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五十六章 沒來的人

第五十六章 沒來的人


  藍衣人,雪飲藍衣人,隱劍看著他,忽然就道:“你跟她關系很好.”

  那人刀一指,“若想過來,勝過我再說。”

  隱劍的劍起,花落飛揚,藍衣人長嘯:“隱劍,其實我早已想與你一決高下,江湖第一,到底是誰,我非常好奇。”

  他縱身,在那花瓣沒有及體的瞬間,閃退,直到百米之外,花瓣逐漸失去控制。

  隱劍淡淡一笑:“不驚風,你是不是早就想和我一決高下。”

  他淡淡的語氣,卻忽然牽動無數人的心思。

  藍衣人愕然半晌,猛然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隱劍淡淡一笑,“你的刀,不是雪飲,或者說,不只是雪飲。”

  藍衣人不解,“那又能說明什么!”

  “這說明不了什么,不過,你的刀,除了雪飲外,還有妖刀的影子。”

  隱劍淡笑,“我曾經與紅血交過手,妖刀在我手我也研究過,而卻不知不覺就消失了,恰巧,我的身邊,正好有一個小偷,又恰巧,當初送雪飲給你的那個人,對我說起你時,那眉目間調笑的神情,讓我一聯想,就想到了你。”

  藍衣人征然半晌,忽然摘掉了面罩,果然正是不驚風!

  隱劍低聲一笑,“尤其此刻。”他指著不驚風。

  不驚風低頭一看,藍色的寬大的衣服有一道長長的劃痕,里面正露出一件金色的衣甲,除了江湖唯一一件的金蠶絲衣,哪還有第二件衣服是這個造型。

  他臉咧出一絲難看的笑容,道:“沒想到被你認出了,哎,我還準備給你一個驚喜。”

  隱劍淡淡道:“你要跟我為難么?”

  不驚風嘆息一聲,“既然都看出來了,那還有什么好玩的,哎,云雨哦,不是我對不起你,我實在不能向朋動刀子啊。”他臉一笑,“尤其,這一道劃痕我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的。”

  他再嘆一口氣,直接化作了一道白光。

  整個大廳,靜悄悄的。

  只有如今的第一高手獨孤一刀了。

  隱劍娘嗆了兩步,兩人幾乎同時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沒想到,你還是這樣的小孩子氣!”

  就在眾人都屏住呼吸的剎那,大廳中忽然響起一陣天籟似的聲音。

  那臺子后面,慢慢的出現了一身粉紅的女子。

  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美麗的如云的秀發。

  隱劍淡淡一笑,忍不住卻又咳嗽了幾聲,飄云雨眼中的譏笑一閃,“隱劍,你可真令我感動呢!”

  隱劍踏著步子,一步一步……

  仍是那般,頑強,堅毅。

  他沒有理會,也不加理會。

  就那樣,在眾人呼吸都要停止的時刻,一個臺階,一個臺階地走到平臺。

  他不看旁邊的獨孤一刀一眼,只靜靜地盯著飄云雨咫尺之遙的面龐。

  “怎么,要殺我么?”飄云雨淡淡道。

  隱劍忽然一笑,“你哭過。”他笑的很是開心。

  云雨淡然道:“你太自作多情。”

  隱劍搖搖頭,“相處六年,你騙不了我。”

  “遇到你這種橡皮糖,騙與不騙又有什么區別。”飄云雨語音淡淡,直視著隱劍。

  “你真的不愛我?”隱劍鄭重地說。

  “要如何你才能相信!”飄云雨語氣漸冷,似乎沒有了玩鬧的興致。

  隱劍伸出了手中的劍,無數人驚嘆聲起,他,終于要向昔日的妻子揮下手中的劍了。

  飄云雨已經閉起了眼睛,如果這一劍,能泯滅他的仇恨,能夠帶走他的憂傷,那么,就讓自己承受這撕心裂肺的一劍,又有什么呢?

  不,這一劍,縱然凌厲,縱然能帶給自己百般傷痛,縱然能夠讓他忘記一切,卻再也換不會,他那滿頭的黑發了。

  她如是想著,她告訴自己,不要哭,不能哭,方才在后臺,已經哭了一個痛快,現在如若一哭,所有的一切,都將前功盡棄,所以此刻的她,再不敢看隱劍那一雙決絕的眸子,她不愿意,背負著這樣的傷痛。

  從他那虛浮的腳步,他帶血的身子,他身無數的劍痕,從他踏第一個臺階,她就已經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淚。

  她從沒有想過,白發的隱劍,會如此的凄惶,若要在游戲中白發,現實中的那個人,頭發,一定也是白的!

  就在思潮迭起時,她等待著那一劍臨胸,她能夠還的,也只有這些了,相比之下,如果不看到隱劍那一雙泯滅一切感情的眼睛,已經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就在這時,她忽然聽到:“怎么,沒有勇氣么?”

  她睜開眼睛,看到自己身前的那一截劍柄,和隱劍那一雙譏諷十足的面孔。

  “我方才說,若你真的對我沒有感情,若你真的能夠淡忘一切,那么,就用這把劍,刺入我的胸膛,從此以后,我隱劍,再不認識你飄云雨,我們之間,再無半點瓜葛。”他忽然拉開了自己的衣襟,血跡斑斑中,呈現出了健碩的胸膛。

  云雨茫然之后,便是一片清明,這一短暫地失神被她掩蓋,她接過劍柄,告訴自己,勝敗在此一舉。

  她忽然就刺出了一劍,那一劍,她是閉著眼睛刺的,而她的眼睛,在天下會內,再沒有睜開過。

  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仍舊是漫天的飛花,火兒在她旁邊嘶鳴,金兒在她頭頂盤旋,那個人,就站在她的身邊。

  一切,恍惚如昨,如同那6年來每一個溫馨的日子。

  她搖了搖腦袋,驅散出這些思想,她想開口,隱劍比她還快。

  “你醒了?”

  “你想做什么?”

  她看不到他的臉,不知道他是怎樣的神情。

  “你自詡為很了解我,可是你一點都不了解我,云雨,既然你能揮下那一劍,那么,我就真的再沒有任何掛礙了。”

  飄云雨哼了一聲。

  “我們自此,還是朋。”隱劍轉過頭,蒼白的頭發間,那一絲笑意,就像是初生的朝陽一般溫暖。

  云雨笑道:“虧你想的通,這樣也好,只希望你是真的忘記才好。”

  隱劍點了點頭。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一切在靜謐中悄然而然,仿佛又回到了無數個那樣安然的日日夜夜,花兒飛舞,鳥兒長鳴。

  良久。

  “后天,我約了西門吹雪,在梅花山莊,你能來么?”隱劍緩緩道。

  云雨點頭道:“朋嘛,我當然會去。”

  “你一定要來。”隱劍鄭重地說。

  飄云雨偏過頭去,不敢對他那灼灼的眼球,“其實,你不必……何必要找西門拼命。”

  “你知道的。”他沒有解釋,仍只是淡淡地看著夕陽。

  “我該走了。”

  “能再陪我一會么?那一天后,你們再要結婚,我決不會阻攔,我只是想,讓念兒和你,一起了結一樁心愿。”

  那一天,夕陽如火。

  西門吹雪的眼神仍舊是那樣的冰冷,他沐浴齋戒,而后更衣。

  做完這一切后,他就站在滿是梅花的山莊門口,看到人一個接一個的過來。

  他就那樣閉著眼睛,似乎周圍的一切,都跟自己無關。

  陸小鳳來了,他沒有打招呼,西門念和他的母親也來了,他甚至動都沒有動。

  他就像是一柄劍,一柄深沉的,冷漠的劍。

  隱劍邀了很多人,那些他的朋,段譽,虛竹,步驚云,岳不群,這些N,靜靜地等在那里。

  飄云雨,水柔,瑤雨,大頭佛,青衣,劍無影,不驚風,印雪寒,墨飄零,鸞羽,甚至無懈可擊,刀郎!一個一個,站在那邊,觀看這場兩個劍神之間的決斗。

  從隱劍打敗獨孤求敗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是劍神了。

  一個使劍的神,不需要理由,只是因為,他打敗了劍魔。

  所以西門吹雪才會這么鄭重,才會齋戒,沐浴。因為今天,是一個終結,不論他,或者是隱劍。這兩個人,必將有一個,將永眠于此。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