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五十二章 逃避

第五十二章 逃避


  “我想出去散散心。”林依然舉杯,喝了一口酒。

  “我陪你。”蒙蒙立刻回答。

  “給我一點時間,讓我一個人呆一呆,好么?”林依然淡淡道。

  蒙蒙想了想,而后道:“那你得答應我,你不能一去不回!”

  林依然一笑,“一言為定!”

  那一刻,蒙蒙笑的很開心,讓林依然覺得,似乎這樣騙她,很是不該一樣。

  那一天,林依然仿佛倉皇出逃一般,他帶的衣服不多,只有隨身買的,蒙蒙送了他許多衣服,然而都被他放在了小屋子里。

  他的身邊,只有一個江湖的頭盔,和一臺筆記本電腦。

  這一次的送別,是蒙蒙,她站在登機口,遙遙對著林依然喊道:“林依然,我喜歡你,哪怕一輩子,我也愿意等下去,你就是想逃也逃不了……”

  那一刻,無數的閃光燈啪啪閃爍個不停……

  林依然苦苦一笑,忽然又覺得無比的輕松,他多想逃離這個城市,他發誓再也不涉足這個城市了,所以他只是回頭對著蒙蒙笑了笑。

  蒙蒙忽然覺得,那個笑容,似乎很……遙遠。

  她用力伸了伸手,“林依然,我不騙你,就算你跑了,我也會把你抓回來……”

  當飛機的轟鳴聲響起,蒙蒙終于流下了眼淚。

  一種若有若無的無力感包裹著她,“林依然,我要讓你知道,這個世界,不止有那一個女人,才值得你去愛的……”她喃喃道。

  恍惚中,一身淡雅著裝的周云雨走了出來。

  她從后面緊緊抱住蒙蒙,緊緊的。

  “蒙蒙,你要愛他,很愛很愛才行,把我的那一份,一并帶給他……”她哭了,終于在她妹妹面前,哭了!

  像無數個受了情傷的男男女女一樣,林依然最終選擇了逃避,他逃的很遠,這一架飛機,直抵青藏高原!

  告別了中土的繁華,告別了‘LV’‘Dir’這些俗世的喧嘩,他終于還是遠走了。

  走的時候,蒙蒙在他的皮箱里,塞滿了人民幣!

  當隱劍緩緩出現的時候,周圍的花兒依舊火紅。

  他戀戀地撫摸過這無數飄飛著的艷紅的花瓣,那花兒如火,正灼灼地燃燒著屬于它們的最美麗也最迷幻的青春。

  搖曳的是永捉摸不定的情感!若花兒也有感情,那么世間最美麗的詩篇,便再不是人類的專利了。

  百花紛飛中,那一個人影悄然線了。

  隱劍看見了她,她也看見了隱劍。

  只是彼此間無數次默契的笑容,卻再也沒有了。

  “我等了你很久!”她淡淡地說。

  隱劍沒有轉過頭,他怕萬一他轉過頭去,便會忍不住。

  “這段感情,你似乎很在意。”云雨嘻嘻笑著,“隱劍,其實,你是一個好男人!”她淡淡解說,“你一定想問我,為什么,是嗎?”

  “其實很多時候,解釋都是毫無必要的,就像愛一個人一樣,可你要知道,一旦愛情消失了,感覺沒有了,還能繼續愛著么?我當初的感覺,再也找不到了,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選擇,你懂么?”

  隱劍點了點頭,“你本來就不需要跟我解釋什么的,你知道的,我一向很注重別人自己的自由,那是他生下來帝就賦予他的權利,誰都沒有權利剝奪。”

  云雨淡淡一笑,“我本以為,經歷了半年的商場,你會更加堅強,卻沒想到,你最終還是選擇了逃避,我都有一點負罪感呢!”

  隱劍沒有說話,淡淡的短促的沉默過后,云雨忽然道:“隱劍,你還愛著我么?”

  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愛,一直愛著……”飄云雨似乎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回答,她只是楞了幾秒鐘,忽然又笑道:“那如果我愿意回到你的身邊,你還愿意接受我么?其實你和季凌云相比,雖沒有他那樣的家世,可潛力卻不可估量。”

  隱劍苦澀一笑:“曾經有人跟我說過,‘你不會變,我也不會變,所以一切也就都不會改變,因此就不會有失去。’而如今,所有的一切確實都改變了,我也真真切切地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

  云雨淡淡道:“你不知道,戀愛中的人,十句話有九句是不經過大腦的么?這個世界,你那歇斯底里的感情可能確實存在,可是我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沉溺其中,雖然我曾強迫過自己。”

  “你是來諷刺我的么?或者是過來給我課?”隱劍的言語中,說不出的譏綃。

  飄云雨淡淡嘆了口氣,“我說過,我們還是朋,你那樣,根本沒有必要。”

  隱劍將手一揮,“我不想看見你,你走!”

  飄云雨默然,她似乎留戀,轉了一個身子,看著這生活了六年的小屋,而后,再沒有說一句話,就這么瀟灑地走了出去。

  佇立的隱劍,終于轉過了頭,臉的淚痕尤新……向著那美麗的倩影消失的地方。

  你既然走了,就不該來,既然來了,為何又要走!

  那一日,隱劍來到了自己的師門——華山。

  華山的宮殿,已是更加富麗堂皇。

  隱劍之所以會來,只是因為,他想好好拜訪一下游戲中的那些認識的人,他是準備走了。

  而第一站,他就選在了華山。

  當岳不群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眼眸深處閃現一絲歡喜。

  “徒兒,你來了。”他淡笑著。

  隱劍行了一禮,“師傅!”

  岳不群下打量著隱劍,嘖嘖稱贊道:“徒兒這一身武功,當真已入化境,為師十分的佩服。”

  他忽然道:“如今你來,可是要學更高深的武功么?”

  隱劍搖了搖頭,“我只是想來看看師傅而已!”

  岳不群哈哈大笑,“華山勢危,武林中豪杰并起,卻難得你有這份心。”

  他拉著隱劍的手來到了后山,隱劍抬首看去,卻正是‘思過崖’。

  他忽然道:“劍兒,你拜我為師,我卻始終沒有教你什么有用的東西,只一本辟邪劍法,對你卻無大用,如今以你的武功,更是不需要為師點播了。”

  隱劍不知其意,岳不群又道:“想我華山,開派數百年,無數先人前輩,其中盡多驚才艷艷之輩,雖比不少林,武當的源遠流長,卻也自立一番名頭,自成一派劍法,江湖中人,誰人不知我華山劍法?誰人又不知獨孤九劍?怎奈何為師不才,以致華山淪落,劍法失傳,每想至此,總決愧對先祖,慚見列宗。”

  隱劍淡淡道:“蝸角虛名,蠅頭微利,也不必太過介意心。”

  岳不群長嘆一聲,指著洞穴道:“風清揚師叔就在洞中,我雖欲認錯,奈何數十年來,風師叔總是不見,只有一次,師叔留字道‘華山掌門,不思如何光大華山,卻總沉溺舊事,又怎稱得豪杰?’”

  隱劍道:“由此可見,風太師叔還是原諒了師傅你的,他要你立心廣大華山,卻是激勵師傅拋卻以前,重新開始了。”

  岳不群點頭道,“是以我每想起風師叔過往不記的恩德,終覺慚愧無地,我欲光大華山門楣,奈何資質所限,實不能如愿,因此,我想將華山掌門一位傳與你來,這一重任便交到你的身,以你如今的武功,足以勝任無疑。”

  隱劍慌忙搖頭道:“徒弟日前在京城曾自立一幫,名喚天下會,怎奈何確實沒有管理之才,因此讓位于人,師傅如此信任于我,但我自己的斤兩自己清楚,這華山派的重任,是萬萬不能夠勝任的。”

  岳不群再次長嘆了一聲,道:“我本欲在這思過崖,思過今生,鉆研武藝,贖我以前的罪孽,偏你不愿意……哎,這可如何是好。”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