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四十八章 巔峰對決 十二

第三千三百四十八章 巔峰對決 十二


  ,!

  七界之主的眼光何其敏銳,洞若觀火。

  他們之前看到的斷崖關是處于一片混亂無序中的,大多高層都消失不見,必然是去開緊急會議了。

  而烏恒僅僅消失兩分鐘再度回到斷崖關后,十盟聯軍的秩序一下子有了改善,開始組織有效防御,整齊劃一的對敵。

  群龍無首狀態,和眾志成城的狀態,是天壤之別。

  不但界面之主能夠一眼看穿,七界各大高層將領也都明晰心中,并敏銳察覺到了烏恒的離開與回歸間隔。

  這小子在千大域的能量是越來越龐大了,居然這么短時間內就逼得十盟那么龐大的一個利益集團妥協。

  諸多七界高層神色嚴肅,暗暗下定決心,這次絕不能讓那小子給溜走了。

  并且七界從各方情報網的情報上來推測,都已經猜出目前千大域正在下一盤很大的棋,棋盤的名字叫養蠱。

  這個時代的千大域是青黃不接的。

  老一輩都老了,戰力衰退,而年輕一代又沒真正成長起來。

  所以七界認為,千大域大肆在星空古道建造天險城池,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好給年輕一代足夠成長空間,到最后以求逆轉局勢。

  養蠱計劃中,一定會培養一位蠱王,集結千大域所有資源傾斜給他,短時間內造就出一個史無前例的怪物。

  星空王有理由認為,烏恒可能已經被十盟選定為蠱王了。

  就目前千大域的格局來看,主戰系的資源幾乎都傾斜在烏恒身上,而守城派的資源也幾乎都傾斜在烏恒身上。

  主戰系是各種支持!

  守城系是各種打壓!

  在支持之下,人會成長,在高壓之下,人更會飛速成長。

  因此星空王認為烏恒簡直就是養蠱計劃的天選之人。

  從鴻宇星戰場上,劉玄兵三劍斬紅塵,幫助其覺醒第五縷帝氣三生萬物就能看出端倪。

  從地獄界戰場上,紫色仙格破曉更是將自己畢生道法化為其第六縷帝氣,破曉之光。

  它絕對屬于是一種拔苗助長的方式。

  可是加上守城系與七界的打壓,這苗又會回到土里,正好是陰陽雙生,相輔相成。

  “左逍遙啊左逍遙,好手段,好心計,利用守城派,甚至把我整個七界都利用進去,就為了讓你的寶貝學生證道登帝不成?”

  星空王眼中閃爍著深邃星光,俊美如白玉的臉上,隱隱涌現出了幾絲憤怒的紋路。

  他稍微思考一番,便能看出在背后下棋的棋手正是左逍遙無疑了。

  也唯有這個男人,才能把整個守城派和七界玩弄在股掌之間。

  星空王一眼看破左逍遙的計謀,按理來說,不該憤怒。

  他憤怒的是,自己現在才一眼看穿,之前甚至沒有察覺到!

  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嗡!”

  星空王想著想著,對于烏恒的殺意越發濃重,他通體沐浴星光,輝煌而絢爛,又是大手一揮,自星空中再度牽引出大片銀河,翁嗡隆隆震動之下,銀河壓塌斷崖關第三戰區而去。

  “那個美女男妖精又來了!”

  天一霸當即驚呼了一聲,一臉苦澀,他還真不知道天網軍是招誰惹誰了,盡管七大界面之主的主戰場都不在第三戰區,但是七大界面之主的攻伐卻總是時不時落在第三戰區。

  他身為雷霆軍的主將,天網軍最強的一面盾,自然是率先遭殃。

  “呂道長,我頂不住了!”

  身材高大足有兩米多的壯漢天一霸面對銀河襲來,第一時間就是發出殺豬般的求援聲,四天血戰,雷霆軍實在太疲憊,鐵打的人也經不起這么折騰啊。

  “仙術軍結陣。”

  呂一清捋了捋顎下的雪白胡須,一臉風輕云淡,他經歷世間無數劫難,又有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這點小場面,還不至于慌張。

  轟!

  但是銀河壓來,星光之能澎湃,太過浩瀚了,讓呂一清這樣圣道盡頭的強者都有些吃不消。

  “不行,撐不住了……”

  “那片銀河太浩瀚,我們的力量根本無法匹敵啊!”

  三十萬仙術軍叫苦不迭,在星空古道上與星空王對決,簡直就是壽星公吃砒霜嫌命長。

  他們聯手打出的那片仙術結界,此刻儼然出現無數裂紋,隨時都會崩開。

  可以想象,星空王開始動真格了。

  需知之前三十萬仙術軍可是輕松擋下了紅塵道姑的一道天神劍的斬殺威能。

  眼見仙術軍吃力,處于崩潰的邊緣,呂一清神色當即變得鄭重起來。

  “圣道盡頭!”

  呂一清當即抬腳一踏,腳下頓時化為了一片斑斕五彩的河流,河流正在擴散,化為湖泊,蔓延方圓數百里地界,在這片道場上,竟是連星空王的星河都變得暗淡許多。

  斑斕五彩道之盡頭!

  這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圣道,且到達了盡頭。

  星空王不由眼瞼微抬,千大域似乎越來越深不可測了,居然還擁有這樣的人才,需知,圣道盡頭之上,便是凝仙格真仙!

  這個天網軍的圣道修士,絕對是有很大可能性再往前走一步的,到達真仙領域。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