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五十三章 往事如風?

第五十三章 往事如風?


  這想必就是華山兩宗之一的‘氣宗’功法了。

  隱劍拜師華山,只學了一套基本劍法,其內容平平,但他劍法學自西門吹雪,所以華山的劍法用的極少,此刻看到這本,隨便翻了翻,不禁好奇的‘疑’了一聲。

  那一本,是隱劍從未所見,它將武學中的內力闡述的淋漓盡致,與‘天龍訣’中御氣的法門極為相似。

  隱劍不禁欽佩道:“開創如此武學的人,確是一位了不得的奇才!”

  岳不群道:“可惜他當初內力還是太弱,終不能照著所載,練成霸絕天下的氣宗劍絕學。”

  隱劍點頭道:“如此用劍法門,的確前無古人!”

  他照著所說,將心神容入腦海,只覺周圍一切盡而消失,而后,他腦中試探著周圍的冰冷氣息,忽然一揚手,手指竟然帶有一尺來長的火紅青紫交雜的劍芒。

  而他的手邊,正凌空懸浮著數十把劍。

  其中,有自己懷里的,也有岳不群腰間的。

  岳不群張大了嘴,忽然驚呼道:“劍兒,果然好武功。”

  隱劍見他驚喜的模樣,不禁心中一笑,這氣宗的法門,說明白了,倒是和‘太陽神抓’有些相似,武學之道,殊途同歸,隱劍此刻,不免有此感慨。

  他將那本還給岳不群,笑道:“如此法門,雖是劍法使用的至高境界,但我私下覺得,其實與‘劍宗’練至最后,并無明顯的高下之分。”

  岳不群點頭道:“天下武功,本是殊途同歸。”

  隱劍苦笑,不免想了起獨孤求敗,以及西門吹雪,似乎他們的劍,那才叫真正的劍!

  隱劍告別岳不群時,華山的天空已經陰云密布,他一步步地走著,無神的腳步最終將他帶到了一處莊園。

  莊園的屋瓦頂,血紅色的披風被風吹起,隱劍抬首望去,不免覺得,就像是哪吒手里的混天綾。

  他身子一輕,便坐到了步驚云的旁邊,步驚云沒有理他,只是口中吹著竹葉,隱劍聽著聽著,竟然跟著節拍,緩緩吟唱道:

  “天仙去宮闕,玉桌殘酒冷炙,留有一場,空悲切。

  樹下嫦娥獨嘆,往昔如風,浸濕月

  杳杳仙子,無蹤無影,怎奈何往昔,原來是,一歡春夢,一回幽怨!

  把酒對青天,盈盈流觴,似水華年。

  有道是人生一醉,情愛不過,一場游戲人間!”

  隱劍吟罷,哈哈狂笑,從懷中找出一壇酒水,竟然對著月光,灌飲起來。

  那透明晶瑩的酒水淋下,原來是可以遮擋他,自己流下的淚水的。

  步驚云放下了手中的葉子,忽然道:“你有傷心事!”

  隱劍不語,他瀟灑地將那一壇酒水喝光,來時迷惘,去時卻堅定的很,只聽他對月狂笑道:“人生如醉,大夢若醒,幾時逍遙如風,便如我,飲酒癡狂,本來是!醉心浪蕩!”

  步驚云鼻中的酒味還未淡去,他看了看身邊不遠處那一壇空酒,手中的葉子又自放在嘴角,悠揚的聲音起了,那聲音低沉,但卻似乎將這漆黑的夜也穿透,此刻的步驚云,一頭卷發被風吹起,漫天飄舞的紅色披風,卻似乎他此刻坐的,便是最高的那一坐山峰一般。

  醉了,醉了。

  醉了的隱劍格外的放蕩,尤其是,他自己所釀造的酒水,那一壇壇搜羅了無數的材料,釀制而成,又發酵了6年的酒水。

  今夜,他取了名字,便叫做“往事如風”!

  隱劍的骨子里還是浪漫的,有些李白的癡狂,有些莊子的放蕩,他似乎狼一樣喜歡自由自在地在草原奔馳,又愛著雪原萬里高空和風相伴一生的雄鷹。

  然而他卻是受不了寂寞的,可他卻總是追尋著寂寞,他喜歡一個人獨享他的寂寞,因為他沒有喜歡的人陪他一起……

  往事如風,浸濕月!也浸濕了那一顆心。

  多情總為無情苦,何苦來由?

  隱劍的酒水一缸缸,一缸缸,他終于醉了!

  斷腸一醉,心碎一醉。

  他終于將一切都淡忘,前塵往事,過眼云煙,往事,果然如風。

  愛或者不愛,一切都已經不再那么重要,不再那么煩心,只是一顆心,已經碎了!

  碎了的東西,是無法再補好的,因為有了裂痕。

  那如風的往事吹過,吹過這個醉了的人,吹不醒他的那一顆心,也再也無法,有那種溫暖的感覺。

  那一醉天昏地暗,他不曉得有日頭升起,有月亮彷徨,他就那樣跌跌撞撞地回到了新手村自己的家,哦,他自己的家,門口掛了一塊扁,扁“忘情小筑”。

  房屋擴大了不少,隱劍布置下了不少機關,便如桃花島的五行陣,這機關得自姬子洛,他閑暇之時苦練,如今倒也有了用處。

  太忘情,咦唏呼!誠真靈玉簫也!

  隱劍放醉東風,那花瓣舞下,飄飄灑灑,帶來的流觴曲水,終究還是流進了那一顆莫名的心,終究還是帶走了這一副無心的軀殼,飄飄搖搖,在看不到前方的黑暗中,漸漸的遠去了。

  時間如風,似水如綿,當你還感嘆它的柔弱時,它早已包容了你的一切,前塵往事,痛苦或者快樂,悲傷或者孤獨,都被它靜靜地吸收……

  時間是沒有界限的,這無限的苦楚就像花兒總會凋零一般,一樣的說不清其中的滋味。輪回的因果掌控在人自己的手,可人的手卻總是被天操控……

  難懂……難懂……

  總之,一醉解千愁!

  好,那就喝酒。

  隱劍哈哈狂笑,紅色的花朵曼舞間,他自己做了那一個跳舞的人,火紅的花朵飛起,飛起,飛起……

  迷幻中,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一個迷人的,嬌羞的人影,無蹤,無影,捉摸不定。

  隱劍駐足,仔細揉了揉肉眼睛,仍舊是一片清新。

  他哈哈狂笑!夢耶?醒耶?

  哪里那么重要。

  揮手中,無數嫣紅的花朵,藍色的,紅色的,你看不清的花朵,猶如下雨一般,從半空中漫漫灑下。

  隱劍在悲傷的關頭,那藍色的,紅色的冰花竟而聚集,悠悠的,就像是一條美麗的河流!

  紅華醉舞,天人間!

  沒有人知道,在這一刻,隱劍的氣劍,已經到達了一種無法想象的高度!

  他終于成為了步驚云,成為了西門吹雪……

  村口,古井不波的臉終于有了一絲悍然,村長搖首觀望,只見‘忘情小筑’中,無數粉紅色,深藍色花瓣一般的藍點仿佛雨點一樣聚集,不禁駭然失色。

  那每一點,竟然都是一把凌厲的劍,這樣的劍,有誰又能擋的開!

  那劍光捉摸不定,似乎尋找,似乎沉醉,但卻無比的哀傷,來自心靈的,無以為繼的哀傷,你甚至都不知道,這樣哀傷的人,怎能再活在世!

  那一聲沖天的狂吼自‘忘情小筑’傳來,說不清是笑,又或者是哭,沒人懂,沒有人懂,就像他偶爾吟出的詩句,也是那樣的彷徨和無奈,一般的沒有人懂!

  水柔就坐在‘忘情小筑’旁,她一直坐在那里,坐在那里不斷地呼喊著隱劍的名字。

  因為她知道,等待有的時候,真的會失去很多東西。

  可是她卻不知道,緣分,就像機緣一般,有些人,終究永遠也是得不到的。

  在隱劍醉酒狂舞的半個月后,‘忘情小筑’的門口聚集了他幾乎所有的朋。

  在門打開的剎那,紅色的滿園的花瓣看不到盡頭,沒有人能夠走過這迷宮一樣的花墻,他們試了無數次,可是墨飄零終于請來了快活王,快活王又終于說動了無懈可擊的親妹妹。桃花島的唯一傳人!

  所以當他們進入時,那時的隱劍已經沒有人能夠認識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