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 老仙主的驚天手段 四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 老仙主的驚天手段 四


  天道神輝!

  這玩意已經完全不屬于武修界的范疇。

  因為只有天道,才能綻放天道神輝。

  由此,就不難看出為何見慣大風大浪的煙斗老師都會如此吃驚了。

  “難道說,碧云山老仙主已經坐化,成為了天道的一部分?”

  人們思緒萬千,但來不及過多思考,天道無情劍陣炸裂出來的光波已經覆蓋整個斷崖關。

  “哼,裝神弄鬼!”

  “無情天道下,才是真正的天道啊!”

  “斷崖關應該已經不復存在了吧?”

  七界一方,士氣大振,之前他們的確是被碧云山老仙主給唬住了。

  但是現在無情天道劍陣已經落下,那么天道之下,又有誰能存活?

  “不對,為何斷崖關靜的可怕?”

  “似乎劍道威能被抹去了……”

  有七界的圣王倒吸涼氣,掉了一地下巴。

  紅塵道姑的最強手段之一在斷崖關綻放,可是,一切都如同石沉大海,一絲波瀾都未曾掀起。

  “快看!”

  “天道神輝沐浴了整個斷崖關!”

  有七界仙院的學生驚呼,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怎么可能?”

  天縱星辰眼皮猛跳,心臟一陣抽搐,心跳都隨之停滯了,他發誓,這絕對是自己今生今世見到過的最邪門畫面。

  就算當初碰見魔帝,也沒有此時此刻斷崖關那一幕更來得震撼。

  無情天道劍陣的光芒消散過后,烏恒亦發現自己毫發無損,他攤開手臂,寫滿了疑惑。

  “不應該的,無情天道劍陣是一種完美無缺的力量,世間根本沒有力量能與之匹敵。”楚心蕓搖頭,亦認為自己是產生了幻覺。

  整個斷崖關都被絢爛五彩的光輝所覆蓋,包括每一個修士,每一座建筑物。

  天道劍陣的殺伐爆發后,都與這些光輝融匯在了一起,因此并未產生實質性的殺伐,全盤被吸收了!

  這是為什么?

  “無情天道,沒有破綻,但又是為何被破了?”

  紅塵道姑的眸光終于有了一絲絲的變化,當然,她依舊自信絕倫,認為這不過是一種欺瞞世人的障眼法而已,只是沒人看破罷了。

  星空王面孔白皙,豐神俊逸,五官絕美,他在星光沐浴之下,顯得神圣通明,威嚴肅穆,眸光卻失神了許久,最后才喃喃自語道:“原來如此,無情道的確很強,世間難有道法可與其硬碰硬,可若是融為一體呢?”

  “手段的確高明,利用天道之力吸收無情天道……”

  審判主宰不由贊許點了點頭,終于明白了其中原理。

  碧云山老仙主在天道劍陣落下的剎那,并未利用天道神輝去抗衡它,而是選擇了吸納。

  正所為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既然敵人太強大,那么就讓敵人變成自己人。

  光從這一點上看,也足矣證明紅塵道姑的恐怖程度。

  連手持天道神輝的老仙主也避其鋒芒,沒有選擇接招,而是用另外一個維度的手段化解。

  想戰勝天道的,唯有天道!

  “我們還活著!”

  “我們居然還活著……”

  “這不會是在做夢吧?”

  當斷崖關的修士驚醒過來,無一不是瞪大眼睛,難以相信,一個個喜極而泣,相擁著身邊最親密的伙伴,淚流滿面,情緒激動。

  “這?”

  趙語碟發呆失神了許久,癡癡看著環繞周身的天道神輝,有些入迷。

  這一股力量太純潔了,純凈到不染一絲塵埃,洗滌人心神,就仿佛沐浴在春風中,漫步在暖陽下,奔跑在秋天里的黃金落葉,癡迷在冬日里的風雪無暇。

  天道的力量!

  蕓蕓眾生只知道天道存在,但這還是蕓蕓眾生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天道的力量。

  它太美好了……五彩繽紛,絢爛斑斕。

  “喔,喔……”

  緊接著,斷崖關爆發出山呼海嘯般浩大的歡呼聲。

  “老仙主!”

  “老仙主!”

  “老仙主!”

  十盟聯軍修士在這一刻,都是無條件,沒有任何利益牽扯,直呼喊著老仙主的名字,發自內心的激動與震動。

  碧云山的修士感受著世人對于老仙主的尊敬與歡呼,亦是與有榮焉,滿面紅光,當然淚水早就止不住的橫流,他們太激動了,想不到老仙主蘇醒過來后,能動用出如此手段!

  雪花望著被天道神輝所籠罩的斷崖關,自語道:“看來老仙主沉寂這四日,沒少和天道打交道啊。”

  烏恒也是點頭道:“老仙主,似乎變成了天道的一部分了。”

  “這是天神境強者獨有的能力,真正做到和天道進行對話,但是擁有這樣能力的天神境強者,也是十分罕見的,十萬年前的仙族族長姜太虛借助十神兵的力量與天道對話,這才化解了那場荒古危機,但是老仙主顯然更強一線,他居然能做到不借助十神兵就對話天道,光從這一點來看,除了大帝之外,他也是萬古中史無前例的第一人。”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