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老仙主的驚天手段 一

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老仙主的驚天手段 一


  “居然是兩輪血月……”

  烏恒抬頭看向斷崖關前方的星空,也是有些頭皮發麻。

  暗皇也終于開始展露手段了嗎,兩顆邪冥瞳齊出,對整片斷崖關進行空間碾壓。

  與此同時,無情天道之力彌漫古道,給人一種如瞬間掉入冰窟窿的恐懼感。

  “快看天上!”

  “什么?”

  有人驚叫,有人臉色煞白。

  只見上百把天神指尖已經懸空,緩緩朝著斷崖關方向移動。

  紅塵道姑面無表情,眼里只有虛無……

  她是那樣的美麗,卻是如此的無情。

  之前三把天神劍,就已讓整座斷崖關喘不過氣來。

  后面更是五把天神劍,逼得各大星主不得不拿出壓箱底的本領。

  之后十把天神劍,其中一把斬殺黑狼王,將整個斷崖關都給斬的殘破,數萬建筑毀于一旦,十萬生靈慘死其中,這還是在有斷崖關防御結界的情況下。

  而現在,數百把天神劍懸空!

  人們以為十把天神劍已經是紅塵道姑的極限。

  然而現在天神劍的數字再度驟增十倍。

  她的極限究竟在哪里?

  難道這個女人沒有極限的嗎?

  “無情天道劍陣……本以為是傳說,沒想到現在卻親眼見證了……”無情門覺醒者楚心蕓呆呆望著天空,一陣失神,她至今為止,還沒辦法很好的掌控一把無情天道劍。

  可是紅塵道姑卻已經能召集無情天道劍陣了。

  雙方之間的力量差距簡直就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書癡慕珊也是渾身冰冷,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道:“無情天道劍陣,難以想象,這樣的禁忌天道之術真的可以被召喚出來。”

  “不是說天道劍,根本不是人類可以掌控的嗎?”

  被烏恒死死按在地上摩擦的大黃狗齜牙咧嘴叫喚著,自從它獲得一部分記憶后,就知道無情天道劍陣這東西,但那東西在荒古時期也都是傳說,根本沒人親眼見過,或者說,見證過的人都死了吧?

  天道之下,誰可存活?

  “與本王同在,便是永生……”

  這時候,修羅王的本體終于動了,在原地踏出了一步,興奮的舔了舔嘴唇,眼神炙熱,如果將那兩千萬聯軍都煉化成血池,必然會大增修為。

  需知,七界現在雖然占領了半個百大域的淪陷區,可高修為的修士,基本都逃回斷崖關內了。

  因此血魔煉化血池的速度并不快,只能以量取勝。

  而如果可以得到這樣一批財富,修羅王有信心自己也能排上七大界王戰力榜前三。

  當然了,這所謂的戰力榜前三,只是七界修士自己給的排名,并不能代表什么。

  可是修羅王還是很喜歡這種虛榮的。

  人生在世是為了什么?

  不就是為了風光二字?

  在冥王、星空王、暗皇、紅塵道姑、修羅王都有了動作后。

  最神秘的兩大界王也終于開始動用真正的力量!

  一把骷髏赤霄劍懸空,無邊殺伐激蕩而開,讓人如同瞬間葬身無數冤魂古戰車中。

  赤霄劍中的力量彌足霸道,僅僅抖動之間,整片星空古道都在轟鳴,被極道帝氣所碾壓,其中無敵的血氣在沸騰……

  “赤霄劍?當年武帝的帝兵?”

  薛小凡炸毛了,嘴巴長的老大,他身為雷帝帝兵五雷鼎的傳承人,對于帝兵是非常銘感的。

  烏恒也是深吸了一口氣,因為他感受到了赤霄劍中澎湃的無敵帝血氣息……正是大師兄劉玄兵體內流淌的血液。

  不,那股血液更加純粹,更加原始……

  那必然是武帝的兵器無疑了。

  只是這把赤霄劍的劍柄卻有著一顆黑色骷髏頭。

  讓赤霄劍剛正霸道的力量加上了一份罪惡。

  “想不到傳說中武帝最強大的帝兵赤霄劍,居然會落入了罪惡之城手里。”紫天威見此一幕,不由扼腕痛心,帝兵蒙塵啊。

  柳洛汐則道:“赤霄劍的劍道,凝聚了武帝無敵一生的氣韻,當世中,根本無劍可與之攖鋒。”

  “軒轅劍你看如何?”軒轅嫣然有些不服氣了。

  “無用,軒轅劍雖是至強寶劍,但武帝的血液澆灌下,赤霄卻依舊變成無敵的狀態。”柳洛汐搖了搖頭。

  “如此霸道嗎?”

  “畢竟是無敵血……何為無敵?天下無人能與之匹敵!”

  就在斷崖關處于恐慌或沸騰議論聲中。

  審判主宰亦是出手,直接拋出一道木盒。

  木盒打開,純白光輝綻放,其中沉浮日月,沉浮銀河,沉浮宇宙洪荒。

  木盒里面,其實放的是一束光。

  名為審判的光!

  在審判的光芒之下,斷崖關眾修士都感到不適應了,內心中的罪惡感涌上心頭。

  他們一個個不由落淚,不由自主想拿起武器終結自己的生命……

  “啊!我有罪!”

  一名大仙王當場拍裂自己的頭顱,終結了幸免。

  “嗤!”

  亦有修士一劍抹了自己的脖子,鮮血灑落滿地。

  “我不該活在世界上,我應該下地獄!”

  接二連三有人自殺,情緒崩潰,行為失控。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