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五十七章 最后一次……說愛你

第五十七章 最后一次……說愛你


  可能,他是這個世界,唯一了解自己的人。!!!超!速!首!發

  他下馬,腳步虛浮,更甚當初在云雨的婚宴。

  沒人知道為什么,如今隱劍的功力,為何會如此。只是那虛浮的腳步,踏在每一顆青草,都有一種異樣的沉重感。

  淡淡的劍意自從他過來時,就已經流淌,單憑這一份實力,也可以稱做為神!西門吹雪不喜歡說話,但如今,他還是說了,他古井無波,淡淡道:“你已準備的很充分了。”

  隱劍淡然地點了點頭,拔出了挎在腰的,那一柄青銅古劍,“此劍名為越王勾踐劍,乃古越王所使,我若不成,則留與念兒,由他來挑戰你。”

  旁邊的西門念淚水就這樣流了出來,要不是娘親拉著,早已奔了去,可他卻不敢哭出聲,因為這樣的場景,沒人會出聲。

  淡淡霧氣涌動,那周圍的一切,仿佛都籠罩著一層氣場,一層哀傷的,迷離的,混沌而又無知的氣場。

  西門吹雪終于動容,“你已抱了必死的決心。”

  隱劍娘嗆著又走了兩步,“劍法承自西門吹雪,后以李氏‘情心決’,聶風‘風神,魔決’,天龍大俠‘天龍訣’,華山劍法,‘辟邪劍法’融匯,觀氣宗之法,終于大徹大悟,名為‘太忘情’劍,乃華山氣宗之徒。”

  身旁的岳不群已是滿面淚光。

  他沒有多說一個字,或許,他沒有什么好說的。

  風竟然起了,晨間的風,很冷。

  有人發抖,發抖卻并不是因為風,因為有人,感覺到了,那深入骨髓的哀傷。

  “吾劍無名,劍只染血,一生追求,唯劍道耳。”西門吹雪,第一次,在眾人面前,緩緩從懷中,取出了一柄長劍。

  一柄比烏鞘劍還要長的劍。

  “我不死,則勝,我若死,則無須人繼承。”西門吹雪冷冷的說完,銀光閃閃的劍已經拔出,劍光閃處,竟沒有一絲人類的感情,他確實不需要人繼承,也沒有人有資格繼承。

  隱劍嘆息聲起,那嘆息包含著太多太多,似乎,遙遠的亙古,又似乎,飄渺的將來,如夢如幻的花朵,不知何時出現,就似乎一直在這里飄揚,它們搖曳紛呈,艷麗,羞怯,迷茫,或者哀傷。

  那猶如行云流水一般的凄美籠罩,隨著他的嘆息,眾人的思想已經杳杳不可追尋,似乎,都已經沉醉了,沉醉在那漫無邊際的夢中。

  他嘆息仿若流水,越去越遠,終究渺然不可見,就像人的一生,經歷過,傷痛的真誠之后,便是大開大悟。無奈,悲哀,而又留戀,但卻無可奈可。就如同生命中的一些事情,邈遠,孤寂,但卻必須去做,而最后又將失去。

  那劍勢起時,仿佛風也停了,西門吹雪的劍也在那一刻悠然就動了。

  快,快的看不見。

  然而當那嫣紅的花瓣將他覆蓋的時候,藍色和火紅交織的灼燒著,就似乎是最美麗的焰火灼燒起來,那瘋狂的,優柔的火焰迷離而凄美,淡淡的,編織出一副棺錞,花的錞。

  一切,短暫,短暫到呼吸都不及,一切,又似乎經歷了很久,久遠到永恒都無法計算。

  那一劍,停留在隱劍的身,停留在隱劍半邊軀體之。

  隱劍咳嗽了一聲,將那劍拔起,腳下的步子卻更加虛浮了。

  周圍的一切花朵都已經消逝。

  空留下,兩柄劍,一柄,是西門的,另一柄,在他旁邊,是隱劍的。

  兩把劍同時插在地!

  幾乎是沒有猶豫的,那女子戀戀地看了念兒一眼,她緩緩走到場中,沒有人阻止,沒有人能夠阻止,縱然知道她要做什么,可是,誰有阻止她的權利呢?

  她果然就那樣安然的閉了眼睛,胸口,露出一柄染血的匕首,那匕首插的很深,很深……而后,只聽到念兒狂奔過去歇斯底里地哭泣。

  對了么?錯了?……

  隱劍看了看那倒下的女子,閉眼睛,淚水終于止不住地滑落。

  在那一刻,他悠然道:“云雨,我的妻子!”

  那一刻,所有人怔住。

  他的語氣軟綿無力,“我答應蒙蒙,過了今天,林依然會死心塌地地愛她。”

  蒙蒙一步就奔了過來,拿出金瘡藥,流著淚水為她包扎。

  隱劍留戀的目光看著所有人,包括面無表情的云雨。

  “我的一生,我的一生!”

  他說著,眼淚簇簇的,止不住地流下。

  他緩緩走到云雨的身前,腳步娘嗆,似乎已經站不起來。

  那一群人,他淡淡的看著他們,“我的好兄弟,劍無影,印雪寒……”他咳嗽了一聲,扶住胸口,臉的笑容更加安然。仔細地,看著每一個人,留戀著回想,這一輩子,那一段一起時的時光。

  “我的一生,痛苦了十幾年,迷茫了幾十年,然而很高興,這一些日子,你們帶給我的快樂,你們送給我的情!若有來生,我愿……”他咳嗽著,似乎氣力已經不濟,但還是掙扎著說完,“我愿早一些……認識你們!”

  “林依然,你到底怎么了!”

  飄云雨哭了,很大聲的幾乎是吼了出來,這么奇怪的話,這么奇怪的言語,六年以來夫妻相守形成的默契,那種似乎末日一般的感覺,就像一把利劍懸掛在她的心,在那種無知的恐懼中,她害怕會隨時將自己的心切成粉碎。

  她似乎知道了什么,她是已經知道了!只是她,不愿意,也不敢去想!

  隱劍緩緩伸出手,顫抖的,緩緩地撫摸著云雨的面龐,淚水呵……淚水!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他淡淡地說著,淡淡地,仿佛一切,都已經握在了他的手中,縱然語音,是那樣的無力,卻也無法掩蓋,其中堅定的仿佛可以縱穿最無情的時光的柔情,“我早與你……訂過這白首之約……可惜……可恨……!”淚水,淚水!不甘,真的不甘!

  “你算盡了一切……大概從沒想到……會有那樣的一天……我會比你……先走。”

  飄云雨的腦袋‘轟’地一聲,便好像眼前的所有一切都被黑暗吞噬一般,在場的所有人,或許能理解他的意思,或許不能,或者根本就不能相信。但語調中的哀傷,是誰都聽的見的。

  “林依然,你這個傻瓜,你到底對自己做了什么!”飄云雨瘋癲般地撲了來,抓緊了林依然的領子。

  他淡淡地伸出手去,“可憐的云雨……我從不知道……原來……你有……漸凍癥。”他臉帶著憐惜,只有這一句,是連貫的,是清晰地,就仿佛,是他所有的歉疚和不安堆砌而成,他緩緩撫過她的面頰,“你知道你快去了,所以你聯合他們一起過來騙我,你真聰明,也真傻。”

  他笑著,將所有的人都震驚住了。

  水柔終于明白了過來,她也是流著淚的,她瘋狂地搖著隱劍的身子,“林依然,你說過的,你會死心塌地地愛我,你是一個男人,你不能不講信用,你到底做了什么!”

  林依然沒有回答她們,“所有的一切……我都懂了……為何入魔后……你會離去……那是你不想……繼續深陷……可最后……我們還是到了一起……你想把我帶到那個現實中……想讓我適應社會……沒有想到……這一切……我會拋棄的這么決絕……可你總不夠狠心。”

  他抹掉她的眼淚,“就像那夜落雨……我知道那個人是你……你的懷抱我太熟悉……記得那句話么:你走了……為何又來……既然來了……為何又要走……我本以為……那一天在醫院……第一個看見的人……會是你!”

  “現在我知道了……你有不得已的……苦衷……”就像一抹琴音的最后一個音階,他憐惜地看著她的臉,就像當初每一個夜,她看他的那樣,每一條輪廓,每一個表情,都是那樣的不舍。

  他終于明白她的感情,他終于知道了一切,那冥冥中的蒼天作弄,就要拆散這兩個人,可他不愿,他愿意用另一種方式,緊緊拴住彼此的靈魂……這是他的自由,他隱劍,或者林依然,從不向命運低頭。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云雨哭泣著,緊緊擁抱住已經幾乎癱軟了隱劍,那身子似乎沒有一點重量,白色的頭發漂浮起來,更加沒有一絲生命的光澤,他蒼白的臉還是帶著那仿佛永恒的溫柔的笑容,就那樣直直地注視著云雨。

  他終于,軟倒在了地。

  他遙望著藍天,就像當初的那一只金羽大鵬一樣,那黑色的澄清的目光,似乎閃爍著光芒,“我在青藏……一個高原……那里沒有人……只有我一個……多安靜,多和諧……”他似乎是囈語,又似乎是沉醉,聲音輕柔柔的,已經不屬于那個人間,哦,他從不屬于人間。

  “云雨……你看,藍天……好高……我感覺到了……我似乎會飛……”

  “你這個傻瓜,你干了什么,你干了什么!我不會再騙你了,我想見你,我想見你……”云雨歇斯底里地抱著他的身子。

  周圍的人相互看了看,終究還是,靜靜的坐在了一旁,沒有人去打擾,隱隱已經覺得發生了什么的那些人,悄悄地離開。

  “對不起了……蒙蒙……我騙了你……血……好像要流干了……我沒……力氣……再跟你……道歉……”一旁的水柔聽了這句話,仿佛被雷霆擊中,忽然就癱倒在了地,她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睛,呆呆地凝望著眼前倒在地的男子,那淚水滴答滴答,濺在草地,就仿佛一顆心,碎成了無數塊。

  西門太強,而隱劍的劍法,只有在思想飄渺而至無極的時候,才能借助內功,發揮最大的威力,就像當日他打敗獨孤求敗時,也是幾日沒有吃飯,身虛氣弱,而人在死亡的剎那,對于生死,愛情的感悟,最復雜,但也最簡明,憑借那一股執念,隱劍果然打敗了劍神。這是他的劍,只屬于劍神隱劍的劍,這劍不屬于活著的人,永不屬于,而他,自從知道真相之后,就不想再活了……這或許是一個巧合,天安排的最美麗也最殘酷的巧合。

  “親……愛……的……”他戀戀地看著她的眼,“這是……最后……一次……說……愛你……”他的眼睛,蘊氧著的淚光,化作無數的留戀,他努力想要撫她的臉。

  “云雨……你……愛……我……么……”這是他最后的一句話,可他沒有等到答案,永遠,因為就在那一剎那,他的身體已經緩緩化作了白光,就在他努力地伸手想要最后再撫摸一次愛人的臉孔時,那光芒就像無數個被殺死的人一樣,卻真真切切的,帶走了一個人的靈魂。縱然無數人想挽留,縱然無數人不甘,可他還是,那樣的決絕,決絕到不給人一絲喘息的時間。

  那一刻,哭聲停止了,兩個女孩子靜靜的,靜靜的,盯著那一塊空地——什么都沒有,就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淚水在流,大滴大滴的,濺落在地,風吹過霧靄,陽光照射,照射出無數碎裂的晶瑩。

  兩顆女孩子的心,同時的——碎裂。

  “林依然……我恨你……我恨你……恨你……恨你一輩子……你躲不開的。”水柔喃喃的,喃喃的,看著眼前的那一片空地,她張開雙手,似乎正捧著最寶貴的東西。

  原來哀傷,是這樣的,就仿佛生命中賴以駐足的大地忽然淪陷,一顆心找不到可以依靠的物體,就隨著那一道閃起的白光,那一絲最后的微笑,緩緩地——消逝。

  一旁的不驚風深深地將頭埋在膝蓋中間,深深的……只有他知道這一道白光的分量,因為他是黃氏的公子,而黃氏,正是江湖的開發商,那一道白光,和普通的白光有著細微的差別,它是——腦死亡!

  女孩子,印雪寒,劍無影,不驚風……早已哭紅了眼,他們不能相信,他們也不敢相信,可他們終究知道,生命中的一些東西,不管真的假的,就這樣消逝了,就像曇花一般,永遠的,消逝在他們的生命中,絢爛的軌跡,和煦的笑容,一幕幕,不管那個剛剛從新手村出來什么都不懂的男孩,還是那個絕美的執著的只為了愛情和有請存在的劍客,以及魅惑而迷幻如同星辰一般古老桀驁的王子,或者為了諾言為了愛情不顧一切包括生命的漫天殉葬的花朵。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