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五十一章 走肉,行尸

第五十一章 走肉,行尸


  最后的一人猶自不足,一腳踢在林依然的身,怒罵道:“就帶這么點東西,我靠!”

  林依然卻仿佛任何事情也感覺不到般,反而笑呵呵地對他笑了笑,一揚手,又是一口酒。

  那一個人一把搶過了酒瓶,道:“再喝就死了,給爺爺們留著。”說罷一腳踢在了他的背。

  依然茫茫然,只知道自己的生命給人搶了過去,他掙扎著想要爬起,卻又自癱軟在了地,口中只喃喃道:“給我……我的酒……我的酒……”

  那幾人張狂的笑著,只留下林依然一個人,苦苦叫著,“還我的酒……還我的酒……”

  ‘嘩啦,嘩啦’。

  不知何時,雨滴淅淅瀝瀝地下來了。

  那冰涼的東西濺在林依然的臉,光著的胸膛,他的頭發濕潤地貼在了臉,眼睛卻盡力地想要睜開。

  酒呢?他需要酒。

  那一衫淡紅色的身影忽然就沖了過來,她是直接撲倒在地,她就那樣抱著他,讓那瓢潑似的雨水淋在兩個人的身,她想用她孱弱的身體為他擋這雨滴。

  “林依然,我們回家,我們回家!”她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憐惜地,傷痛的,就那樣地流下。

  她緊緊將他擁在懷中,發誓,再不讓他,離開了自己。

  林依然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一把推開了她,他厭惡女人,厭惡將自己抱在懷中的女人,這厭惡卻似乎來自他的本能,只是口中叫著,“我要酒,我要酒……”

  雨水下,兩個人,同時流著淚……

  當林依然轉醒的時候,卻看到,自己身在醫院中,床邊,躺著一個女孩子。

  朦朧中有些記憶,他掙扎著站起身,驚醒了還在熟睡的人,當那一張臉抬起的時候,林依然心中某些光點轟然破滅。

  “你昨晚喝了太多的酒。”蒙蒙輕輕地說。

  林依然淡淡道:“謝謝你。”

  他甚至都懶得再問一句,你怎么來了,又或者,昨天那個人,是你么?他沒有心思,也不想問。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掙扎著站起身子,頭還有些痛,他不顧一切地站了起來,娘嗆地走了出去。

  他不愿意住在醫院里,他不愿意見到任何人,他只想自己一個人靜靜的,靜靜地呆在那里,沒有人可以找到他的那里。

  蒙蒙一把扶過了他,卻不料被他使勁掙脫,蒙蒙似乎不服氣,狠狠地,用那嬌柔的身子撫著他,林依然肩膀使勁,只覺一陣氣虛,竟然再次娘嗆了幾步,手的力道卻被蒙蒙死死壓制住。

  “為什么這么倔強!”蒙蒙有些發怒。

  “要你管!”林依然狠狠一甩手,將她掙脫,他冷冷地,娘嗆著走出病房,蒙蒙看著他的眼睛,那眼神,竟然絲毫沒有停留在她的身。就似乎她,像是一個陌生人。

  終于在出口的路,這個男人又軟倒了。

  昏迷了。

  一聲驚呼,已經帶著淚痕的蒙蒙又撲了過去,“醫生,醫生……”

  當林依然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離開了醫院,這個地方,他是熟悉的,就像他熟悉雨落忘川一樣。

  畢竟在這里生活了三年,這里,讓他此刻的心多少有了些安全的感覺。

  他裹起了被子,縮在墻角,那昏暗的小屋,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就像他此刻的心。

  門緩緩被打開,蒙蒙端了一碗粥,看到縮在那里的男人,那個像是躲在殼里的男人,她輕輕道:“吃點東西,你肯定餓了。”她生怕聲音大一點,會嚇壞了他。

  林依然似乎沒有聽到般,又似乎是故意沒有回答,他就是躺在那里,動也不動。

  蒙蒙將那只碗擺好,淡淡道:“你酒精中毒,又淋了一夜的雨,感冒剛剛好,即使發生了再多的事情,也應該關心關心自己的身體。”

  她似乎早已料到他不會回答,靜靜地坐在那里,就這樣靜靜地,在昏暗的屋子里,看著他那一張深陷黑暗中的臉。

  無神的眼睛,似乎被黑暗吞噬的五官,像極了一只受傷的孤狼。

  她終于忍不住,緩緩伸出了手,緩緩地摸過他的面龐,想撫走那臉的哀傷。“林叔。”她輕輕地喊,“很早以前,我就喜歡你了。”

  她終于說出口。

  林依然緩緩轉過頭,那空洞的眼神,似乎是在看一片空氣一般,他就用那樣的眼神看著蒙蒙,“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聲音很冷,如同一團寒冰。”

  蒙蒙竭力地搖頭,“如果我知道,我不會給她這個機會,讓你和她在一起,我以為,她是愛你的……”

  林依然又自轉過頭去,一把揮開了她的手,仍舊是那樣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黑暗,似乎要尋找出什么來。

  他也不知道那樣呆了多久,他的思想似乎已經停滯,又似乎像是草原奔騰的千軍萬馬,在那短暫卻又冗長的沉默中,無數念頭蜂擁而至,想著怎樣的報復,想著怎樣的傷痛,想著怎樣的欺騙,想著怎樣的毀滅,但每當最后,他都會想到那一張臉,那一張他永遠不會忘記的臉,于是一切,都自然地恬淡下來。

  那我就祝福你們,他想!

  他緩緩起身,對著蒙蒙道:“謝謝你!”

  蒙蒙身體一震,“這些,是我自己喜歡做的,你不需要謝。”她忽然勇敢地抬起頭,“為你做任何事,你都不需要謝的。”

  林依然沒有回答,只是輕輕地打開了門。

  一切,總是要面對的,縱然……他不想。

  就像,太陽總是帶來光明,可人之一生,黑夜也占了一半的分量……

  林依然瘦了,比那時在‘lte’工作瘦的還要快,還要多。

  他似乎回到了以前的那個人,滿頭亂發,長長的絡腮胡子,一身不修邊幅的衣服,他抱著一把吉他,每天緩緩步行,到中央廣場唱歌,他唱的歌,難聽極了,所以沒有人愿意給錢。

  他不愿意吃東西,每天的伙食,只是一塊面包,一塊廉價的一塊錢的面包,外加幾瓶礦泉水而已。

  蒙蒙就跟在他的身邊,她既然勸不動他,那她就陪著他。

  她再不是歌星,當著林依然的面,她辭了工作,林依然唱歌,她為他收拾吉他,林依然吃面包,她陪著他一起吃,所以她也瘦了,只是,她遠沒有林依然瘦的快,瘦的恐怖。

  在外人眼里,就似乎這個小姑娘,是這一位大叔的女兒一般。

  林依然的消息遍布了所有雜志的頭條,從他在那一場宴會中的詭異而突兀的表現,一直到如今的‘lte’換了主人。

  林依然出現的燦若流星,消逝的卻也像一顆流星,在華麗的閃爍之后,夜空中再也尋不到這樣的一個人了。無數人,只能在那一本本雜志,再次祭奠這個美麗到妖異的魅惑男子了。

  林依然不想去管蒙蒙,不想去管任何一個女人,他想離所有的女人遠遠的,離的越遠越好,可是蒙蒙總是倔強地跟著他,跟他說她愛他。

  其實現在的林依然,已經沒有愛了!他不知道什么是愛,真的不知道。他根本不能理解,蒙蒙口口聲聲說著的‘愛’的含義,所以他沒有拒絕,因為——他不懂。

  他也是這樣說的,可蒙蒙執著而堅定,她相信,她一定能夠喚醒這個男人的愛。

  于是林依然也不勸她了。

  他是實在沒有心情,蒙蒙不打擾他,這就夠了,至少他不會太過孤單。

  在這樣的日子里,李諾力來過,姚若寒來過,黃石也出現過,但面對著什么都不愿意說的林依然,幾人最后只有無奈地嘆息。

  風……吹起!

  “我眼睛里的黑夜,

  沉淀夢境的詩篇

  那種悠游你看不見。

  草原的牧馬人游吟著,

  王子和公主的故事早已完結,

  夕陽的水暖云淡,

  在我駐足觀望的剎那。

  衰草便即成了永恒——連天。

  腳下的土壤,

  秋雨沖刷成為泥漿。

  這泥漿將我勞勞陷住,

  把一切回憶和夢境都埋葬。

  忘的了的是曾經,

  忘不了的是回憶。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