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魔法始记 > 第六章 天空石

  前方高能预警!在这章的后半部分,有一堂五千字历史课(设定),不喜欢听课的同学可以跳过,因为基本不涉及本卷剧情,有兴趣的也可以读读,这样一来对于为啥这片大陆有议会制能多一些了解。

  以下是正文。

  ————

  “你们在聊什么?晚餐很快就可以开始了。”

  玛丽莲和菲雅从通往厨房的走廊出现,来到几人身边。

  “勒斯给大家带了些礼物,我和班恩都觉得很不错。”

  洛斯特勋爵难得的露出笑容,其实短刀的珍贵和实用只是很小一部分,真正令他开心的是,通过短暂的交流和观察,他发现勒斯确实变了很多,不再那么叛逆,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也透露出对他对自己这个父亲的尊重。

  他觉得当年果决的瞒着儿子给他报名参军,是他这一生中最正确的几个决定之一。

  “真的吗?勒斯,快拿出来,我的礼物是什么?”原本因为在厨房给母亲帮忙而有些无精打采的菲雅瞬间精神了,像个小兔子一样跑到哥哥的跟前,伸出两只洁白的小手,期待的看着他。

  “菲雅,你在学校的淑女课上都学了些什么?你父亲每个月要付给莉莉丝娜贵族女校30枚金磅,为什么还是不能让你学会矜持。”

  玛丽莲夫人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过于活泼的女儿,从小接受贵族礼仪教育的她,对于女儿的培养方式自然向当初年幼的自己靠拢,可惜洛斯特虽然是个严谨、刻板的丈夫,但是对于自己的宝贝女儿根本舍不得管教,可谓与自己的儿子形成鲜明对比。

  不过,玛丽莲同样对儿子将要送给自己的礼物带有一份期待。

  勒斯先是在菲雅没反应过来之前,像小时候一样摸了摸她的脑袋,并在她炸毛之前收回了手。

  之后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布袋,递给了玛丽莲夫人。

  “母亲,这里面装着的是十几种花卉的种子,以及它们分别对土质的需求和栽培方法。都是我在离开洛兰之前,托当地人收集过来的,其中有部分花在布兰提斯很少见,对了,不知道您是否对当年念念不忘的紫色铃萝还保持着热情,最小的布袋中有三颗它的种子,希望其中有一颗能够遗传到‘父辈的血脉’。”

  “紫色铃萝?!我没有听错对吗?”玛丽莲惊讶的瞪着双眼,不敢置信。

  铃萝是一种诺亚王国罕见的花卉类植物,主要观赏价值在于它的不同品种拥有不同颜色的风铃状花朵。

  紫色铃萝是其中最少见的一个品种,因为它是从蓝色铃萝中变异而出的,平均一万株中才会出现一株变异紫色铃萝。

  再加上这种植物的繁殖周期长达三年,每次结出的种子又只有三到五颗,所以异常难得,属于有价无市的情况。

  而作为一名贵族小姐出身的玛丽莲,结婚之后的生活自然就是与她的朋友们开茶话会,邀请她们来家里一起饮茶聊天。

  那么一个美丽、典雅的小花园自然是非常能够彰显自己生活品味和格调的方式。

  玛丽莲的花园在她的朋友中还算不错,尤其是她拥有铃萝所有品种里除紫色之外的所有颜色,甚至连仅次于前者的银色铃萝也高价买到了,令不少同样拥有自己花园的夫人们感到一丝羡慕。

  可惜布兰提斯的紫色铃萝都在贵族区的名媛贵妇或者大商人家庭的花园中,玛丽莲几次托人,通过手中最珍贵的星空玫瑰种子与那些花园的女主人交换都被拒绝,令她郁闷不已。

  本来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毕竟瓦格纳家只是中产阶级的一个普通勋爵家庭,没办法靠人脉从那些顶层人士的夫人手中要到紫色铃萝的种子,最后却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从昔日的花卉之都找到了它。

  “谢谢你,勒斯。我很喜欢这个礼物。”玛丽莲拥抱了勒斯一下,高兴的说道。

  “您满意的笑容,对我来说也是最好的礼物。”

  “勒斯,我的呢!该到我的了!”菲雅在一旁等待有些着急,父亲、母亲和班恩管家都得到了称心的礼物,就剩自己的了。

  “你应该叫我哥哥,不,我现在想听一声‘亲爱的哥哥’。”勒斯带着些许坏笑的看着她。

  “你……”菲雅气愤的看着他,两颊气鼓鼓的就是不说话。

  在西方家庭中,对父母以及兄弟姐妹的称呼并没有那么严谨,菲雅一般情况下对哥哥都是直呼其名,只有犯错或者有事求他的时候才会撒娇叫哥哥。

  但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现如今的菲雅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一样跟着勒斯屁股后面讨好的叫哥哥,自己已经和勒斯一样,是一个成年人了,他们之间是平等的。

  看着菲雅嘟着嘴,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勒斯心中轻蔑一笑,然后摇头故作惋惜的说道。

  “真是可惜,本来在我带回来的礼物中,价值最高的就是带给我最可爱的妹妹的,但她却不怎么想要的样子……”

  菲雅到底还是忍不住礼物的诱惑,小声说了句。

  勒斯也没再捉弄她,把准备好的礼物交给了菲雅。

  “就这个?”

  菲雅看着自己手中的礼物,这是个不到巴掌大小的半身像,正是四年前自己的样子,虽说雕刻的也算栩栩如生,但怎么也算不上最贵重的礼物吧。

  见妹妹有些失望的样子,勒斯也没有卖关子,而是又交给她一块铭刻了花纹的小铁盘。

  “把雕像放到这上面去。”

  菲雅不解的照做,一手托着铁片,另一只手将自己的小型半身像放到了上面。

  当她把手松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自己的半身像慢慢漂浮起来,完全没有任何接触的悬浮于铁片的上方,且缓慢而匀速的进行横向选择。

  “哥哥,这太神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菲雅兴奋的叫道。

  “传说中的天空石?勒斯,你是从哪里弄来的?”洛斯特勋爵有些诧异的问道。

  “和送给班恩叔叔的手弩一样,在那具早已死去的歌明兰斥候手中。”

  洛斯特恍然点头,说道:“那你说的这个斥候在天谴之年的时候应该恰好在尼古门纳附近,侥幸没死,运气好捡到了这么一小块,之后他跟随溃军来到了洛兰附近。”

  “我也是这么猜测的。”勒斯对这个猜测表示肯定。

  “真是天空石?听说了很多次,但今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班恩仔细看了看菲雅手中的小半身像,感叹了一声。

  只有玛丽莲夫人和菲雅仍然一头雾水。

  “你们在说什么?这东西叫天空石?”

  “就是,洛斯特。跟你说了多少次,在和女士聊天的时候,不要说一些她们听不懂的东西。”

  玛丽莲夫人不悦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以前的时候,丈夫总喜欢在自己和女儿在场时与班恩聊起战场上的事情或者谈论诺亚王国的政治,那就像是尴尬的坐在一边,听着身旁的两人用自己不懂的语言谈笑风生一样可恶。

  “勒斯,你们说的这些……和天空石有什么吗?”菲雅弱弱的举起一只小手,问道。

  勒斯沉吟了一下,道:“你历史学得怎么样?”

  菲雅默默的摇了摇头,诺亚王国或者说大陆上大部分国家,对于正统历史教育都是从高等学院开始,平常人想要了解的话就要买一些相关书籍。

  对于一个花季少女来说,有空了解那些枯燥的东西,还不如多睡会儿觉。

  “不过这个礼物我确实很喜欢,很神奇,谢谢你,哥哥!”菲雅上前拥抱了他一下,半身像上自己的样貌比较传神,能够一眼认出是她本人,对勒斯的用心而高兴。

  在这个没有照片的年代,勒斯也是凭借着原主和自己入伍前见过的那一面,通过自己学过的一点简笔素描为基础,突出了几个特征后的成果。

  “好了,大家先吃晚饭吧,班恩,通知厨房上菜。”玛丽莲看了看挂钟,对大家说道。

  “是,夫人。”班恩点了点头。

  在等待仆人布置餐具时,菲雅还是问了问她的礼物的具体来历,这么神奇的东西,她当然要带去学校给朋友们看看,那时候人家问起来,她也好炫耀一下自己的历史知识。

  但没想到,他的哥哥给她上了一堂近代战争史与政治制度改革……

  在这片没有名字的大陆上,原本存在着二十多个国家。

  这其中,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分别叫做阿瑞斯帝国和歌明兰帝国。

  这两个国家建立与开疆扩土的旅程可以追溯到五百多年前的时候,可是说是两个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同样强大的老牌帝国了。

  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

  强大的实力让两个国家的周边环境出奇的和谐,这种和谐又带来了人口的大量发展。

  可土地的资源就这么多,所以从一百年前开始,这两个国家不约而同凭借大量人口所带来的庞大军队,开始了吞并周边小国的步伐。

  早期的时候,大家还相安无事,全都在啃窝边草。

  可是在双方各自吞掉几个小国之后,问题出现了。

  艾尔王国,一个每年出产大批优良武器铠甲的、只有五百万人口的小国,随着阿瑞斯帝国的扩张步伐,不可避免的走到了深渊边上。

  当时的阿瑞斯帝国皇帝非常看重这个矿产多、武器优良的地方,想要将其变成自己的军工厂,武装最精锐的部队。

  然而,艾尔王国的历代国王并不是傻子,他们在开国之初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国家的人口和平坦的地形,根本无法有效抵御住可能出现的强敌,而丰富的矿产资源又是一块极其美味的蛋糕,谁见了都想咬一口。

  于是,从立国开始,他们就在挑选合适的庇护者或者说打手。

  那时候刚刚表现出帝国气象的歌明兰便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联姻、矿产贸易协定、武器销售,等等优惠政策砸下去,换来了歌明兰永远保护艾尔王国不受任何国家侵犯的承诺。

  等到了阿瑞斯帝国进攻到艾尔王国家门口的时候,两国盟约已经持续了上百年、近十代人。

  光是从艾尔王国嫁到歌明兰皇族的公主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了。

  这种姻亲关系加上利益关系的双重作用下,两只山中老虎终于正式见面了。

  起初,两国军队只是以艾尔王国与阿瑞斯帝国之间的边境对峙,谁也摸不清自己的对手到底几斤几两,还在试探之中。

  然而,几个月之后,阿瑞斯帝国的皇帝遇刺身亡,有些线索指向了歌明兰。

  于是,战争爆发了。

  在这场持续了二十年,死亡人数超过三千万人的大战中,仇恨就此结下。

  歌明兰的皇帝在这期间换了三届,从爷爷退位打到孙子继位,再加上二十年的时间,让很多两国的家庭,祖孙三代都死在了战场上,于是这场战争被命名为了三世之战。

  这场战争的结局是两败俱伤的,两国之所以停战,并不是因为分出了胜负,而是双方都知道,如果再打下去,像诺亚这样偏居一隅,没有被战火波及的国家必然乘势而起。

  为了保住两国的霸主地位,只好退回去舔舐伤口,并在两国之间各划出一大片土地,各自扶植或纵容一些势力在那里扎根,作为两国的军事缓冲区。

  之后阿瑞斯和歌明兰便又回到了之前的和平时期,各自休养生息、整理军队。

  而就在这时,歌明兰当代的皇帝——大陆有名的政治家、军事家菲尔顿一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在这片大陆上,所有国家基本都是领主制,一个个不同爵位的贵族领主划分各自的领地,在自己的领地和城市中,享有绝对的权利,并效忠于这个国家最大的领主——皇室。

  而菲尔顿一世,趁着刚刚结束了二十年大战,所有贵族领主的实力最虚弱的时候,悍然颁布了王室法令,宣布取消所有领主的自治权、歌明兰所有的土地都属于皇室,意图建立帝权至上的真正独裁帝国。

  当时摆在所有歌明兰贵族眼前的只有两条道路。

  第一,主动交出自己的军队和土地,变成由皇帝亲自任命的城市执政官。

  第二,奋起反抗,合力推翻这个国家最大的领主。

  但年轻的菲尔顿一世并不是一个刚刚登上王位、权力欲望和野心空前膨胀,却虚张声势的皇帝。

  在三世之战刚刚开始不久,他的父亲就已经有了将整个国家的权利收归皇室的巨大野望,也料定这场战争不会以歌明兰或者阿瑞斯的覆灭才会结束,而对外却极力鼓动麾下贵族与阿瑞斯的军队血战。

  他开始在皇室的领地培养政务人员,储备人才,并逐渐的、隐蔽的从前线调回自己的精锐军队,替换上领地征召的新兵,在巨大的伤亡下磨练出一批精兵之后,再次替换下来,周而复始。

  等战争结束以后,菲尔顿一世从父亲手中继承来的军队实力,远比损失惨重的贵族领主要强。

  就这样,在剿灭了一半的贵族军队之后,剩下的贵族妥协了。

  而当阿瑞斯得知并确认这个消息的时候,歌明兰已经摆平了大部分国内贵族,菲尔顿一世的权利达到了大陆历史的顶峰。

  阿瑞斯终究没敢下定决心再次开启大战,尽管当代的阿瑞斯皇帝许诺了大量的利益,并一再阐述一个皇帝独裁的国家会爆发出怎样的凝聚力。

  但对于阿瑞斯大部分顶层阶级来说,歌明兰的事情就是一个大大的教训,他们绝对不肯再削弱手中仅存的军队了。

  之后的日子里,菲尔顿出人意料的没有独掌大权,而是成立的最高议会,吸收各阶级人士加入进来,共同商讨国家大事。

  至少是名义上的,因为他的权威和手中的军队令他在议会说一不二。

  而随着菲尔顿一世在之后四十年中大刀阔斧的改革,歌明兰因为三世之战和清理大量贵族军队所导致的人口短缺基本恢复了三分之二,而对面的阿瑞斯才恢复了一半,差距就此出现。

  同时,因为菲尔顿削弱了贵族大部分权利,全国进行统一的税收与行政管理制度,之前建立由平民、政务人员、商人、贵族和皇室五个阶层构成的议会已经非常成熟并被大众接受,加上出台了相对完善的法律法规,使得平民的生活得到极大的改善,生产力更是提高了一大截。

  改制后的歌明兰让阿瑞斯看到了巨大的危机正在邻近,阿瑞斯皇帝也开始尝试从贵族阶层抢夺权利,但却遭遇极大的抵制,权利这种东西,确实很难让人放弃。

  可阿瑞斯帝国因为体量过大而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别的小国做不到。

  包括艾尔王国、诺亚王国在内的几个王国王室,对于菲尔顿一揽大权的做法羡慕不已,当然也有王室却嗤之以鼻,认为菲尔顿的行为是对忠诚的背叛。

  歌明兰帝国的强大来自于人类自古以来的领主开拓制,帝国至少一半领地的是来源于效忠于歌明兰皇室的贵族领主自行征伐、建设出来的。

  菲尔顿一世违背了自己的祖先与大部分贵族祖先所遵守的神圣契约,掠夺了他们的土地与财产,这是赤裸裸的强盗与背叛行为。

  这种说法被大陆上的很多贵族领主所认同,并声称菲尔顿一世必遭天谴。

  不过,当六十一岁高龄的菲尔顿一世御驾亲征,率领仅仅二十万军队就在两个月时间内攻陷了阿瑞斯三个伯爵领的土地并轻松剿灭前来支援的四十五万人组成的阿瑞斯领主联合军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每一个统治阶层都看到了整齐划一的军队,统一的军服和制式装备,以及令行禁止、士气高昂的军人对上由十几个侯爵和伯爵、子爵组成的乌合之众的差距。

  歌明兰的军队讲求制度和军规,第一个建立了军衔制度,层级分明,实力、地位和血脉在这里没有丝毫用处,一个普通人上尉职责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随意命令十名三级骑士,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阿瑞斯联军虽说有四十五万人,但因为两个侯爵之间争夺指挥权,剩下的贵族中,有身份的讲身份,没身份就跟你讲骑士等级,骑士等级不如人家就讲自己的血脉多么高贵,总之就是谁也不服谁,装备参差不齐,混战中不分敌我,如何比得上歌明兰的正规军队。

  这也是大陆各国第一次真正见识到集权的好处,也让部分国家君主真正的下定决心准备改制,与此同时,也有一批看清大势或者理念崇高的贵族有了改变的想法。

  再之后的二十年中,各国君主相继开始了程度不一的改制行动,歌明兰的例子即是成功范例也是给贵族们最好的提醒,各国最终的改制结果中没有一个完全达到了歌明兰的样子,或多或少存在着妥协。

  而菲尔顿一世在揍了阿瑞斯一顿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开始发展基础建设,研究新技术,似乎对于彻底吞并阿瑞斯、统一大陆都没什么想法。

  直到二十一年前,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一年,也被叫做天谴之年。

  已经八十二岁高龄的菲尔顿一世宣布自己将在年底退位,同时将放弃帝国议会终身议长的职务,下一任皇帝由他的第六个孙子接任,而他的孙子将不再保有帝国终身议长的权利,下一任议长由议会选举而出,无论你是平民、商人还是贵族,都可以参与选举。

  议会中的皇室席位将缩减一半,菲尔顿明确表示这是为了保证将权利交还给全部公民的同时,让皇室成为歌明兰帝国的精神象征,也给皇室留下尊严与体面。

  一个世界上即将上演领主制与共和制同时存在的情况,当勒斯从原主的记忆中获知后,第一个想法是菲尔顿这个老头子不会也是个穿越者吧。

  看看他都做了些什么,削弱贵族权利、整合军队、提高平民生活水平和政治地位,甚至成立议会,用来平衡各个阶层的矛盾与利益诉求,同时也是在分化他们,搞阶级对立,让他自己稳坐钓鱼台。

  到了晚年,更是着重致力于发展基础设施,增强生产力,加厚国家底蕴,而不是盲目的准备统一大陆。

  但勒斯最终还是觉得他不是穿越者,因为他没有主角光环。

  同样是二十一年前,在菲尔顿选择将权利交换于国家之后不到两个月,歌明兰帝国的首都尼古门纳,灰飞烟灭了!

  据记载,一颗不确定大小的陨石裹着红光从大路北方飞来,横跨多个国家之后,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尼古门纳市中心附近的皇宫。

  其上所携带的巨大动能引发了强烈的冲击波和爆炸,自身也解体四散。

  这次陨石坠落事件所导致的后果就是,人类最先进文明的首都,加上眼光与才华最出色的帝王,伴随着帝都一百二十万人口几乎全部死亡。

  陨石落点的皇宫区域只剩下一座大坑,城市中的所有建筑倒塌殆尽,包括菲尔顿一世在内的绝大多数王室和议会成员、十几名因为议会换届而抵达帝都的九级骑士,全部都葬身于这里。

  漂亮国首都如果消失了会怎么样?

  就算在科技、通信、制度都极度发达的地球,一国首都加上绝大部分最高领导层全部死亡,就算你之前再牛逼也要伤筋动骨了。

  陨石闹出的事情实在太大,关注此事的人也自然很多,歌明兰帝国首都尼古门纳被天降陨石完全摧毁!

  当十天后,阿瑞斯潜伏在歌明兰的间谍将这个消息传回本国,战争意料之中的打响了。

  阿瑞斯帝国皇室虽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面的敌人通过改制获得了多么强的力量,而自己却没有机会和魄力这么做。

  但那两代皇帝并非无动于衷。

  巨额的资金从皇室财库中运出,重金向国内贵族购买了大量的土地以及上面居住的人口。

  贵族们当时仍然非常抵制这种行为,但恰好赶上菲尔顿一世六十一岁北伐阿瑞斯,打掉两个侯爵、十多个侯爵的五十多军队。

  再加上阿瑞斯皇帝明确的说出你们不想改制还不让我在皇室自己的领地改制,那就鱼死网破的话,最终还是提供了土地和居民给皇室训练新军。

  这不,还真的用上了。

  阿瑞斯的第一战就是光复二十年前被歌明兰北伐时吞下的三个伯爵领,歌明兰在这里驻守了二十万边境守卫军团。

  按理说,歌明兰的改制是彻底的、长久的,他们的新军建立了六十年,从新兵入伍到退役的优渥待遇,从兵团、兵种的配合到完善优秀的指挥体系,阿瑞斯才组建二十年的新军如何与之对抗。

  然而,就算处在歌明兰最边陲的守军,也在阿瑞斯的军队正式打到面前时更早知道了帝都被毁、绝大多数高层死亡的消息。

  军心涣散、后勤供应短缺、帝国内部发生叛乱、大多数平民士兵中的神——菲尔顿一世突然死去,对面的庞大帝国即将出兵,歌明兰军队的士气陷入了最低谷。

  与此同时,菲尔顿因为种种因素妥协留下的贵族阶层开始搞事。

  歌明兰的中心在帝都,因为议会在那里、控制议会的各阶级议员在那里、菲尔顿一世也在那里,陨石砸下来之后都没了。

  但贵族的根基并不在帝都。

  当初菲尔顿一世鉴于庞大贵族阶层盘根错结的人脉和财富以及对底层人民的影响力,做出了适当的妥协。

  不仅在议会中贵族占据不小的席位,很多城市的执政官同样是由当地的最大贵族担任,这是剥夺贵族领地后的补偿。

  原本并没什么,菲尔顿一世颁布的法律极大限制了贵族的权利,加上由他亲自掌管的军队,贵族们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但现在不一样,帝国在权利交接时期发生这么大的动荡,菲尔顿之前可能准备用于平稳过渡的手段全部没能启动,很大一部分贵族便有了复辟的想法。

  先是内部很多城市的贵族执政官联合起来独立,成立了贵族城邦联盟,然后军队中的贵族军官发动哗变,在阿瑞斯帝国即将进攻的阴影下,大批军队士兵没了主见,选择了跟随自己的贵族长官一起行动。

  这导致的结果就是,歌明兰帝国超过一半的军队开始出现成建制叛逃的现象,主动避开阿瑞斯可能进攻的路线,四处逃亡。

  洛兰要塞所面对的几个军阀势力,就是当年企图逃向诺亚,想要攻占这个富饶王国的几只贵族势力组成的。

  帝都的最高指挥体系和军队的作战体系先后崩溃,让阿瑞斯的军队在不敢置信的想法中三个月便攻陷了歌明兰北部地区,并占领了昔日的歌明兰帝都。

  他们到了那里之后,第一眼就发现了一种神奇的东西——天空石。

  因为在陨石破碎后,内核就是一大块完整的天空石!

  它不需要通过铁片的帮助,直接悬浮在了歌明兰皇宫附近大坑的上方。

  后来,这块巨大的浮空石被阿瑞斯军队费尽力气弄回去,为此还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代价就是现在的琴康议会国————在歌明兰的尸体上站起来的完全议会制国家,它继承了原歌明兰帝国百分之四十的土地。

  菲尔顿的新政毕竟实行了六十年,他和他的制度让人民切实的感觉到生活质量的变化,很多人认可并尊崇他的理念。

  一个叫奥古斯·康纳的中央议会议员站了出来。

  奥古斯原本是帝都中央议会的一名议员,影响力不小,当初菲尔顿宣布重选议长之后,知道自己没机会的他并不想站队投票,反而离开了帝都出去躲清静,这让他成了陨石坠落之后仅存的几个最高议会议员。

  他在阿瑞斯军队肆虐歌明兰土地的时候站了出来,凭借自己的在老家行省的威望,收拢溃军,收复贵族掌控的城市,并明智的没有选择与阿瑞斯帝国硬碰硬。

  而是依据庞大国家的战略纵深,在歌明兰领土南部也是大陆最南边的临海地区建立了根据地,取消了贵族制,并趁着剧烈的动荡,成功剔除了连菲尔顿都没下定决心的奴隶制。

  废除奴隶制使得奥古斯在民间获得了巨大的声望,再加上当时的阿瑞斯军队接到皇帝的命令优先运送天空石回国,给了他喘息的时间。

  最后,他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度,琴康议会国,并出任了议会的议长,带领人民抵御住了阿瑞斯帝国数次进攻,成功让歌明兰遗民生存了下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魔法始记》的书友还喜欢

bet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