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痴心江湖泪 > 第五十五章 一群好朋友

第五十五章 一群好朋友


  他哗地一声打开折扇夸张地扇了扇嘴巴,似乎酒很烈一般,“这酒我抗不住,你慢慢享用。”

  当他的身影跨出大门的那一刻,低沉的语音传来,“徒弟,记住,不管是曾经,亦或者将来,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才是真的,只有让自己温暖的,才是幸福。”

  隐剑转过头,朝着门外看去,那一陇淡淡的儒黄色袍子,迈着随意的步子,一步三颤的,逐渐消逝在了自己的眼帘里。

  他低下了头,喃喃低语数句,“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才是真的,只有让自己温暖的,才是幸福。”

  而后他的眼角,瞥到了一个青色的瓷瓶!

  云雨的婚姻场面很隆重,自从她和隐剑结婚的那一次,已经被游戏评选为第一美女。

  而这一次,云雨结婚的地点,正是隐剑以前的‘天下会’。

  对象是目前最为红火的江湖第一人‘独孤一刀’。

  隐剑直到如今,也不敢给云雨一个评价,他不能,也不想,纵然所有知情的人都认为,隐剑是最有资格评论,甚至辱骂她的人……

  她所表现出来的,正如玉玲珑一样,是一个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女人,可隐剑没有评论她,他认为,没人是有资格大肆评论别人的。

  隐剑最终,还是去了!

  他去的时候,腰里裹了数把长剑。

  华山‘气宗’脱胎而来的,只属于隐剑的剑法,今天,似乎要继独孤求败之后第一次在江湖现世。

  那是连独孤求败都无法抵挡的一剑。

  他去的时候很快,因为他想早一些回来。

  门口的宾客人山人海,却很少有人,在别人大婚的时刻,穿着一身白袍,白的如雪的袍子过来,这样显然是不够吉利的。

  隐剑从来不知道别人去祝贺婚庆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态,而他此刻的心态,他自己也是不知道的。

  他一个人在天下会的入口,门口的小厮,竟然还是老面孔,他的朋——不惊风。

  隐剑的心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惊风同时也看到了他,尴尬写在脸,他没想到,隐剑今天会来,因为他不相信,雨落忘川能够劝服隐剑,可事实是,隐剑确实来了。

  他含笑地迎前去,想要跟以往一样,拍一下隐剑的肩膀,可手才伸到一半,他也就拍不下去了,因为他触到了隐剑的眼睛,那似乎看着陌生人一般的眼睛,隐剑对于朋,是从来不用这样的眼神的。

  于是他笑嘻嘻地将僵化的笑容处理一下,道:“你来了?”

  没有比这句话更能称的是废话的废话了,这也是不惊风的专利,因为他的废话,一向是如此的没有含量。

  隐剑点了点头,“不错。”

  不惊风踟蹰半晌,终于还是道:“那个……那个……能不能吃一粒这个。”

  他挥手,拿出一颗丹药。

  这是后来的婚姻,害怕出事的常用手段,游戏公司配发的,因为游戏中奇怪的事情总是很多,这粒丹药可以让食用者在婚宴里功力全失,当然是为了酒宴正常的举行。

  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一个人,会让要好的朋服食。

  “我不用。”他看也没看,语音淡淡,但尤为坚决。

  不惊风又是嘻嘻哈哈一番,手里都搓出了汗,一颗丹药不知放在哪里,“那个……那个……你这个样子,我不能让你进去啊,现在祝福都是这样的。”不惊风为难的道。

  隐剑淡淡道:“我不是来祝福的。”

  不惊风忽然停了下来,脸一阵红白,“那,你有什么打算。”

  隐剑忽然就向前走,第一次,他没有跟不惊风搭讪,第一次,用这么明显的拒绝,和不惊风相对。

  不惊风忽然就冷着脸拦住了,“你要闹事?”

  剑的语气仍旧是淡淡的,“我想杀人。”

  他话一说完,天边就似乎下起了无数的花雨,那雨鲜红鲜红的,又炙烈炽烈的,像是情人的血,像是凤凰的泪。

  隐剑就这样大踏步走进了院子,走进了内厅,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高高的楼阁,长长的阶梯。

  金黄色的摆饰,望不到头的红色的灯笼,一切,仿佛如昨。

  新人还没有出场,高高的新人拜堂的平台,正站着一个红色的仿佛火一样燃烧的青年,他的身旁,隐剑眼睛一痛,印雪寒,剑无影,绯鞠!这三个当世无匹的高手,就站在那里,似乎跟新郎官很是熟悉。

  隐剑仿佛没有看到,他是杀进来的,门口不知道多少人化作了白光,但凡是挡他路,但凡是没有让道的。

  他这样的嚣张和霸道,把无数人惹怒了,因此,等他进入大厅的时刻,不可避免的,他的身后围了一群虎视眈眈拔出兵刃的玩家。

  隐剑苦笑,什么丹药,原来只是给自己备了一颗而已。

  高台的独孤一刀眉头一轩,隐剑死死地盯着他,原来正是季凌云。

  他不等独孤一刀开口,就淡淡道:“我要见她。”

  他甚至都没有去问剑无影,为什么,你们会站在那里,有些事,既然已经发生,那就无法挽回,无法留恋,只值得缅怀了。

  独孤一刀嘿嘿冷笑,“隐剑,你果然像个孩子一样,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江湖,尤其是玩家,显然直接的多,不需要太多的赘述。

  飘扬的花瓣几乎是跟着隐剑进到大厅的,在‘不客气’落声以后,花朵就像蝴蝶一般自由地飞翔。

  那快乐的精灵呵,穿透了刀兵,穿透了人的身体,带出的血丝,就像是精灵舞蹈之后留下的汗水。

  交织,缠绕,动人的,美丽的,凄迷的,又哀怨不甘地洒落。

  周围的玩家彻底暴起了,稍有些血性和实力的,手中的武器已经毫不犹豫地向着隐剑身撒去。

  那一刹那,隐剑淡笑,他似乎早有预料,又似乎不甚在意。

  他就那样傻傻地站着,看着自己的衣服破开,看着刀伤,剑痕及体,再看着自己的血液喷洒,而他的剑花,只护住了一张脸,其余的,带走了无数条生命。

  一个人,一群人,差距始终是明显的。

  隐剑颤了颤身子,挥了挥左手,叮叮叮地落了一地的暗器,可他的身也插了不少,拈花玉手,虽然是一件宝物,可也无法一次性吸附这么多的暗器,还有方才近身的四面八方的各种武器,隐剑的身,伤痕累累。

  背后的一道刀痕,几乎已经见到了白色的骨骼。

  隐剑脸含着笑,忽然咳嗽了一声,几点嫣红顺着嘴角而下,他就那样咳嗽着,每一声,带出一阵血水。

  不少人胆寒了,原本在隐剑5米以外的人,那跃跃欲试的人,再也不敢近前。

  血色的衣衫飘动,隐剑挣扎了走了两步,忽然抬首,“你们,也要跟我为难么?”

  他冷冷地盯着已经来到身前的剑无影,绯鞠,印雪寒。

  “小剑,云雨有自己的选择,我们是她的朋,我们有理由担心你会伤害她。”剑无影稍有痛心,“你已经失去理智了。”

  隐剑淡淡一笑,挂着血液的嘴角,那样的妖异,苍白的头发衬托出同样苍白的面颊,喃喃道:“是吗?”

  印雪寒终于忍不住,哭着回头道:“你们去,我……实在看不下去。”她跺了跺脚,直接下线去了。

  “方才在那么多人中间,你们本来还有机会的,现在,你们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隐剑咳嗽着,吐着血,说着。

  剑无影道:“能耗掉你一分力气,那也是好的,我不信你现在的伤势,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隐剑的嘴角咧起一抹笑,回首,飞花,乱舞。

  他终于,将剑,指向了自己的朋,没有犹豫的,无数花瓣飞落。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痴心江湖泪》的书友还喜欢

bet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