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五十四章 老仙主的驚天手段 五

第三千三百五十四章 老仙主的驚天手段 五


  “轟!”

  又是一股無與倫比的天神之力彌漫八荒,并且其中還有武帝的無敵血極道加持,威能之恐怖,再度籠罩整個斷崖關。

  “啵”

  老仙主神色不曾有過變化,無悲無喜,彈指之間萬象仙輝綻開,化為一朵仙花扶搖直上虛空,與那斬殺而來的一劍相撞在了一起。

  嗡隆隆……

  一時,天搖地晃,日月無光,世間所有的璀璨都因為它們而暗淡失色。

  那是極道的碰撞,帝威的傾軋。

  甚至烏恒一雙天眼都有些看不清楚那些大道痕跡的變化了,太過晦澀與復雜。

  此戰,當為巔峰對決。

  碧云山老仙主再一次施展出驚天手段,彈指仙花上青天,抹平了赤霄劍的無窮殺伐。

  “嘶……”

  七界的修士見此無一不是倒吸冷氣,頭皮發麻,他們無法相信千大域一個垂死掙扎的老頭子,居然接連化解了紅塵道姑的天道無情劍陣,加上罪惡之主親自手握赤霄劍的滅世一擊!

  “確實很邪門啊。”

  幻塵也是做著深呼吸,因為這種級別的戰斗,他也還是第一次看見。

  罪惡之主在幻塵心中,那是不可匹敵的神話,罪惡之能加上武帝的帝兵,本該無往不利,現在卻被一朵看似平淡無奇的仙花給輕易化解。

  “呵呵,茍延殘喘的天道,加上一個茍延殘喘的老頭,真以為可以瞞天過海不成?”

  罪惡之主見自己一劍之下,并未對斷崖關造成太多實質性的傷害,也不驚訝,反而露出譏諷的冷笑。

  他們這些天神級的人物,眼睫毛都是空的,又怎么會看不出老仙主變戲法的手段。

  諸天之人,自然不畏懼什么天道!

  七大界王可不是被嚇大的。

  “不對勁,斷崖關每個角落都在破碎,只是所有的攻伐力都被均勻分攤了。”聶青松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嚴肅的問題,他身為斷崖關的關主,血脈與整個斷崖關都是相連的,因此斷崖關的細微變化,他是第一個發現的。

  而烏恒也是發現了,點了點頭道:“老仙主只是動用神通,把那赤霄一劍的威力分散到了各個角落,如此看起來才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實際上如果不是因為老仙主的手段,那一劍下來,第一道防線城墻已經蕩然無存。”

  “老朽從未想過瞞天過海,也從未想過茍延殘喘,只想痛快一戰!”

  面對界王的譏諷,老仙主并未動怒,反而是豪情萬丈的大笑兩聲,說著他再度探手出城外,又是指尖一彈,再度有一朵仙花飛出,直殺向修羅王。

  “砰!”

  五彩光綻放,無窮的天道神輝迷茫天地間。

  修羅王直接被一擊逼退,退至數萬里之外!

  “媽的,這個老不死的東西,竟然敢陰本王?”

  修羅王神色幻滅不定,當場怒罵了一句,認為那老東西是偷襲自己,否則誰勝誰負尚未可知。

  “那銀河,也消散吧。”

  老仙主又一次大手一揮,目光看向了壓塌斷崖關虛空的璀璨銀河,那看似平淡無奇的動作中,卻是真正的大道萬象,變化無窮,抬手一揮間,只聽虛空轟鳴,無數星辰破碎,銀河消散。

  一時間,星空王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現在這老家伙完全是屬于扯虎皮做大旗。

  天道法則本來已經被他們打的殘破,但這老家伙肯定是用自己的壽命重新修復了。

  “真真假假,都無所謂了,但今天,斷崖關你們是破不了了。”

  老仙主很淡然,這個時候,徹底將生死置之度外,此生亦不感覺還有什么遺憾。

  嗡!

  隨著老仙主的輕喝,整個星空古道都發生大地震,無數七界修士變色,竟是站不穩身形,更有懸浮虛空的修士墜落而下。

  天道神輝再度絢爛綻放,擴散至斷崖關之外。

  “好蒼勁的力量……”

  暗皇內心一陣翻江倒海,連收回了邪冥瞳。

  而審判之光也灰溜溜的回到了審判主宰手中的木盒里。

  此時此刻,老仙主簡直就是蓋世神明,無人可擋。

  神輝綻開,先是抹平了紅塵道姑的劍陣,隨后一朵仙花綻放,便是化解了赤霄之威,緊接著修羅王被逼退,星空崩壞,暗皇撤離。

  旋即,九條栩栩如生的金龍化為了雕塑,重新回到噬魂戰車之上,八桿冤魂戰旗亦是倉皇而逃。

  老仙主一人對敵七位界王,先后擋住了七大界王最強攻伐!

  “不可思議……”

  滕王看著這一幕,久久都無法呼吸,一直以來,他認為自己的實力是在老仙主之上的。

  可現在對比一看,簡直就是井底之蛙,不見廬山不知廬山真面目啊。

  能成為十盟盟主的人,真的會有簡單角色嗎?

  第一個發起亂世盟約的人,又豈會只是棋盤中的一顆棋子?

  左逍遙是那下棋之人。

  碧云山老仙主又何嘗不是……

  “聯手吧。”

  忽然,冥王作出了一個石破天驚的決定,打算撮合七大界王真正聯袂出擊!

  之前他們確實是一同對斷崖關發難。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