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 豪賭

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 豪賭


  幻塵就是要來一場瘋狂的豪賭。

  而且他吃定了對方三人不敢賭。

  身為域門覺醒者,相信每個人都有著被域門反噬的經歷,激發的域門力量越多,就越容易被反噬。

  眼下域門全開的境地下,一但反噬,就是萬劫不復。

  說實話,天縱星辰是不愿與和幻塵去來一場豪賭的。

  包括七星海棠一樣不愿意,他們與幻塵向來是一路人,那就是做事都是不擇手段,但他們也不是一路人,因為天縱與七星都是把自身利益放在最前面的位置。

  可幻塵不一樣。

  這個瘋子可以為了達到目的,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不要。

  遇到這樣一個瘋子,不管是對于敵人來說,還是隊友來說,都非一件幸事。

  然而眼下幻塵徹底瘋狂,根本不聽其余兩人的勸阻,已經域門全開,罪惡的力量滋生,洶涌澎湃而出。

  七大界王眼睫毛都是空的,七界聯軍群眾的眼睛也是雪亮的。

  誰賣力,誰不賣力,一眼便知。

  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天縱星辰與七星海棠都屬于被逼上梁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轟!”

  于是三大域門都同時全開,又加強了至少一成的力量上去。

  可千萬別小看這一成力量,因為它代表的是整整一大界面的一成之力。

  修羅王看到這里,真的忍不住罵娘了,這三個域門瘋子,是真的不把自己的血魔分身當人看啊,需知那種被強大力量灌注體內的痛楚感,他這個本體是能切身體會的。

  幻塵的罪惡之門最先爆發,由此楚心蕓是一個察覺到不對勁的,然這位冰山美人并未太多情緒的變化,只是將自己感知到的告訴烏恒與煉獄殞神道:“幻塵打算以死相拼,不給我們脫手的機會。”

  煉獄殞神也忽然察覺影門的力量變得更快更凌厲,眸光微凜道:“七星海棠一向惜命,如此超負荷的施展域門,看來也是被逼至角落,只能殊死一搏了。”

  烏恒亦是隨后感受到了星門的異常狀況,發現星光比之前更旺盛了足足一成。

  “域門全開,不死不休嗎?”

  烏恒見此一幕,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玩味笑意。

  這事情可一點也不符合天縱星辰的性格,看來那家伙在七界也待得不怎么盡人意啊,至少現在看來,并沒什么自主權可言。

  烏恒當即看向關外的天縱星辰,打趣道:“星辰兄,若是在七界不盡人意,不如回來吧,你我之事,若你去我父親墳頭磕上三個重重的響頭,并愿意為千大域戰死,過去仇怨,我可既往不咎。”

  天縱星辰臉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明顯被踩中痛腳,他這個背叛千大域的域門覺醒者,在七界的確不怎么招人待見,但是天縱星辰知道自己回不去了,只能硬著頭皮強勢回應道:“笑話,七界里我天縱地位只在星空王之下,又豈是千大域能比的?一個即將滅亡的世界,又有什么值得眷戀的?”

  “哦?”

  烏恒眉毛一挑,又接著道:“那你何必和我域門對拼呢?你拼的過我嗎?你難道不知道,我有不朽金身嗎?”

  轟!

  說完,烏恒一頭黑發狂舞,雙眸血紅,滅世道魂的五大負面情緒爆發,嗜殺,毀滅,狂暴,血腥,入魔……

  “來吧,不死不休,誰怕誰?”

  烏恒徹底釋放魔魂,變得桀驁不馴,站在斷崖關前一聲怒吼,威震萬古,令七界千萬聯軍都感到一陣透心涼。

  這就是入魔狀態的無敵滅嗎?

  簡直殺氣沖天,魔光滅世,在氣場上不弱于界王啊。

  “來吧,不死不休,誰怕誰!”

  烏恒的一聲魔音回蕩斷崖關,回蕩星空古道上。

  他能拼,天縱星辰未必真的敢拼。

  生死博弈,也是心理博弈,誰先不顧一切,誰就占據優勢。

  猶如幻塵率先瘋狂,其余人保持理智,自然不敵。

  現在烏恒也來這么一招,行啊,既然你不顧一切,哥們我也不怕,什么時候滅世道魂成了軟柿子仍人拿捏了?

  “戰吧!”

  咣當一聲,煉獄殞神將魔天戰戟往身邊一立,淡漠吐出二字,卻渾厚如天音雷霆,震蕩開來,威能澎湃。

  冷血動物依舊是冷血動物,真要赤身肉搏,不死不休,他從來不帶怕的。

  楚心蕓同意是域門覺醒者中的奇葩。

  無情道,無懼一切……

  斷崖關三大域門也都極境全開,儼然一副風蕭蕭兮易水寒姿態。

  “有種。”

  “不愧是域門覺醒者!”

  看到這里,斷崖關與千大域的修士都不由一陣佩服。

  “現在域門血拼,老仙主孤掌難鳴,我們是不是該撤退了?”這時候,第二道防線上的追野有些焦慮的開始詢問滕王的意見。

  滕王眸光幻滅不定,十分猶豫。

  如果這個時候真的撤了,的確有很大幾率回到碧落城。

  但主要的問題是,知情人必須都死掉才行。

  他沒辦法確保七大界王能夠屠盡現場的主戰系。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