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罪恶不赦 > 第十六章 两种性格

第十六章 两种性格


  进来的这个男生看到许昊,正要打招呼,随即又看到了坐在许昊对面的康戈和颜雪,顿时愣了一下,估计是实现许昊并没有在电话里说清楚都有谁在,所以忽然看到了两个陌生人,一下子还有些错愕,眼神里都带着疑惑。

  这个男生很显然就应该是徐文瑞的室友庄复凯,按理说同样是大四同专业的学生,应该是年龄相仿的,但是庄复凯看起来比徐文瑞还有许昊都显得成熟许多。

  他有着一张窄瘦的脸,浓眉毛,眼睛不算特别大,但是眉弓骨和高颧骨让他的眼窝显得有点深,眼睛仿佛自带一圈暗影,让眼神变得有些晦暗不清,整个人看起来都仿佛带着一股子阴郁的气质,这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男青年所不应该有的。

  “诶?来了来了!他就是庄复凯!”许昊依旧是嘴巴比脑子反应速度更快的状态,见庄复凯来了,立刻冲他招手示意,先对康戈说了一句,然后又卖关子道,“复凯,这两个人你猜一猜他们是干什么的?我先提醒你啊,你就往最离谱的方向猜就对了!”

  他一边说一边偷偷冲颜雪比划着,一抬眼看到颜雪正无奈地看向自己,这才讪讪的停下偷偷比划的动作,一脸讪笑。

  “许昊,这怎么回事儿啊?你刚才电话里说叫我出来吃饭,有事,这是什么情况?”庄复凯的脸上没有什么笑意,只有浓浓地困惑,似乎还夹杂了几分戒备。

  “哎呀,你这人,有的时候可真是够没劲的!你就不能先坐下啊?我还能把你拐出来卖了还是怎么着!赶紧过来坐下吧,不是都说了让你猜一猜么!”

  许昊觉得庄复凯的反应让人有些扫兴,索性就直接站起身来,过去拉了庄复凯就往椅子上按,庄复凯也不好挣扎,只能半推半就地落了座,不过看他的表情也不难得出结论——他是绝对不会按照许昊的期待那样去进行猜测的。

  “你好,庄复凯,我们是W市公安局刑警队的,过来找你了解一下你室友徐文瑞的一些情况。”颜雪看出庄复凯眼中明显的抵触,索性也不等了,直接表明身份。

  庄复凯着实吃了一惊,刚刚坐稳的身子动了一下,似乎下意识想要站起来,之后有克制着自己的惊讶,重新坐稳下来,目光从颜雪的脸上转向一旁的康戈,在和康戈的眼神发生对接之后,迅速移开,把脸转向旁边的许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你刚才怎么没跟我说什么警察,什么徐文瑞的事儿?”他很显然是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但还是显得有些恼火。

  “我也不知道啊。”许昊两手一摊,“简单来讲,就是这两个人到咱们学校了解徐文瑞的事情,正好被我遇到了,但是我又不是你们寝的,你也知道我看他不顺眼,所以平时都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你不是他的室友么,肯定比我熟,我就把你给叫出来了。”

  “你说你这个人,都大四快要毕业了,什么时候才能办事靠谱一点?”庄复凯有些不悦,说话声音不高,但语气有些低沉,“我现在是什么阶段,难道你不知道么?

  我现在每天恨不得连觉都不睡,准备复试的事情,这一次考研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不清楚么?方才我以为你找我有什么正经事,特意和老师打了个招呼就出来了,结果现在你这是给我揽了个什么瓷器活儿啊?你这不是给我添乱么!”

  “我知道,我知道!”许昊赶忙安抚他,“我不就是觉得你实在是太紧张了,所以就想帮你放松一下,别准备复试准备到都快要精神崩溃了,出来换换脑子呗!

  这两位可是刑警啊!咱们以前光听说过,没见过,这不也算是开开眼界,增加人生阅历,互惠互利了么!你帮人家提供一点关于徐文瑞的事情,又长见识,又换换脑子,多好啊!”

  庄复凯没有反驳许昊的话,但坐在那里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很显然是不情愿的。

  康戈对他笑了笑,就像对他的情绪完全没有任何察觉似的:“咱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我想想……哦,说到徐文瑞这个人有多‘狗’!”许昊完全没有留意到庄复凯的情绪似的,兴致勃勃地讲,“我们学校有热水房,但是里面的开水基本上就没有真的开过,所以我们一般也没有人喝热水房的开水,一般都是在寝室里喝纯净水什么的。

  但是寝室楼里不让用那种大型的饮水机,功率太大了会跳闸,但是现在不是有那种迷你型的饮水机么,基本上宿舍里都会有人买了在用,买小桶的纯净水来喝。

  这样一来,再加上平时打球啊天热啊喝个饮料,寝室里面难免会攒下一些塑料瓶、纸箱和易拉罐之类的,我们一般都是在阳台上攒着,攒到一定数量了,卖给收废品的,能换个三十五十,有的时候就一人买个雪糕吃了算了,有的时候每人凑点出去吃个烧烤。”

  颜雪在一旁点点头,这种事情她上学的时候也是做过的,只不过那会儿夏青她们几个是用卖废品换来的钱买了清洁用品、蚊香等等寝室里经常混用的东西。

  “这种事多平常啊,结果就他们寝最奇葩!”许昊朝身旁的庄复凯比划了一下,“徐文瑞是他们寝室的寝室长,所以平时瓶子都归他拿出去卖,每次回来都是二三十块钱,其他几个人也没多想过,正好后来有一天,我们寝也要找人收瓶子,他们寝的一个人就说顺便一起吧。

  结果你们猜怎么着?他们拿出去的比平时徐文瑞拿走的还少,结果居然多卖了十几块钱!那不就等于说徐文瑞平时卖废品的钱,比他实际拿回寝室的得多了二十来块!”

  “你说这事儿干什么!琐琐碎碎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庄复凯在一旁似乎不大喜欢这个话题,趁着许昊说话的间歇,开口试图阻止。

  许昊不明就里:“怎么就一点意义也没有啊!这不是以小见大么!连十块二十块的便宜他都占,就说明这个人的人品实在是不怎么样!再说了,就算是小钱,也架不住积少成多!

  咱这都大四了,平时他什么样,连我这个隔壁寝室的人都知道,你们一个寝住着的难道会不清楚么?!平时你们寝其他人,吃点什么都顺便带其他人一份,但他回请过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庄复凯没有理会许昊的反问,而是把自己的疑问抛向康戈和颜雪,“为什么要了解关于徐文瑞的情况?他有什么问题,还是出了什么事?”

  “你看,你这个同学就是个明白人,一开口就直接问到重点了。”康戈冲许昊一笑,态度倒是显得很熟络,就像两个人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你说你都来多久了,问过么?”

  “问不问能怎么着吧!”许昊满脸无所谓,“就我跟许昊的那个交情,他要是把别人怎么着了,我知道了以后说他不好,就好像落井下石似的!要是反过来,他被人怎么着了,我说他不好,又显得我这个人不够厚道,小肚鸡肠,所以还不如不问呢,说大实话也没负担!”

  和他这种很随意的态度不同,庄复凯显得就要认真严肃多了,他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康戈,那个架势很显然就是想要从康戈那里得到一个说法。

  “那行吧,我就稍微给你们透露一点。”康戈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身子向前探了探,“许昊猜的第二种可能性是靠谱的,徐文瑞是被人怎么着了。”

  “真的啊?!那具体是怎么着了呢?”一听这话,许昊又一反先前的不感兴趣,连忙追问。

  被追问的康戈拿起了乔:“具体的当然不可说了!说了不就违反我们的工作纪律了么!”

  “哥,你是真鸡贼!”许昊冲他一撇嘴,“啥具体的也没说,还搞得那么神秘!”

  “你和徐文瑞是一个寝室的室友,三年多了吧?”康戈态度和气地问庄复凯,“徐文瑞在学校里面,除了你们这几个同寝室的同学之外,平时有没有关系特别好的人?”

  “这个我不太清楚。”庄复凯摇摇头,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我这个人性格没有那么外向,脑子也不够聪明,所以平时精力用来处理自己的事情都还不太够用,实在是没有心思去留意别人的事情,跟徐文瑞除了是一个寝室住着,其余打交道的次数也不多。”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罪恶不赦》的书友还喜欢

bet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