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五十四章 師傅的拜訪

第五十四章 師傅的拜訪


  他對著眾人苦澀一笑道:“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更新超快”

  水柔兩步走前去,“林依然,你為何……要如此的倔強!”

  隱劍避過她滿是淚痕的眼光,淡淡道:“大家……喝酒?”

  他取出一壇壇酒水,笑著解釋道:“我釀的,釀了六年了,輔料不錯,不會像撕心裂肺一樣難喝!”

  那些人默默的坐在一個石桌,都沒有說話,來時準備了千言萬語,可真正見到他的人的時候,卻會發現,這個垂垂老矣猶如暮年的人,其實心中,還有著一道深深的傷痕,他越是掩蓋,卻越顯得無助和稚拙。

  隱劍笑著喝了一口酒,“這里沒有什么好招待的,只有這些酒了。”

  鸞羽抿了一口,道:“不錯的酒,叫什么名字。”

  隱劍的聲音猶如風一樣傳來,他帶著和煦的笑容,“它啊,叫做‘往事如風’。”

  淡淡的聲音,似乎不在意,卻似乎永遠那樣的哀傷。

  印雪寒看了看眾人,尤其后悔為什么沒有把不驚風和雨落忘川帶過來,雨落忘川是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而不驚風,卻是早有所了解,不知去了哪里了。

  在說出那個名字后,他一直含著笑容,含蓄的,又有幾分苦澀的笑容,他怔怔地望著杯中的酒水,忽然摸了摸額頭的白發,竟然哈哈狂笑:“自古紅顏悲白發,我竟然……呵呵……”

  他笑著,笑著,忽然就走開了。

  在某一處山谷,水柔悄悄的走進,看著那個背靠著樹干不斷流淚的男人,不禁莫名的心里一緊。

  她輕輕前,“林依然,你騙了我,你說過你會回來的。”

  隱劍回過頭,道:“那是我對不起了。”

  水柔忽然就抱住了他,“你感受我懷中的溫暖,難道會比她少么?”她仰著臉,臉掛滿了淚珠!

  隱劍終于沒有推開她,其實,推不推開,對于他而言,都無所謂了。

  隱劍搖了搖頭,“我只能說,對不起,蒙蒙。”

  蒙蒙流著眼淚,“為什么,我要一個理由!”

  隱劍嘆了口氣,“有些事,原本就是說不清理由。”

  蒙蒙道:“臺灣作家素黑有一句話:沒有命定的不幸,只有死不放手的執著。你能懂么?”

  隱劍沒有說話,良久,他忽然低喃道:“難道,我真的不幸么?”

  他似乎自嘲的搖了搖頭,“不,在我眼中的美好,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的。”

  他想起了姬子洛,不禁又道:“我死后,不需要立碑的,因為在這個世界,我只需要讓一個人記住我的名字,那也就足夠了……”他微微用力,推開了水柔,而后,就那樣背對著著夕陽,緩緩地邁回了步子,終于,在水柔迷蒙的雙眼中,那身影和夕陽,似乎交融到了一起。

  中途,墨飄零坐在路,似乎是等他很久了,這些朋都很好,他們沒有過去打擾哭泣的隱劍,是否在給他留下一個男人應有的尊嚴呢!

  “就在不久前,你跟我說過,有些東西,終究是不屬于你的。”

  隱劍的身子停也沒停,“所以我沒有強求,而只是祝福,我所痛苦和快樂的,只是曾經的回憶而已。”

  遙遠,悠長……

  路啊,在何方,隱劍已經多少天沒有進食了,饑餓度早已到了警戒線以下,可他始終只喝酒,那種眩暈的,空虛的感覺籠罩住他,卻每每讓他在虛幻和現實中,體驗著不一樣的人生。

  他步行依然虛浮,一步步,一步步,仿佛正在走著那看不到一絲光明冗長而繁復的人生之路,荊棘遍生,縱然刮破了皮膚,縱然受到了難以言明的傷痛,可人,還必須走下去,除非,他有了逝去的理由。

  風起,云淡。

  淡淡的云下面,‘忘情小筑’旁,披著頭發的一個老者就等在那里。

  手,是一把長劍。

  閃爍著黑色的光澤,一把黑色的,猙獰的鬼頭,這劍,隱劍再熟悉不過了。

  而此刻,握著他的人,緊緊盯著正緩緩走來的那個白色頭發的年輕人。

  隱劍頭都沒有抬起,手中便也多了一把劍。

  時間似乎靜止了,靜止在那兩個人之間。

  獨孤求敗,來了!

  他借來了地獄的修羅,等待著面前那個或許可以讓他一償夙愿的年輕人。

  這一場比斗不需要理由,甚至都不需要言語,他是必然會發生的,可你卻永遠也找不出來原因。

  那是劍客的心悸,高于一切。

  一剎那的恍惚,一剎那的滿足,又或者是一剎那的感悟,便已經足夠。

  于是,劍就這樣出了!

  快,慢。

  誰也不能分清,那到底是怎樣的一劍!

  獨孤求敗手中的黑色修羅,沒有冥域的重重鬼影,只是一把單純的甚至一絲劍氣都沒有的黑色寶劍,它真真切切的呈現在眾人的眼前,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讀懂它的軌跡,因為它只屬于獨孤求敗。

  那一刻,圍觀的隱劍所有朋都屏住了呼吸,他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因為沒有人跟他們說。

  那一剎那的永恒仿佛黑色的凝固了萬年的石雕。

  幽深而沉寂。

  那里沒有花,沒有花兒的地方,不會有詩,沒有詩的地方,不會有劍——隱劍的劍。

  他是一個浪漫的劍客,他是一個灑脫的詩人。

  于是花就開了,遍天的花,藍色,紅色,無邊的,仿佛跳舞一般的花朵,就是一個個穿梭在天地間的精靈,用他們的身體,演繹著這個世界最美麗,也最哀慟的詩篇。

  遺忘?銘記?

  沒有人能懂!

  漫天的花朵紛飛,獨孤求敗揮劍向前,蒼老的臉看不到一絲表情,或者說,他本來就沒有表情,從他求敗的那一刻起,已經就是這樣了。

  在一次次希望中失望,而在一次次失望中凝練的劍法,或許才可以被稱為——求敗!

  求敗的劍,無芒!卻比任何劍法還要詭異,還要攝人心魄。

  孤獨的一劍,洞穿一切虛幻,而那花朵,卻似乎總是虛幻的,因為他的劍,穿過了無數的花瓣。

  當那花瓣飄落到他的身時,他終于笑了,他的劍也停了。

  周圍的呼吸聲,愈發倉促!

  求敗!還是勝了?

  幾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場內的情形,詭異,而莫名!

  那黑色的劍尖,正觸在隱劍的衣衫,天空的花雨,無窮無盡。

  又一剎那的恍惚,疑問又悄悄誕生,到底,是誰贏了?

  悠然,“美麗的劍,連我,也看不透,本來是實,卻披著虛幻的外表,此種劍法,堪稱無敵。”獨孤求敗臉帶著笑容,忽然放聲狂笑:“我獨孤求敗終年,終于領略到失敗的滋味,小子,謝謝你!”

  紅色的花瓣覆蓋,就似乎,獨孤求敗被那無數的花朵埋葬,他的腳,他的腰,他的身軀,最終是他那含著欣慰笑容的蒼老的臉。

  無數的花朵回旋飛揚。

  隱劍咳嗽了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

  他的身體淡淡轉入了‘忘情小筑’,門,緩緩地關了!

  只留下一群震驚中的人。

  劍無影茫然地看著空空的場中間,卻原來,那個老人,是獨孤求敗。

  良久,良久!

  終于,遍天的花瓣消逝了,他們睜眼望去,原本獨孤求敗站立的地方,孤零零的,只剩下兩柄劍,一柄是黑色的修羅劍,還有一柄,卻是血紅的,就仿佛是那花瓣,又似乎是獨孤求敗自己血染的一把劍。

  劍無影緩緩地拾起了兩把劍,眼睛怔怔地看著那把紅劍良久,苦笑道:“木劍!”

  沒錯,是一把木劍,但卻是凝集了獨孤求敗一身劍悟的木劍!

  劍無影悄悄的收起,對著那扇緊閉的大門,喟然長嘆。

  “忘情小筑”四個字的大扁,在夕陽的余暉下,發出灼灼的金光……

  幾個人是帶著希望來的,可那希望接觸到隱劍雪白的頭發后,竟然毫無理由的,全部都化作了失望,其實有的時候,懂一個人,并不一定能夠給他下評論,真正了解別人的性格,是用嘴巴說不出來的,你懂了,就是懂了,不懂,卻永遠都無法了解。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