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不風驚風的刀 終

不風驚風的刀 終


  一個人生活一輩子,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這個問題沒有人能夠回答。更新超快

  因為每一個都擁有一顆絕不同于別人的心,所以每一個人也同樣都擁有一個最重要的事情。

  而現今,雨落忘川就站在不驚風的對面,用一種深沉的語調,闡釋著他的心。

  “不驚風,其實,你之所以還不肯放下,只是因為,你是自私的,你知道么?因為你失去了一個朋,可你卻從沒有為你的那個朋考慮過,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好,你根本就不了解,就像,你根本無法看透他的心一樣。”

  不驚風仍舊低著頭,他的身體仍舊在顫抖。

  飄渺落云這一行人相互看了看,既感到驚異,同時又覺得不可思議。在江湖的游戲中,竟然會有這樣兩個人,一起討論生死,而看著眼前的陣勢,幾人幾乎覺得已經身處在了武俠世界里,仿佛這兩個人之間的決斗,會真的出現人命。

  “你自出生開始,就注定是不凡的,因為你的家世,而在你的眼中,所有的一切倒影,都是那么的純凈,可是你看過么?看過一個眼睛里面只有黑色的人么?在他漫漫的一生中,活著已經是一個煎熬,他注定是一個傳奇的,因為他的世界決不同于我們,他的人生,是一個悲劇,因為他的絢爛,只存在于瞬間,對么?你認為美麗的東西,你覺得幸福的事情,在他的眼里,會變成負擔,愛情,其實就是一種最美麗幸福的感覺,他懂,云雨也懂,因此它們沒有猶豫,因為在他們看來,瞬間和永恒,已經沒有了意義。”

  “呵呵~~哈哈~~”不驚風竟然笑出了聲,笑的那么譏屑。他抬起頭,死死注視著雨落忘川,“我從不知道,你竟會是一個哲學家。”

  雨落忘川嘆息道:“看來,我所說的一切,你大概是都不會認可的了。”

  不驚風道:“因為我的眼中,所倒影的,絕非都是純凈的東西。駁雜的顏色,有時比黑暗更讓人癲狂。”

  雨落忘川道:“從你今天的刀法,我已看了出來。”

  不驚風道:“那么,你覺得你的刀能夠贏我么?”

  雨落忘川道:“能!”

  不驚風笑了,笑的更加譏屑,“其實我一直很好奇,你哪里來的這么強的自信。”

  雨落忘川道:“因為我還有一個絕招沒有使。”

  不驚風道:“忘川刀么?”

  雨落忘川道:“一個人要學會與時俱進,如果只有一招絕技,總會有落馬的一天。”

  不驚風道:“你莫非又修習了別的武功。”

  雨落忘川道:“你能想到這一點,可見非常聰明。”

  不驚風道:“什么武功!”

  雨落忘川道:“比起你在荒漠里一直抽刀,我那其實也算不什么。”

  不驚風的瞳孔收縮,道:“看來你一直在注意我。”

  雨落忘川道:“畢竟大家都是朋,你忽然消失了,我總歸要關心一下的。”

  飄渺落云這個時候道:“那么快的出刀速度,原來竟是一直抽刀練出來的么?”

  雨落忘川點了點頭,道:“是不是覺得這個辦法很不可思議。”

  飄渺落云道:“簡直聞所未聞,我們哪天不拔刀啊,可你看,我們出手的速度,跟他一比,簡直就像烏龜與飛機的差別。”

  雨落忘川道:“因為他還有一樣你們沒有的東西。”

  余下幾人紛紛來了精神,道:“什么!”

  雨落忘川道:“毅力!”

  那持劍男子道:“他練了很久么?”

  雨落忘川抬起了頭,喃喃道:“二十四年,二十四年,每一天,每一個時辰,除了睡覺之外,他總在不斷地練習,你說,這算不算很久。”

  幾人臉全部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雨落忘川道:“這已是一個人的極限,沒有人能夠想得到,你竟然有這樣的恒心,不驚風,有時候,我真替你感到自豪。”

  不驚風道:“不必,你如此悠然,想必已經想好了對付我的法子了。”

  雨落忘川笑了,那樣的自信,飄渺落云驚異道:“莫非你真能勝得了他。”她自己覺得很不可思議,單說二十四年只練習拔刀,這已非武功所能訴說的問題了,這簡直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夠成功的問題,不論你的武功再高,當你知道了你的對手竟是這樣一個人的時候,你也會不自覺的膽寒,不自覺的失去信心。而一個沒有信心的武者,絕不會擁有這樣的自信。

  耳顯然,雨落忘川知道,甚至知道的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可他此刻仍舊能夠笑的出來,但憑這一份波瀾不驚的心態,也無愧‘第一高手’這四個字。

  雨落忘川道:“二十四年,已足夠做很多事情。”

  不驚風道:“可沒有一件事情,能在此刻救得了你的命。”

  雨落忘川道:“不驚風,你何時竟也如此自信了。”

  不驚風道:“就在方才你的飛刀被我的刀擊飛的時候。”

  雨落忘川不由得看向了他的刀,那一柄無背的藍色刀柄的巨刃,“其實你早已可以換一把輕薄的刀來。”

  不驚風道:“不必。”

  飄渺落云道:“那是什么刀!”

  雨落忘川道:“一柄霸絕天下的刀。”

  幾人又吸了一口氣,道:“比歐陽一刀的屠龍還好么?”

  雨落忘川道:“那簡直沒的比。”

  不驚風道:“雨落忘川,打岔可救不了你的命。”

  雨落忘川笑了笑,“或許,等會你會喊救命也說不定。”

  不驚風臉色劇變,因為就在此刻,又多了一個人,這人到底是怎么出現的,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就像是一團洶涌的怒火,自他出現開始,這狂暴的空氣便似乎更灼熱起來。

  狂風卷,卷起那血紅的披風,仿佛是一片血腥的天地。

  黑色的卷發飄揚啊,蓋過他俊瘦而高傲的臉孔。

  黑色的長劍握在手中,手臂是一只猙獰的彩色麒麟。

  步驚云!是他,那個渾身傲氣,被稱為武神的絕世武者。

  他此刻就站在雨落忘川的旁邊,然而,他卻沒有向雨落忘川看過一眼,他的目光,直直地注視著不驚風,仿佛這一片天地之中,只有他們兩個人一般。

  劍不必出鞘,卻已指著不驚風,不驚風道:“為何!”

  步驚云道:“因為你已值得我出手。”

  沒有解釋,或者不需要解釋。

  劍起,黑色的劍影閃耀。

  那逆氣爆發,紅色的麒麟巨獸似乎也化作了絕世好劍的劍氣,轟隆隆仿佛世界末日一般沖向了不驚風。

  這一擊霸道凌厲,饒是自認高手的飄渺落云等人,在此刻見到至極n傾盡全力的一招之后,也不由得愣在了當場。

  這是人力無法躲避的一招,因為這樣的一招,已不是人力能夠發出的。

  劍影停了,仍舊沒有人看到不驚風出刀。

  兩個人靜靜地站著,那一刻的驚世一刀過后,整個世界仿佛都寧靜了下來。

  然而這靜卻比動更讓人緊張,更讓人心跳加速。

  終于,步驚云笑了,欣慰的笑了。

  他笑的同時,雨落忘川也笑了,只是,他笑的苦澀。

  步驚云極少笑,他笑過之后,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因為,他變作了白光,因為,他死了!

  死了!為什么死!這已經不需要解答,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直直看向了那個還在站著的人。

  不驚風,斬殺了武神的不驚風,這是耀眼的光環,這是多么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一件事情若拿到江湖去,甚至會將整個江湖的論壇掀翻。此刻,飄渺落云一行人,簡直以為自己在做夢!

  不驚風看著雨落忘川,終于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

  那鮮血灑在他破爛的衣服,奪目的就像黑夜中的明星。

  雨落忘川道:“我替他謝謝你。”

  不驚風道:“不必!我也應該感謝他。”

  說罷,他已經緩緩轉過了頭。

  “怎么,不找我拼命了么?”

  “如今我已厭煩了殺人。”

  “為何”

  “~~~活著,總比死了好~~~”

  他的背影已被黃沙吞沒,吞沒的黃沙中似乎已消去了他的靈魂。

  這一剎那發生的事情讓人摸不著頭腦,飄渺落云忍不住問道:“為什么!”

  雨落忘川道:“因為有時候,活著比死,更讓人感到悲哀。”

  飄渺落云道:“n也會有這種復雜的感情么?”

  雨落忘川落寞一笑:“這早已不是一個游戲!”

  “那他為何不選擇自殺。”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