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五十六章 老仙主的驚天手段 七

第三千三百五十六章 老仙主的驚天手段 七


  天道余波擴散,一路摧枯拉朽,雷霆萬鈞,星空古道一片死寂,儼然末世之景。

  七界大軍迎來了至暗時刻,千萬大軍不得不動用全力進行防守,但就是這樣,防御大陣還是出現裂縫,有部分余波滲透進去,數十萬修士瞬間蒸發,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那種畫面太滲人了,讓人冷汗直流,心中敬畏之意更加深刻。

  斷崖關聯軍,亦是全力出動,各種法寶仙術陣法齊出陣,化為一片絢爛多場的防御結界。

  嗤!

  然天道神輝無情絕殺,一路碾壓過去,連東皇鐘都被打翻。

  這一擊余波下,亦有好幾萬修士慘死。

  若沒有斷崖關城池的掩護,死亡人數只會比七界更多。

  “這就是天神之戰嗎?”

  “簡直,簡直喪心病狂啊。”

  人們打著寒顫,牙齒發抖,臉色煞白,眾生皆感到蒼白無力。

  因為修士的戰斗力在那種龐大力量之下,簡直脆弱如螻蟻般不堪。

  還好,烏恒所在戰區并未受到太大的損傷,畢竟有九大圣王坐鎮,加上雪花、軒轅嫣然、傾城雪、大黃狗這樣的十神兵擁有者,還有呂一清、軒轅青云的圣道修士。

  只不過這時候噗嗤一聲,天一霸身上的天青圣凱破碎了,化為齏粉消散在風中。

  “娘的,要不是還有殘破鎧甲在身上,我算是真完犢子了。”天一霸心有余悸的說道,他畢竟是雷霆軍的統帥,自然得身先士卒擋住天道余波。

  “真以為區區一個奴隸,就能翻身做主人了嗎?”

  仙光炸裂的中心處,傳來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怒意洶涌,戰力滔天,旋即,渾身染血的冥王率先殺出,顯然受到了不小的損傷,不過畢竟是界王,生命氣機依舊磅礴,甚至戰斗力還在加強!

  只見冥王渾身魔光澎湃,懸浮周身的八桿噬魂旗一同出動,這可是傳說能與十兇無妄刀本體展開真正的大對決的魔兵,在某種程度上,其威力比十大古神兵更強一線。

  “砰!”

  第一根戰旗破空,煞氣逼人,冤魂嚎叫,顯化出群魔亂舞的異象。

  “砰砰砰砰……”

  緊接著,更多戰旗破空,秋風掃落葉般,直接在天道神輝之中殺出一條血路,直擊老仙主所在。

  “嘶……”

  見此一幕,滕王、王曦珩這些副盟主心里面都開始毛了。

  剛承受了這般浩蕩的天道神輝攻伐,冥王居然還能再天道神輝覆蓋的道場中直接殺出一條血路,甚至戰力翻倍增加。

  這界王的力量未免太過夸張了吧?

  “冥界之矛號稱世間最強之矛,你可知,千大域亦有天道神盾,便是最強之盾!”

  老仙主淡然懸浮在虛空中,衣袍獵獵,白發飛揚,他忽然看向斷崖關的方向,沖駝龜者仙道:“朋友,你那龜殼借我一用。”

  說著,他也不管駝龜老仙答不答應,伸手間掌中一道仙光閃爍,一面巨大的龜盾已經憑空出現在其面前。

  “這?”

  駝龜老者神色有些猶豫,奈何來不及提醒了,因為龜盾已經被老仙主借去。

  需知,現在老仙主可是天道化身,除了界王,又有幾人能夠抗衡其意志?

  緊接著,龜盾在仙道神輝的力量加持之下,變得神圣通明,璀璨光華耀眼,分別擋住了冥王前后殺來的五根戰矛,矛與盾之間碰撞出萬道火星,儼然似星辰相互傾軋般,威能浩浩蕩蕩,化為狂風席卷四周。

  “嗤!”

  但是第六把戰矛殺來,竟是憑空擊穿桂盾,直接洞穿老仙主的腹部飛往斷崖關,老仙主頓時露出一陣痛苦之色,大口咳出鮮血來。

  轟!

  隨后,一根戰矛直挺挺插在了斷崖關城墻上,其中戾氣十足,黑色魔氣纏繞。

  烏恒、雪花、軒轅嫣然、軒轅青云、薛小凡等人都是同時變色,眼神驚駭。

  “老仙主!”

  云婉仙子更凄厲慘叫一聲,難以接受此結局。

  需知,老仙主本就身體脆弱,眼下被一根兇狠無比,煉化億萬冤魂而成的冥族之矛貫穿身體,那絕對是毀滅性的打擊啊。

  盡管現在已經有不少高層都已經看出,老仙主是用自己的生命祭奠了天道,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存活。

  可云婉始終抱有一絲期望,或者說奢望……

  她希望老仙主還能活著,還能像平時那樣守護著碧云山修士,如老爺爺一般寵愛著自己。

  “無妨。”

  老仙主很快恢復了鎮定,抬手間牽引一大片天道神輝入體內,修補了傷口,更是將那股侵體的冤魂戾氣給生生煉化。

  “噗”

  然而又是一根戰矛穿透龜盾,再度破開老仙主肉身,從胸膛貫穿而過,旋即戾氣洶洶的殺向斷崖關所在。

  冥王看到此處,不由冷冷發笑。

  駝龜老者則是慚愧無比,是自己坑了老友啊。

  之前紅塵道姑的三把天神劍,生生將他的老龜殼給穿透出了三個大洞。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