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五十章 驚喜!

  難道,這就是云雨要給我的驚喜么?林依然呆呆地站在那里,就在此時,大廳內忽然涌起了一陣驚嘆聲,大家的目光全部朝著大廳正中的樓梯看去。

  那里,一個渾身潔白,穿著露背晚禮服的女子盤著發髻,臉畫著精致的妝容,在自己的妹妹瑤雨的簇擁下,緩緩來到了全場。

  巨大的生日蛋糕被侍者緩緩推了來,李諾力和姚若寒站在林依然的旁邊,推了推他的肩膀,“依然,果然好福氣哦。”

  林依然淡淡一笑。

  今天的云雨格外的漂亮,她眉目如水,緩緩走到正中,跟自己的父親親密地擁抱了一下。他的父親道:“感謝諸位參加小女的生日,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無數人的目光向著那美麗的姑娘看去,依然臉帶著笑容,只見云雨正低著頭,也看不清臉是什么神情。

  周空淳咳嗽了一聲,笑容可掬地道:“云雨今年25歲,今天不但是她的25歲生日,也是她訂婚的日子。”

  林依然已經迫不及待了。

  無數人都在猜測,那個男人會是誰,因為周空淳的女兒中,以周云雨最大卻也最神秘。只聽周空淳緩緩道:“讓我們有請……”

  林依然已經匆匆踏了幾步。

  “季凌云少爺!”

  林依然剎那間的感覺很難用語言表述,他只覺得忽然間好像跌進了一個幽深的谷底,不,即使是那種在半空中永遠掙扎的無依無靠也無法闡釋他現在,此刻,那種復雜到了極點的心情。

  那冷冷地,冰冰的,仿佛一腳踏在空處,又仿佛正在不斷下落的感覺。

  一旁的李諾力趕忙伸手扶住了他,竟然發現這個人渾身竟然在顫抖,他的臉,還凝結著一絲得意的,幸福的笑容。

  季凌云,他是知道的,相傳在紐約的生意很大,從小季家和周家關系就很好,聽說更是定下過娃娃親,季家的生意也在房地產這一塊,只不過國內的接觸比較少,和周氏結合,的確是最有利于未來發展的形勢。

  人群中緩緩走出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約莫26,7歲左右,臉始終掛著春風一般的笑容,他的頭發向后梳著,露出一張穩重成熟的臉孔,他紳士地一笑,剛剛想挽起周云雨的手,卻見身旁已經多了另一個人——粗暴地擋住了他。

  那個人渾身像是冰窟一樣,滿帶著煞氣,他略微不滿地看了過去,只見那人長長的劉海似乎已經凌亂,但更有一種狂野的美感,黑色的眼睛似乎被一團黑氣所籠罩,那一張猶如雜志一般的臉孔煞白的沒有一絲人氣。

  看到這樣的面孔,繞是久歷商場的季凌云的心里也不禁咯噔了一下。

  所有的人好奇心都被勾了起來,因為所有人都認識這個站在生日蛋糕旁,拉著今天晚主角的那個年輕人,所有人也都意識到了現在情勢的微妙。

  蠟燭還在啵啵的燃燒,林依然聽不見,也看不清,他咬著牙,冷冷的盯著季凌云,冷冷地,緩緩地道,“她早就是我的女人了。”他從不怕驚天動地,尤其是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喜歡的,一定要努力抓勞。

  一旁想來勸阻的周空淳略微苦澀地笑了笑,后退了兩步,他說的那個女兒,可是那個明星‘蒙蒙’啊!可是如今的兩個年輕人,他可是誰都不想得罪,從林依然最近半年崛起的所作所為,他徹底地相信了大頭佛王哲民跟他說過的話,這個男人,在做生意時,簡直沒有一絲感情,對于對手的打壓,更是殘酷到了一定的程度。

  賓客們忽然嘩然起來,一向沒有緋聞的林依然,‘lte’董事長,在地產大亨周空淳愛女25歲的生日宴會,跟季家少子搶起了女人,這一切橋段,簡直就像是在拍戲。

  季凌云聳了聳肩,無奈地笑了笑,似乎并不為意。

  依然冷冷地伸出了手,想要拉過云雨的小手,她現在一定害怕極了,他想,他應該保護她,帶她離開這里。

  想到這里,他不免露出了一絲笑容,而這笑容,在這一刻忽然定格了。

  因為飄云雨‘啪’地一聲,竟然用自己的小手,打掉了林依然伸過來的那只手。

  林依然詫異地抬起頭,卻忽然看見了那張抬起來的臉。

  沒有驚異,沒有苦澀,沒有慌亂,更加沒有歡喜,有的只是……笑容。

  “林依然,游戲——結束了!”她淡笑著說。

  林依然的手無助地懸在半空中,這一握,千萬次都沒有失誤,只是如今,遭到了拒絕,那軌跡太過頻繁,所以云雨輕而易舉地就拍到了他的手背,千萬次都沒有失誤過的一握,今夜終結。

  還沒有從這種驚愣中回過神來,林依然便聽到了那一句話,看到了那一張小臉。

  “游戲?”

  他不敢想象,他以為,云雨是被強迫的,可是方才,云雨的那一巴掌,發自肺腑,發自內心,就像她臉的笑容一樣。

  “難道你以為,我會嫁給一個,我拿來做游戲的人?”周云雨睜大了眼睛,似乎是極力地忍住了笑。

  林依然的靈魂站在高高的雪峰,冷不禁的全身冰冷。

  “林依然,你只不過是我挑戰自己的游戲而已,很抱歉,我贏了,也享受過你的愛了,我希望你可以忘記我,我們以后,還會是好朋。”周云雨淡淡地說,“現在,請你自重。”

  林依然低著頭,雜亂而厚重的劉海遮住了眼睛,周云雨感覺,此刻的林依然,就像一頭瀕臨絕境的狼,不知何時會暴起傷人。

  相處了那么久,就連最了解他的云雨,此刻的內心也是一片忐忑。

  良久,林依然抬起了頭。

  “如果,你真覺得幸福的話。”他緩緩拿過一只高腳杯,杯子里面已經倒好了好酒,“我祝福你。”

  他一飲而盡。

  紅色的酒水順著他的嘴唇留下,在白皙的下巴,像及了一灘紅色的血液,鮮紅,鮮紅。

  林依然白色的襯衫袖子抹了一把嘴角,飄云雨矜持地帶著笑容,“謝謝你的祝福,跟我料想的有些不同呢!”

  她淡淡道:“我以為,你會歇斯底里,或者會說‘我林依然喜歡一個女人,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她喜歡我,只要我喜歡她就夠了。’現在這樣,可真的很沒意思,也讓我很沒有成就感。”她的臉,忽然涌現出了,只有跟林依然調皮時才有的狡黠笑容。

  林依然嘴唇緊抿著,道:“我不是步驚云,更不喜歡玩弄感情,不管你怎么想,之前種種,就讓它隨風淡去……”

  杯子被放在桌,那晶瑩的高腳杯中,一顆銀白色的戒指閃閃發光,面的鉆石流轉過一滴剩下的紅酒,透出一抹心醉的而馳目的顏色。

  望著那個遠去的背影,周云雨輕輕地拿出那顆銀白色的戒指……

  林依然覺得,必須趁著自己還有理智的時候,離開這個宴會,必須趁著腦中一絲清明還在的時候,把剩下的一些事情辦好。

  李諾力沒有攔住他,因為那個背影,實在太兇悍也太不可以道理計。

  恨嗎?深深的刺痛在心中的那一根針,林依然喝了一口酒,哦,不,那不是恨。

  此刻的他,渾身的靈魂就像脫離了自己一般。

  他不恨,他想,既然被一個女人給耍了。

  可他還是愛著這個女人的,縱然這個女人把他當做一個玩物,把他當做一個挑戰,可他的心里,始終還是有著飄云雨,有著周云雨這個人的。

  愛嗎?那一絲若有若無的大手似乎緊緊抓著他的心。

  他不由得回想,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一段日子,永遠無法忘記的東西似乎已經篆刻在他的骨髓里。怎么可能!

  他曾經想過一千萬種可能,卻從沒有一種,比現在這樣的殘酷,比現在讓他還要難以接受。

  難道我注定,就這樣的一無所有么?

  賊老天!

  他高呼著,酒瓶的光澤照映著月色,狂風肆無忌憚地刮著。

  宴會結束的時候,周云雨了車,送她車的季凌云含笑道:“要我送你回去么?”

  周云雨說了聲‘謝謝’,而后道:“不用,我自己跟他說,有些事,還是明白一些的好。”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