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不風驚風的刀 2

  仍舊是風,伴著黃沙的風。

  鋪天蓋地,就像是野獸的怒吼,顫抖著傳到了人的心靈。

  當那一行五人來到這個鎮的時候,駝鈴聲也似乎變得沙啞起來。

  前面沒有人,一個人都沒有。

  五人觸目,只見到破的只剩下半截的酒水旗在半空飄搖,殘破的房屋就像是一張張獸口,狂風灌進來時,會發出‘嗚嗚’的怪嘯。

  五人楞在了鎮子的入口,那大大的牌坊下面。

  終于,那女子抬起了頭。

  “黃沙鎮!”

  眾人順著她的聲音抬起頭。

  殘破的木柱子已經龜裂,那一塊破破爛爛的四方牌子,確實寫著這樣三個大字。只是早已被風沙吹打的模糊不清。

  風,仍在吹。

  那一個人緩緩出現,就像是在黃沙中走出來,又或者即將被這黃沙埋葬,就在他們視野的盡頭,就在村子的那邊。

  女子注意到了他,其余的四人也注意到了他,但卻沒有一個人知道,他是在什么時候,出現在那里的。抑或者——他就一直在那里,跟那漫天的風沙一樣。

  女子脖子的衣領掃過面頰,她指著人影,叫道:“就是他,我剛剛跟你們說的那個奇怪的人,就是他。”

  幾人點了點頭,一起下了馬,朝著那人走去。

  近了,近到只有一步之遙。

  此刻的那人,仍舊立在面前,從飄渺悠遠而變得清楚。

  他的破袍子還是那樣肆無忌憚的飄灑,他的面孔也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有一名男子道:“你在干嗎?”

  不驚風沒動,也沒有回答。確實,對于這樣沒有禮貌的問題,他不需要也不愿意回答。

  幾人相互望了望,那女子攤手道:“我說嘛,他是一個很奇怪的人。”

  旁邊一個男子打斷道:“這種人游戲中多的是,什么奇怪,就是裝b。”

  不驚風仍舊沒動,那女子制止住了他,朝著不驚風道:“我叫飄渺落云,你叫什么?”

  她的聲音清脆,加又有一副姣好的容貌,每一個男人面對這樣一個女子的好結交時,總不會拒絕的。

  不驚風淡淡道:“你不必知道我叫什么,就好像你不必告訴我你叫什么!”

  飄渺落云道:“為什么?”

  不驚風道:“因為我記不住。”

  飄渺落云道:“連一個名字都記不住?”

  不驚風道:“朋的名字除外。”

  飄渺落云道:“你的朋叫什么?”

  不驚風終于抬起了頭,看了看她,再看了看她手中的劍,緩緩道:“飄云雨!”

  飄渺落云拿起了手中的劍,驚訝道:“這劍原來的主人,叫做飄云雨么?”

  不驚風又轉開了目光。

  飄渺落云道:“她是一個及漂亮的女子,難怪你能夠記得她的名字!”

  不驚風眼中閃過一絲傷楚,道:“我倒寧愿忘記!”

  飄渺落云道:“為什么!”

  不驚風還沒有說話,一個男子已經忍不住拔出了手中的刀,喝道:“我最恨你這種裝逼的人,今天我就送你回去!”

  刀光閃閃,仿佛匹練一般噴薄而出,這樣的一刀,在江湖,的確也是一流的水準了。

  等到別人制止的時候,刀已經駕到了不驚風的額頭。

  劍刀相交,使劍的正是叫飄渺落云老婆的男子。

  劍橫在不驚風的額頭,刀抵在劍身。

  不驚風緩緩道:“當你呼喊你能記得的這個名字的時候,世界已經沒有了這個人,所以,永遠沒有人回答你,莫非,你不會覺得痛苦么?”

  飄渺落云大驚,道:“她——已經死了——”

  不驚風沒有回答,他似乎此刻才意識到有人將武器橫在了自己的頭頂,于是他看著那個使劍的人,道:“我不喜歡別人把劍放到我的頭。”

  那人擠出一絲笑容道:“我這個朋有些暴躁,朋你不用介意。”

  不驚風道:“我從不介意死人。”

  在眾人都不明所以的時候,一道白光竟然緩緩升起,在場的人都很熟悉這道白光,因為每次有朋在自己面前死亡的時候,所泛起的光芒,總是這個樣子的——

  那光芒籠罩過后,不驚風的頭也就少了一把刀,同樣,黃沙鎮也少了一個人。

  幾個人愣住了,黃沙還在紛飛,幾人卻覺得分外的冷。

  就在他們面前,就在咫尺之間,卻沒有一個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甚至沒有人看見他動過——

  “你的劍——”不驚風看著那個握劍的人,于是那柄劍也離開了。

  “你殺了他?”他由自不可置信。

  不驚風道:“或許你們有人動手。”

  幾人對望了一眼。飄渺落云道:“你用什么殺他的。”

  不驚風道:“他用什么對著我,我就用什么殺他。”

  幾人一起驚呼:“不可能!”

  不驚風道:“我一向很公平。”

  飄渺落云道:“可刀一直在他的手!”

  不驚風道:“我用的——是我的刀!”

  幾個人瞬間將目光轉移到他的手,那一只一直放在懷里的手!

  良久,那使劍的道:“這一定是一柄不平凡的刀!”

  不驚風道:“它確實有一段傳奇。”

  使劍的人道:“它叫什么名字。”

  不驚風道:“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使劍的人道:“為什么?我決不會要。”他又覺得失語,因為他也根本要不來,就憑剛剛那一刀,在場的幾個人,就沒有一個能擋得住,他又道:“我們也絕不會外傳。”

  不驚風道:“因為這對你們并沒有好處。”

  使劍的人還待再問,飄渺落云卻是道:“的確沒有好處。”

  不驚風道:“既然知道,那就不必再問。”

  飄渺落云道:“你太神秘,由不得我不問,你知道剛剛那個人是誰么?”

  不驚風道:“不知道。”

  飄渺落云道:“燕雙峰,江湖排名第八,號稱第一快刀。”

  不驚風啞然,道:“第一?”

  飄渺落云道:“現今再也不是了。”

  不驚風道:“哦?”

  飄渺落云道:“因為有了新的第一。”

  不驚風道:“是誰?”

  飄渺落云道:“就是你。”

  不驚風道:“是我?”

  飄渺落云道:“不錯。”

  不驚風道:“為什么?”

  飄渺落云道:“就因為剛剛那一刀,把第一快刀給結束的那一刀。”

  不驚風道:“就因為這個么?我認識的江湖人士中,隨便一個人都能將他的第一快刀給結束。”

  飄渺落云道:“我不信。”

  不驚風道:“你沒必要信。”

  飄渺落云道:“還有一個原因,因為在場幾人,都沒有看到你出刀,甚至都沒有看見你出手。”

  不驚風環視這幾人,道:“這也是一個原因?”

  飄渺落云道:“對,這是一個原因,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因為站在你面前的,都是排名在江湖前十的高手。”

  不驚風又是笑,哈哈大笑。

  飄渺落云道:“你笑什么?”

  不驚風道:“你認為我該排在第幾?”

  飄渺落云愣在當地,良久終于道:“在我見過的那么多人中,應該沒有人是你的對手。”

  不驚風道:“那你、認為這個原因,還算一個原因么?”

  飄渺落云答不出來,卻忽然叫道:“雨落忘川,你不要裝了,你就是雨落忘川,對不對。”

  她的幾個同伴同時驚愣得看著她,只聽她道:“能夠用那么快的刀殺了燕雙峰,同時看不到武器在哪的,如今這個江湖,除了雨落忘川的小李飛刀,還有誰有這個能耐。”

  幾人瞬間將目光對準不驚風的臉,都想看看這個江湖中盛傳的超級高手到底張什么樣子。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