼法而已……”

  甚至有星主開始怒斥自己的手下,可一切都無濟于事。

  “轟!”

  整個斷崖關沸騰了,無盡的仙輝沖霄而起,匯聚成銀河灌入老仙主的身體中。

  數千萬聯軍的仙力同時澎湃,那種場景是非常壯觀了,化為勢不可擋的一股磅礴力量,讓七大界王都露出忌憚之色。

  天神的力量,或許有可能擊敗千萬聯軍。

  可如果是面對眾志成城的千萬聯軍,那幾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了。

  其實在一開始,諸多聯軍修士就打算助老仙主一臂之力。

  畢竟老仙主展現出來的手段,已經超出了他們認知的范疇,被認為是無敵之術,必能戰勝七大界王才對。

  若非高層強行壓下,聯軍早就出手。

  直到現在,荒古十兇的出現,徹底碾碎了一眾聯盟修士的認知三觀。

  畢竟十兇是何等的強大。

  有它們的幫助,斷崖關還能輸嗎?

  所以雪花的一句話,便直接讓一直被高層壓制的聯軍瘋狂起來,根本不再聽從指揮。

  生靈都是敬畏強者的。

  高層是強者,所以聯軍修士敬畏,愿意聽話。

  可當有更加強大的強者出現時,他們就會愿意去聽從后者說的話。

  一個召喚出十兇臨世的女人,可比什么星主說的話有分量多了!

  至于那是真的,還是假的,重要嗎?

  就如雪花說的那句話,只要泡沫做的足夠大,足夠唬人,就算是泡沫,也能排山倒海,勢不可擋。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