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四十六章 獨孤者——求敗 下

第四十六章 獨孤者——求敗 下


  念兒激斗之余,已是使出渾身解數,如今東方不敗全力一擊,他實是驚愣及了,但想到隱劍的話,一股煞氣頓生,那劍竟不回防,仍然直直地朝著東方不敗刺去。

  他只覺一股熱浪傳來,沖入自己的鼻子,再睜開眼時,只見隱劍不知什么時候已站在自己身右,一只手橫伸,一根銀針刺在他手臂,竟是刺之不入,那白色的輕紗下面,身體似乎灼燒了起來,隱約只聽一只血紅的鳳凰正在那衣服內長鳴。

  那東方不敗見是刺的隱劍,早已收回了手中之針,小念一看,自己的劍卻刺在了空出,那東方不敗早已移到了自己右邊,手中的針卻絲毫未感覺到有任何招式的變動,心想此人的武功,實在是詭異無比。

  只見隱劍緩緩對他露出一個笑容,“念兒,你做的很好。”

  小念歡喜道:“真的?”

  隱劍點頭,“去你云娘那邊。”

  他對著東方不敗道:“方才多謝手下留情。”

  東方不敗對著那個日本合服消逝的地方望去,喟然一嘆,連道三聲“罷了。”

  隱劍道:“既然無事,我等山野荒僻,便也不再奉茶相留了。”

  東方不敗再看了隱劍一眼,忽然一笑,方才要走,只聽那村長忽然道:“你可叫做東方不敗?”

  東方不敗看了那村長一眼,只見他雖然年老,卻不顯老態,更是精神礪碩,便道:“就是奴家了。”

  村長‘哦’了一聲,忽然道:“你這身功夫,也敢稱作不敗?”

  隱劍與飄云雨愕然了,村長這句話,實在是太不將東方不敗看在眼里了,即使隱劍,也沒有自信能夠勝過這個修習了頂級武功‘葵花寶典’的人,村長哪里來的這么大的自信。

  感覺到事情有變,周圍人紛紛朝村長看來。

  獨孤求敗感到好笑:“你莫要以為,我不與公子動手,便是我怕了他,而是我見他知心,實不忍心與他相博,公子功力雖強,但東方自問全功之下,卻也未必會敗。”

  村長颯然一笑,淡淡道:“即使你方才與念兒比武之時,所用的那些武功,也不過爾爾。”

  東方不敗大怒,自己所練的葵花寶典,已是當世武功之最,自己為了練這神功吃了難言的苦楚,他竟然如此不屑,便即怒道:“一屆村夫,你懂什么武功。”

  村長嘿嘿冷笑:“葵花寶典,當真了不起似的!”他聲音中的鄙夷可謂盡顯。

  東方不敗終于察覺到事情不對了,他忽然問道:“老頭你是何人。”

  那村長悠悠然向前走了兩步,忽然間一拔頭的發簪,那盤滿一頭的黑灰色頭發,就那么隨便地垂到了臉的兩旁……

  隱劍一瞬不瞬地看著,只覺得周圍的天地忽然間就變了,變得所有的中心,都到了那個正中間的村長身,他的身材,竟再顯不出淡薄,他那件普通村夫的襖子,竟然有著濃重的江湖味道。

  散亂的頭發下,那一張滄桑的臉,那冷漠的眼神,從哪一點來說,都絕對是一個武學前輩。

  飄云雨驚道:“不會是無涯子。”

  適時,老人的聲音緩緩響起:“老夫一生求敗,從未可得,試問天下,又有誰能敗我?哎!”他長嘆一聲,那語音寂寥,其中孤獨蕭索之意,雖然是在這平坦的小山村,隱劍卻覺得他是站在一座孤峰絕頂長嘯,只覺那無盡的‘誰能敗我’這四個字便似乎是昆侖山最深的幽谷不斷回響,一直到達了心里最深的地方,竟然滿是凄楚和無奈!

  村長的身份昭然若揭,那是無數個武林中人狂熱追求的又一個不敗的高手,他的孤獨,來自他的不敗,江湖,甚至沒有人見過他用什么劍法,單是想起他的名字,便是頂級的劍客,也不禁會黯然慚愧,他像一座山,一座你無法攀爬的雄偉的大山。

  他隨便創立的獨孤九劍,被譽為‘天下第一劍法’。號稱破盡天下一切兵刃,隱劍見過,那劍法遇強則強,劍法中的精妙,竟然摒棄了內力的使用,單是劍法就可以達到那種境界,簡直讓人難以想象。

  東方不敗死死盯著那人,他一抖寬大的衣袖,冷笑道:“難怪,難怪,我說一個普通的村長怎么會擁有龍玉,卻原來也是個武林先輩。”

  他冷冷一抖袖子,捏出一根銀針,道:“如此一來更好,我們便由武林的法子解決。”

  云雨大聲道:“東方不敗,你知道他是誰么?他是獨孤求敗!”

  東方不敗低聲緩緩道:“獨孤求敗,是什么意思。”

  原來他竟然不認識獨孤求敗,云雨解釋道:“獨孤前輩一生未逢敵手,晚年時劍法出神入化,為求一敗走遍天下,遍尋天下豪杰,卻仍無法滿足,江湖人士皆曰:獨孤求敗!便是說的這種尋敗的武學境界,更是贊賞他那高明至極的劍法已然天下無敵。”

  獨孤求敗對著云雨看了看,忽然笑道:“小丫頭,你倒是熟我,為何還跟念兒說我不是他爹的敵手?”

  飄云雨臉兒一紅,心想我就是昨天說了一句,你又是從何得知。隱劍緩緩道:“劍魔求敗一生求敗固然讓人欽佩,乃至向往,然而終于尋遍天下,無一敵手,甚而感嘆。劍神吹雪,卻不論天下,他之孤獨,他之堅韌,他之心性,便如那劍,他每一動作,已無人煙之氣,西門劍神,是使劍之神。你二人真論起勝敗,猶自難說。”

  東方不敗喃喃念道:“獨孤求敗!獨孤求敗!”忽然面色一變,“獨孤九劍與你是何關系!”

  隱劍看著他道:“獨孤九劍,乃是獨孤求敗傳與風清揚,風清揚傳于令狐沖。”他頓了頓,“其實獨孤九劍,只能算是獨孤前輩的一個游戲。”

  獨孤求敗笑道:“東方小子,我聽說過你江湖的傳聞,以往司空摘星確實攜著青龍丹來過這里投宿,那夜阻止他的,也便是我了,卻沒想到被你捉了去,他定然是施了巧計,竟然賺的你到我這里來送死。”

  東方不敗冷冷笑道:“老頭,你可就那么有自信么?”

  隱劍冷冷道:“東方不敗,獨孤求敗不是你能夠或者有資格輕視的。”

  東方不敗狂笑,那聲音尖利,更覺難聽:“哈哈哈——”他一整臉色,“既然他們都對你如此推崇,獨孤老兒,你便讓我見識見識你的劍法,到底高到了何種程度……”

  獨孤求敗一手微伸,地一根銀針緩緩落入他的手中,只見他微一揚手,那銀針竟然被他當做劍使,然而那銀針在他手中,只有手指長,他卻用出了劍的感覺!

  這簡直不可思議!沒有劍氣,仍是一根銀針,你看著他的動作,卻仿佛他的手中,是一把絕世利器。

  東方不敗的‘葵花寶典’,以快而著稱,然而獨孤求敗,卻難以說清,他的劍法,在楊過和令狐沖的身都有所流傳,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劍法。

  一乃‘大巧不工’的重字手法,另一乃‘破近一切’的繁雜的巧字手法,二者一慢一快,但卻都是至頂級的劍法。

  那東方不敗的銀針仿佛縫衣服一般盤旋環繞,招招直取獨孤求敗的要害,而獨孤求敗手中的銀針卻總能恰到巔豪的擋了開去,東方不敗的‘葵花寶典’不但出招奇怪,而且乖逆陰森,端的是陰險毒辣。那獨孤求敗一只手背后,另一只手帶著銀針,東方不敗彩蝶般的身姿圍繞他旋轉翩飛,越來越快,最后只見到一團紅色的幻影,那出針的速度即使是隱劍也看的不真切了。

  此刻的獨孤求敗卻僅憑一根銀針,身子動也不動便將招數悉數封回,東方不敗的招式詭異,獨孤求敗的招數更加詭異。翩然閃爍之間,卻另有一種沉著緩慢的感覺,讓人覺得難以置信。

  隱劍嘖嘖驚嘆道:“這種招式,簡直像是帝的手在揮動一樣……”

  那一招一式,全然沒有半絲煙火氣息,若說它太過繁復,偏偏又極為簡單,若你說他簡單,但每一個動作,卻絕不是你能夠做出來的。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