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六十章 幻塵的瘋狂

第三千三百六十章 幻塵的瘋狂


  正如雪花擔憂的那樣,老仙主因為失去了三大域門支撐,原本熾盛的天道神輝漸弱,逐漸的,七大界王已經緩過口氣來。

  邪冥瞳的力量重現人間。

  星空銀河再度復蘇。

  血海又開始翻滾起來。

  八桿冤魂戰旗群魔亂舞。

  審判之光緩緩升空。

  赤霄劍劍意奔涌。

  無情天道劍陣開始聚集。

  紅塵道姑那富有殘破美感的軀體,開始復原,肌體血液與裂口消失,變得光潔無暇,一片雪膩。

  冥王麾下的噬魂戰車,九條黃金神龍再度抬頭,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吼,六只仙鶴偏偏起舞。

  星空王周身銀河流淌,大道萬千,神輝璀璨,眾星捧月般耀眼。

  其余界王一一復蘇,很快就修補了傷體。

  不愧是號稱強可誅天的七大界王啊,被天道神輝所傷的軀體,居然能這么快時間內復原!

  麻煩了,麻煩了,怎么局勢又變了。

  斷崖關內一陣騷動,一下子成為焦慮的弱者,一下子成為喊打喊殺的人雄。

  他們是見東風壓過西風,就開始搖旗吶喊。

  見西風壓倒了東風,就瑟瑟發抖,開始思考退路。

  這時候,與天縱星辰進行域門對決的烏恒已是怒火沖天,直接動用龍咆哮仰天一吼道:諸位,你們還在猶豫什么?兩千萬聯軍都是擺設嗎?現在為止,僅百萬人愿意用仙力支援老仙主,你們在干什么?難道斷崖關內兩千萬聯軍,九成以上都是無膽鼠輩?

  眼下大家聯手出擊,未必不能幫助老仙主壓下七大界王。

  需知,老仙主現在是天道化身,可吸納世界萬物精華入體。

  七大界王是絕對做不到這一點的。

  除非他們愿意付出生命的代價。

  至于修羅王的血魔分身,也最多承接一道域門力量加持,再多必定崩潰。

  諸位,莫要因此淪為千大域的千古罪人啊。九天書院的老師也開始對各族進行勸說,算得上是苦口婆心了。

  但是加入到仙力引渡的修士,還是沒有明顯增加,眼下參與的人數最多也才三百萬人左右罷了,根本不足矣讓老仙主獲得絕對優勢,甚至劣勢已經變得越來越大了。

  隨著界王的傷體復蘇,之前強絕的巔峰實力也開始回歸,天道神輝已經變得越來越淡淡,被七界界王的七種天神之力強勢分裂。

  眼見守城派那群老家伙冥頑不靈,自己不引渡仙力就算了,還不允許自己手下的修士引渡仙力,雪花有些看不下去了,連沖烏恒道:靠人不如靠自,烏恒你盡量逼退天縱星辰,繼續把域門的力量加持在老仙主身上,如果七界三道域門繼續打來,我自會用萬靈仙典應對。

  不行,那可是三大域門的力量

  烏恒堅決搖頭,他可以自己冒險,但絕對不能允許雪花去冒險。

  域門的力量,太邪乎了,某種程度上還要強與一些古之大帝,根本非人力可及。

  僅憑雪花現在大仙王境的修為去一人抵擋三大域門,太過危險,稍有不慎就是香消玉殞。

  烏恒,你怎么老是不信我呢?

  雪花嬌嗔了一句,忽然露出了一副小女人的姿態,是平日里根本不會展露在人前的姿態。

  她一襲白衣,看起來也只是雙十年華的樣貌,風華絕代,婀娜多姿,清麗仙顏不施粉黛如朝霞映雪,眉如遠山,眸波似水,瓜子臉蛋清純而圣潔,瓊鼻櫻唇仿佛上天鬼斧神工精琢而成。

  但此刻,雪花不食人間煙火的絕美之姿,加上小女子的幽怨神態,簡直如洪水猛獸,讓人難以拒絕她的任何要求。

  烏恒失神了片刻,才發現她似乎又變得比以往美麗了幾分,烏發如瀑,飄揚在風中,一襲拽地長裙亦是起了細微波瀾,修長性感的玉腿在裙擺間若隱若現,窈窕玉體玲瓏曼妙,象牙般雪白,一顰一笑,都驚心動魄的絕艷。

  遠處看,她是天宮山冷冰冰的仙人,站在那里,便如一副絕美的畫卷。

  但近處看,冷冰冰的仙子嬌嗔一句,威力無窮。

  烏恒發現自己簡直心態崩了。

  最終他拗不過雪花。

  因為有的美人計,明知是計,卻還是難以破局。

  殞神兄心蕓姑娘,我們中了調虎離山計了,現在必須全力逼退那三大域門,先支持老仙主要緊。烏恒心中發狠,暗中傳音給另外兩大域門覺醒者。

  煉獄殞神忽然傲嬌無比,有些無厘頭的回了一句道:烏恒,你老取笑哥連個女人都降服不了,現在看來,呵呵,你也不過如此罷了。

  此言一出,烏恒差點下巴著地,狠狠摔一跟頭。

  這都什么和什么啊。

  冷血動物,什么時候也變得如此喜歡惡搞了。

  果然,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居然把冷血動物改造成了這樣

  薛小凡孫義清等人軒轅青云等人一時都是苦中作樂,樂傻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