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 巔峰對決 十三

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 巔峰對決 十三


  “開!”

  星空王修長身軀傲立虛空,銀發狂舞,俊美面容變得冷漠,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

  他一聲震喝,整片星河都在黯淡無光,無匹神威自音波中擴散,化為震蕩九霄的神能,加持在兩片銀河之中,頓時天道法則再度被撕裂,這家伙動用出了更加強大的力量,引得天地轟鳴,空間殘破,周遭一切的景與物都被摧毀。

  “噗”

  呂一清臉色驟變,咳出鮮血,當場就是有些吃不消了。

  他雖走上圣道盡頭,但終究無法與天神的力量去匹敵,缺乏了一枚仙格的入場券。

  而魔主、仙尊、神王都是神色一凜,這的確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天神之力,之前的世界從未出現過。

  星空王居然再一次將天道規則給撕裂開更大的口子,所以能動用出更強禁忌的手段。

  “界王的邊界究竟在哪里?”

  無數人眼神恐懼而迷茫,因為他們看不清楚七界之主到底有多強了。

  之前以為修羅王那一具碾壓百萬大軍的血魔分身已經足夠強。

  但事實告訴他們,修羅王不包括本體外,還有五具類似的血魔分身,本體則只會更加強大,是普通修士終其一生都無法觸碰的天花板。

  人們以為紅塵道姑的三把天劍已經足夠強,可實際上,她還能動用五把天神劍,現在則是十把!

  更如現在的星空王!

  為了動用更強手段,強行撕碎世界法則,逆天而行。

  天神,果然就是諸天神明!

  甚至修煉到了那樣的境界,他們本就是天道的一部分。

  “這就是天神嗎?”

  烏恒感嘆著,眼神炙熱,雖然他現在只是小小的仙王二境,但他有理由相信,自己終究會走到那樣的絕巔,成為天道執法者,或屠殺天道者,或者都不是,因為他自己就是天道!

  “眾生皆螻蟻!”

  星空王嘴里淡淡說出五個字,對于斷崖關聯軍的蔑視之意不加修飾。

  唯有跳脫出眾生之外,才真正有發言權。

  冥王駕馭噬魂戰車來到關前,淡漠道:“一起出手吧,將這兩千萬聯軍葬下,讓千大域明白,什么叫做七大皇族的力量。”

  眼下斷崖關的軍隊已經在撤退了,而無論是冥王還是其他界王,都不想看著其余的精銳回到碧落城中,那樣無疑是養虎為患。

  因此冥王是打算召集大家,一起動用全力,直接將斷崖關徹底葬下!

  “嗡!”

  驀然間,噬魂戰車四周的虛空開始劇烈顫抖,隨之被撕裂出無數時空亂流碎片。

  古戰車大展神威,向四周擴散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大氣魄,如天魔降世,壓塌眾生。戰車車頭上,盤繞九條金龍,每一條金龍皆是瞳中怒焰滔天,眸光犀利,殺伐如淵如海,雕刻的栩栩如生。

  并且九條金龍此刻儼然蘇醒過來一般,發出咆哮龍吼之音,讓人振聾發聵,膽戰心驚,上位龍族的威嚴展露無遺。

  “轟!”

  接下來,斷崖關一陣劇烈搖晃,炸裂出一片符文之光,熾盛耀目至極。

  “斷崖關核心大陣徹底被炸開了?”

  無數陣紋師看得是頭皮發麻,冷汗直流。

  “糟糕,的確是斷崖關大陣徹底破碎,蕩然無存……”

  大黃狗也是毛了,要不是脖子現在被烏恒給死死按住,估計直接就現場逃之夭夭。

  之前有防御大陣,多少還能幫大家抵擋一點界面之主的攻伐。

  現在沒了防御大陣,還拿什么和界王打?

  只有送死的份!

  “吼!”

  九聲龍吼震萬古,音浪席卷而來,無數修士因此變了顏色,咳出鮮血,肉身龜裂。

  那是龍咆哮,真正的神龍咆哮啊!

  盤踞噬魂戰車的九條金龍完全活了過來一般,揚起頭顱,咆哮不絕,其中不滅龍氣澎湃,龐大身軀擺動間便會震蕩出毀天滅地的殺伐余波。

  噬魂古戰車絕非普通的代步工具,唯有歷任七界之主才有資格乘坐,乃七大皇族中冥族的最強至寶!

  它擁有著武修界修士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能力,無論是速度上,防御上,攻伐上都是強絕于頂的神器。

  另外,噬魂戰車上還存在著十八層地獄的神秘物質,號稱是最原始的黑暗物質,那東西就算是天神觸碰也可能飲恨,屬于天道禁忌的存在。

  “殺!”

  冥王偉岸高大的身影立在噬魂戰車上,壓迫力十足,蔑視眾生。

  他只是淡淡吐出一個字,戰車上的八桿古兇戰旗便是沖出,戰旗中凝聚億萬冤魂,彌天殺伐擴散,堪稱世間最惡毒的古兇兵器之一,據說只要八桿戰旗一齊出動,足矣和十兇中的無妄刀巔峰狀態一比高下,恐怖之處,難以用語言描述,只能說,歷史長河中無數天神真仙因它慘死,讓世人聞之色變,只能避其鋒芒。

  一時間,斷崖關前群魔亂舞般,沸騰了起來。

  冥王真正出手了!

  “該結束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