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滅世武修 > 第三章 大婚之日

第三章 大婚之日


  極北冰原,罡風呼嘯,一座偌大的宮殿屹立在冰原之上,宮殿外觀晶瑩剔透,宛偌冰塊筑成,數千年來屹立不倒,冰宮也由此得名。

  “冰宮果然名不虛傳,坐落在這極北寒地,內部卻感受不到半分嚴寒!”烏恒走出房門,卻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寒冷,心中贊嘆不己。

  屋外,幾位冰宮女子從中經過,見到烏恒都頗為好奇,烏溜溜的大眼睛都圍著他打轉。冰宮很少會請男人進來做客,尤其還是一個如此清秀的少年。

  “姐妹們,你們聽說了嗎,這位公子三日之后就會與圣女成婚呢!”

  “不會吧,圣女眼高于人,豈會看上這小子,雖然長的眉清目秀,有些俊俏,但他的修為不過凡位境界,應該屬于謠言。”

  “不會有假,此事我是親眼聽聞宮主與眾長老商議的。”一名女子見眾姐妹不信,小聲說道。

  “我們還是去別處商議,別讓那位公子聽見了,要是他真要與圣女成婚,可得罪不起!”幾名冰宮弟子邁著小碎步,悄悄離去。

  幾名女子雖然小聲商議,烏恒卻聽的清清楚楚,不禁苦笑搖頭,“傳聞冰宮的女子個個超凡脫俗,不食人間煙火,原來也是如此八卦……”

  本想在這冰宮好好逛逛,但發現自己要與圣女結婚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看來還是躲在屋里避避風頭罷了!

  “大道始于源,源化為天地萬物,天地萬物皆為精元,通其筋骨,渡其身心……”

  屋子內,烏恒雙手掐訣,盤膝打坐在床上,修煉著烏家入門秘法。數十年來,他早已經將這部心法背的滾瓜爛熟,絲絲精氣從他身體脈絡中流轉,身體周圍環繞著淡白色光華。

  烏恒六歲入門武修界,修道十余載,現如今卻依然修煉著最初始的入門心法……只因十年來無法突破凡位之境,他永遠只能修煉最低級的入門心法。

  風雨無阻,十年來在無數輿論中,烏恒都堅持修煉,無論別人如何數落他,他都不曾放棄過武修之道。

  驀然間,房屋內光芒如火山爆發般噴涌而出,金光直刺的人眼睛生疼,神光直接滲透出了屋外,耀眼的仿佛照亮了整個天地。一股強大的神力洶涌出房屋外,鋪天蓋地般席卷整個冰宮,大地都微微顫動起來。

  “也不知冰宮哪位大人物即將要突破了,竟能引起如此恐怖的神力波動!”冰宮所有人幾乎同一時間感應到了這股強大的神力,心里大驚。

  “竟然是烏恒那小子住宅散發出的神力,看來玄冰神體果然強大,連凡位境界突破都能引起天地共鳴!”紫瞳感應到這股神力,下一刻已經消失在了寢宮中。

  “神體難道要突破了?”就連冰宮宮主,冷雙月也被這道神光驚動,她膚如凝脂,臂如蓮藕,云發豐艷,櫻唇貝齒,看起來不過二十七八,成熟風韻。

  她一身白衣羅裙,身姿婀娜,**若隱若現,美不勝收,眨眼間冷雙月已然站在了烏恒住宅門前。

  “宮主,”紫瞳幾乎同時趕到,微微躬身向冷雙月行禮。

  “紫瞳長老不必客氣,論起來我們也是同輩!”冷雙月微微笑道。

  紫瞳一襲紫色衣裙,耀眼動人,與冷雙月站在一起稱的上絕代雙驕。她也不在客氣,關注向房屋內的變化。此刻屋內有人在突破關頭,不能隨意打擾,所以她們都不曾進入屋內。

  金光閃耀的屋內,盤坐在床上的烏恒身體如被圣光籠罩,這是修士即將突破的象征,由天地靈氣聚集而成的精元從四面八方涌來,齊聚向烏恒的丹田位置,那是修士精元的凝結部位。

  然而,就在烏恒即將要突破的緊要關頭,他身子里另外一股神秘而浩瀚的神力卻將所有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靈氣全盤打散,耀眼的光芒瞬間消散,房屋內又歸于平靜,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

  “哎……”冷雙月幽幽長嘆一聲,眼眸略帶惋惜之色,“看來玄冰神體真的被天地封印,永遠無法突破凡位之境了。”

  紫瞳也是深為烏恒感到可惜,神體十萬年難得出世,卻被天地封印,命運坎坷吶!

  冷雙月回頭一望,從冰宮長老級人物,到各系子弟都齊聚在周圍,她再次嘆息一聲,道:“大家都散了把。”

  “唉,想不到這天地異象,卻是玄冰神體引來的一出鬧劇。”

  “不過神體還真挺強大的,那烏恒不過是凡位二重境的修士,突破時造成竟能引起天地變動”

  “不管怎么說,神體已廢,據說此人連道魂都沒有覺醒,終身也不會有什么大成就咯!”

  冰宮弟子眾說紛紜,有惋惜的,有驚嘆的,也有對烏恒這樣一代神體不屑的。冰宮圣女冷寒霜傲立在人群中,如一支冷艷的玫瑰。

  她既期望烏恒能突破凡位之境,卻又有些抵觸。希望的是自己未來的夫君不會是一介廢材,抵觸的是怕神體突破,未來掩蓋她的光芒。

  突破失敗了……

  烏恒的心態卻比所有人都要平靜,因為他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多少次,在自己即將突破時又被一股神秘之力強行壓打回原形。

  他面無表情的躺在床上,全然不知因為自己冰宮剛出現了一場大動蕩。烏恒閉上眼睛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甚至連動一下手指頭他都會覺得很累。

  三天時間一晃而逝,期間除了小玉為他送來飯菜,就在也沒有人來打擾過他了,烏恒也如一個怪人般只是靜靜坐在一旁,其實這也是常事了,每次經歷突破失敗,烏恒都會靜靜待上一段時間。

  在這個時刻,沒有人能讀懂他的心,也沒有人能讀懂得他內心的傷痕,他如孤獨的小貓一般,獨自撫平被無情撕裂開的傷口。

  “烏公子,今天是您和圣女的大婚之日,我來給您送新郎官的衣裳了!”小玉端著禮服走進了房間,欣喜的說道。

  聞言,原本雙眼空洞的烏恒立馬打起了精神,對于修道的事情他早已經平常心了,見今天就能娶個世人夢寐以求的圣女成婚,嘴角咧出傻乎乎的微笑。

  “別愣著傻笑了,口水都快流出來啦!”小玉俏臉紅撲撲的,打趣道。

  “咳咳,來侍奉本少穿衣!”烏恒瞬間如換了個人似的,精神飽滿,英姿勃發。

  小玉輕應一聲,將紅色大袍套在烏恒的身上,為他梳好長發,整個人都變得玉樹臨風,溫文爾雅。

  然而也是同一天,天域城內整個烏家如發生了大地震一般,一片死寂,下人行走在烏家都渾渾噩噩的。

  原因是,烏家嫡系子弟,烏恒在外運商時被人截殺,整個商隊無一人存活,烏家家主,烏石聽完這消息后勃然大怒,烏恒是他唯一一個親孫子,他怎么可能平靜?

  “哼,飯桶,全是一群飯桶,這么多人連一個小孩走找不到。”烏石坐在客廳上,大聲厲叱,英氣的眉宇間被歲月留下了蒼老的皺紋。

  “家主,我等已經拼盡全力尋找少爺的下落,但在商隊死去的人群中并沒有找著少爺的下落。”一名烏家修士跪在烏石面前,心里也是非常委屈。

  “我不管,活要見人,死要見尸,繼續給我找!”烏石充滿威嚴的聲音,字字如大山般壓來,將底下一行修士震的身軀顫抖。

  “是!”一名修士任命,帶著眾人退出客廳。

  跟隨烏石多年的一位老管家,在烏石旁邊輕聲說道:“家主,既然死去的修士中未曾找到烏恒少爺下落,或許他還活著才對!”

  “希望如此把,哎,恒兒從小就身世可憐,出身以來從未見過父母,擁有神體卻被老天封印,無法修煉,如今被派去商行歷練,卻也落得如此下場。”烏石已經頭發蒼白,不甘嘆息。

  但下一刻,這位強大世家的家主目光卻變得極其凌厲,“給我查一查,到底是誰敢傷害我孫兒的性命!”

  簡單的幾個字,其中蘊含的殺意卻不得不令人心低發寒……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在烏家上上下下都渾渾噩噩度日時,烏恒現在卻在與冰宮圣女成婚……

  不得不說,這場婚禮極其簡單,只有冷雙月,紫瞳,以及冰宮其他幾位長老在場見證。這都是冷寒霜要求的,對于她來說與烏恒成婚,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那會張燈結彩,下帖廣招大陸世家奇人異士參加婚禮呢?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滅世武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