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四十九章 有些事情,無法淡忘

第四十九章 有些事情,無法淡忘


  湘琴咬了咬嘴唇,隱劍瞥了她一眼,快活王對他眨巴眨巴眼睛,隱劍忽然道:“湘琴,我們還是朋。”

  湘琴道:“自然,我們永遠都是朋。”

  隱劍‘哦’了一聲,“那我們以后,再也不是朋了。”他淡淡地說著。

  湘琴一怔,逍遙一郎忽然站出來道:“你裝什么b,都老掉牙的江湖了,現在還當你是誰啊,告訴你,獨孤一刀是我哥……”

  隱劍許久都不用劍了,哦,不,是不用劍殺人。

  只是今天,他忽然就用了,他的懷中,總是放了很多把劍,那劍輕飄飄地穿過逍遙一郎的脖子,輕飄飄地帶起一道白光。

  他看了看一線天,“一線天幫主,你知道方才我為什么不動手么?”

  一線天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隱劍兄未免太過。”

  隱劍淡淡搖了搖頭,笑道:“不,你還是沒有猜到,方才,你們人太多,我怕救不出他們,所以只是順便借了些銀子。”

  一線天怒道:“難不成你想動手不成,我們卻也未必怕了你,我今天已經給夠你面子了。”

  隱劍笑道:“然而你卻得罪了墨飄零,你不是要殺他,你是要捉他,很不巧,這個人是我的朋,難道你真不知道么?”

  湘琴今日似乎是受夠了委屈,“隱劍,你太過分,你仗著武力,便一再相逼,絲毫不念昔日朋之情……”

  隱劍擺了擺手,“以前我們,怕是也算不朋。”

  湘琴被他如此諷刺,漂亮的小臉一陣青白,忽然道:“靠著一個女人活下去,你算什么真正的男人。”

  鸞羽惟恐天下不亂的又即笑道:“怎么樣,小家碧玉的本來面目露出來了。”

  一線天哼了一聲,“莫不是隱劍兄以為,街道這么多人,都是擺設么?或者,隱劍兄真能夠以一己之力,抗衡這么多人。”

  隱劍淡淡笑道:“所以我才說,你們人多,我不敢殺,不過……”

  他忽然對著房頂叫道:“都來了怎么還不下來!”

  一線天那一眾人猛然向屋頂看去,只聽一聲嘆息,悠悠然飄下5個身影。

  為首那人,仍舊是淡淡的黃色儒衫,臉似乎總是帶著沙灘曬太陽時才有的懶懶的笑容,后面那些人就更不用說了,幾乎所有人都認了出來。

  “劍無影,印雪寒,不驚風,緋鞠!”不少人已經情不自禁地呼喊了出來。

  一線天最擔憂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其實,他方才對隱劍低聲下氣,并非只是忌憚隱劍一個人的實力,而是隱劍這個人,他的影響力太大,在這一群朋中間,他是唯一一個紐帶人物,他總是能夠將這些人聚在一起,而這些人,每一個都是傳說中的超級高手。

  “沒想到隱退六年,終于看見你了。”雨落忘川哈哈拍著隱劍的肩膀,“武功不錯,有長進了,竟然知道我們藏在面,不錯不錯,我很欣慰。”

  劍無影和印雪寒對著隱劍擠了擠眼睛,不驚風大咧咧道:“小劍,沒有你的江湖,真的很無聊啊……”

  他方想再說話,只見隱劍白玉一般的右手恍惚間似乎有一朵蘭花般的幻影,不禁立馬止住后面正準備的長篇大論,道:“不過,我仍舊是很興奮。”

  墨飄零看向眾人,心里有些激動,又有些堵塞,雨落忘川道:“飄零啊,這個有事就應該說嘛!雖然我現在已經少履塵世了,不過,總不能被這一群人欺負著哪!”

  劍無影看著一線天,道:“一線天幫主,如今這件事情,你看該怎么辦。”

  印雪寒傍在鸞羽身邊,似乎在說著什么,印雪寒不免向湘琴那里看去,神色——相當的不好。

  不驚風如今已是天下會的全權幫主,在江湖也算的一個大幫,說話自然也就有些分量,“那個,一線天啊,有什么事咱們攤在桌面好好談談嘛!”

  一線天終于迫于壓力,淡淡道:“既然各位出面,那我就說說看。”

  他對身后的人使了個眼色,道:“你們下去。”

  匆匆一時間內,茶樓內只剩下血盟的10來位高手。

  一線天嘆了口氣,道:“快活林最近總在暗殺我幫高手,飄零兄屢次幫忙,在他手下,也損了不少人馬,他仗著一身輕功,我那些屬下的動向,卻都被他報給了快活王,此事拿出來,你們倒可評評理。”

  不驚風老大不客氣地坐在凳子,瞇著眼睛道:“原因!”

  一線天嘆口氣道:“事無不可對人言,也罷,我如今的夫人湘琴姑娘,原本與飄零兄在一起,奈何男女之事,實在不可強求,飄零兄見不慣,所以生下恨意,此事皆由此起。”

  鸞羽冷笑道:“那丫頭劈腿,便不該受些懲罰么?他即不喜歡墨飄零,為何當初和他甜言蜜語,卻和你在床顛鸞倒鳳!”

  “別說了……”墨飄零怒吼一聲,竟然流著眼淚,緩緩化作了一道白光。

  所有人,都怔住了,隱劍傻傻地看著墨飄零下線的地方,地還有兩顆晶瑩的淚水,腦中卻仍不斷響著他的那三個字,三個痛徹心扉的字。

  而此刻,鸞羽美麗的大眼睛也是蓄滿了淚水,喃喃道:“他想必是恨死我了……”印雪寒將她樓主,道:“他還沒經歷過感情,所以一時之間難以自拔,初戀,是一道坎哪!尤其是遇到了那樣的女人。”

  所有人都不說話了。這件事,說起來,確是墨飄零做的不對,劍無影一時無語。

  隱劍轉過了頭,看著一線天,臉再沒有了玩鬧的神色,“一線天,我以為這……只是江湖的仇殺,卻不曾想過,是這樣的矛盾。”

  他揮了揮手,“也罷,也罷,今天這事情就暫且放在一邊。”他神色悠然,“不過,你可以轉告湘琴,如果她不能夠誠心地響墨飄零道歉。”

  他冷冷一笑,看著一線天,“他的這些兄弟卻未必同意!”

  數個時辰,飄零茶樓現在已經關閉了,差樓外聽到一些風聲的人紛紛圍了過來,卻只見到一群店小二高高封起的擋板。

  夜了,夜黑無人。

  茶樓里的夜更加的黑。

  那無盡的黑暗中閃爍出一絲白光,漆黑的夜,白光來的時候,尋到了茶樓的樓梯,就那樣征在哪里,靜靜地蹲坐在樓梯的臺階,兩只眼睛在黑夜卻愈加顯得光明,只是望著眼前黑黝黝的一片,終于不知道目光是落在了哪里。

  就在這份短促的安靜里,忽然,“我們談談。”

  漆黑中,墨飄零的眸子忽然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望去,只見兩只烏黑的眼睛,卻在這黑夜中,散發出明亮的光彩。

  “有些東西,真的無法淡忘。”輕輕的聲音,在黑夜中傳來,低沉而魅惑!

  “小劍!”

  “其實。”隱劍緩緩走了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在你這個年紀,也遇到過同樣的事情。”

  墨飄零怔住,而后忽然想起了隱劍入魔后大頭佛在謠雨閣對他的評價,不禁道:“可我沒你那么灑脫!”

  “灑脫?”隱劍嘴角勾起一抹笑,“你現在是不是很想報復,是不是特別不忿?”

  眼見飄零不語,隱劍輕笑:“其實那時候,我跟你一樣!”

  他喃喃道:“不過只是因為沒有實力罷了,但它至少教我懂得了,如果一個男人,沒有了這個社會中最重要的東西,想抓住你想要的,無疑是很困難的。”

  墨飄零攥緊了拳頭,“你說的對,這個社會,就看你有沒有錢!”

  隱劍緩緩走到他身邊,“其實像這種女人,沒必要花那么多的心思去緬懷,當感情需要祭奠的時候,你可以大方地灑一把紙錢,那時候你就會發現,原來愛情,是真的存在,只是沒有找到你該愛的那個人而已。”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