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 巔峰對決 十一

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 巔峰對決 十一


  ,!

  眼下這種危機關頭,烏恒根本顧不上什么后果不后果了。

  當眾斬殺聯盟星主人物,的確是初犯了許多修士的禁忌。

  因為人都難免會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情緒,堂堂一位星主若誰想殺就能殺,那一域星主威嚴何在?

  因此,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各大星主都有著一種默契所在的潛規則。

  那就是星主的威嚴不容侵犯!

  可烏恒堅信,這個時候誰的拳頭大,誰就更有發言權。

  如今必須用雷霆手腕鎮住全場,在最快的時間里拿出一個決議來。  書癡慕珊作為剛剛上位的百大域盟主,盡管沒什么實權,可發言權卻不容置疑,她直接以議會上的最高級別長官身份發話道:“天網軍在末世戰場上立下赫赫戰功,令

  七界聞風喪膽,斬殺敵軍超過六百余萬,這樣的一支軍隊,絕對是我千大域的利劍,而王碩意圖不軌,想折斷千大域這一把利劍,自然當誅!”

  此言一出,許多守城派星主面色難堪,卻又有一些無力反駁。

  慕珊的強勢,著實讓人始料不及。

  人家可是百大域的盟主,連盟主都發話王碩理當該死了,他們這些外盟的星主還能說什么?

  一時間,之前認為慕珊當百大域盟主對自己更具有利益價值的修士,都開始患得患失,認為這很可能是一個愚蠢而錯誤的決定。

  慕珊這樣聰慧的女人,絕不是任人擺布的洋娃娃。

  她有自己的思想,也有自己的氣魄,更有烏恒、九天書院這樣的后盾。

  “殺的好!”

  “這樣的七界細作理當斬殺,為民除害!”

  主戰派一襲星主全都站出來聲援烏恒,一下子把守城派的氣焰給打壓了下去。

  最重要的是,現在百大域最有分量的三位大人物都十足默契的選擇了沉默,仙尊、魔主、神王一個個都是沉寂下去,既不贊同,也不反對。

  百大域的守城派星主自然沒轍了,孤掌難鳴,有理說不清。

  而外盟的星主也是不好干涉,更不好去頂撞慕珊,畢竟人家現在是十大盟主之位。  烏恒見自己的雷霆手段已經有了成效,讓諸多守城派星主啞火,當即乘勝追擊道:“十盟聯軍,皆派出五十萬精銳軍,絕不允許濫竽充數,否則大家誰也別想平安回到

  碧落城。”

  “花界同意!”

  花界的幾名星主商議過后,響應了烏恒的決定。

  “佛土同意!”

  佛土的幾位高僧點頭,不再扭扭捏捏,直接表率。

  一時間,青葉、趙氏聯盟也紛紛表達態度,愿意駐守五十萬精銳斷后斷崖關。

  尷尬的情況一下子回到了守城派方面。

  他們已經沒法在對烏恒的天網軍大做文章了。

  畢竟人家慕珊盟主一句話就是定了基調。

  誰還敢繼續發表關于天網軍留守斷崖關的言論,就是在折斷千大域的利劍,是在做親者痛仇者快的愚蠢決定,直接以叛徒論處。

  另外,人家烏恒也不是吃素的,當場斬了王碩這個排頭兵。

  沒有星主會嫌自己命長……

  “哼。”

  看到此處,烏恒臉上的笑意很冷,這些老家伙就是吃硬不吃軟,手段強硬點,一個個便老老實實下來了。

  沒有鱷祖、妖王、翼擎蒼坐鎮的守城派,在他看來根本不堪一擊,內部分化,利益爭奪,根本無法握成一顆拳頭。

  隨著各盟表達,翼族、古族、妖族、無盡海域的修士也沒辦法了,只能選擇妥協。

  而且這也是最公平,最有效的辦法了。

  各自駐守五十萬精銳,是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也是最穩妥的方案。

  至于有人敢放老弱病殘濫竽充數進去?  烏恒顯然也是很好的仔細考慮了這一點要素,又是提了一句道:“我希望諸位能夠互相監督,誰若是敢濫竽充數,那就是謀害聯軍,畢竟斷崖關撐不住了,大部隊也不

  可能安全撤離。”

  說完這句話后,烏恒連頭都不回一下,轉身就走。

  整個議會殿則久久安靜,人們還沒能回過神來,甚至感覺就像是做夢一般。

  許多星主下意識抹了抹額頭上的汗珠,又看了一眼地面上王碩那顆死不瞑目的血淋淋頭顱,這才明白,剛才并非是在做夢,而是一切都真真實實發生的事情。

  短短兩分鐘!

  沒錯,烏恒進入議會殿整個過程也不過兩分鐘。

  但是決議已經有了。

  各盟分別派出五十萬一線精銳斷后……

  之前十盟之間爭吵不休,頭破血流,鉚足了勁,整整半個時辰時間也沒能爭出個結果。

  但是烏恒來了,僅僅兩分鐘就搞定了一切。

  他從頭到尾上來做的事情,也不過三件而已,上來直接二話不說就斬了王碩,而后給出結果,然后又補充了協議。

  其實這里面的學問很有講究。

  上來就是一個殺雞儆猴,然后強勢給結果,再堵死所有人后路,讓心懷怪胎的人不敢濫竽充數。

  慕珊回過神來后,不禁對自己這位小師弟佩服的五體投地。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