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四十五章 獨孤者——求敗

第四十五章 獨孤者——求敗


  為首那個男子面白無須,動作輕柔,頭的頭發砸了一個小箍,兩邊的頭發長長垂下,倒有些出塵的風采。

  身后那個男人穿的衣服隱劍卻是再熟悉不過了,那是一件合服,日本的合服,日本的女子才穿的合服,而那個家伙,模樣也甚是嬌楚,隱劍若不是聽到黑狗叫他男人,肯定會誤認為是個女子,N雖然不會武功,系統卻賦予了他們這一方面的火眼金睛,他們認人是看相貌,分辨男女卻是直接搜索資料庫里的某些器官了。

  只聽那鐵匠道:“你等還有沒有王法,如此蠻荒小村,哪里有你說的什么異寶,如若真有,早已被人取了去,還輪到你們。”

  為首那男子未說話,身后那個日本合服卻道:“我師傅故人親口所說,當年在這個村里投宿過,他身懷異寶青龍內丹,那夜內丹炙熱,他順手一找,便在一個暗格內找到了一塊龍石,怎奈何那夜有高手在屋外相阻,他因此沒有拿到。”隱劍一聽他的聲音,不禁渾身雞皮疙瘩立起,試想一個男人,在你面前用比女人還要女人的聲音說話,那得多震撼,如果不知道還好,偏偏隱劍是知道他是一個男子的。隱劍心中不禁感嘆:古式流行女扮男裝,現在時代變了,反而流行男扮女裝了,哎,這個世界……

  那鐵匠氣急道:“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自小生在這里,從沒聽說過有什么寶貝,那個投宿的人我仍記得,出手闊綽,絕不像你所說那般,會揩覷別人的財物。”

  “哼!”為首那人輕哼。

  隱劍一見只下,已然大驚,因為那人竟然毫無預兆的就出手了,6跟銀針,分取圍著村長的六條漢子。

  那村長眉頭一皺,隱劍卻已出現在面前,嘿嘿冷笑。

  那兩人眼睛同時一亮,又同時‘咦’了一聲。

  此刻的隱劍身著一件玲瓏絲衣,衣帶飄飄,如夢如幻,他頭發披散,露出一張絕色的臉孔,倒頗有些仙風。

  “閣下出手太毒辣了,對這些普通村夫,也用得這么歹毒的法子么?

  他右手微抖,散落出6根繡花針,跌落在地。

  那鐵匠道:“隱先生你可算是來了,這個人我跟他說不明白,你懂的道理多,你和他講講。”

  隱劍哭笑不得,道:“這是武林中人,大叔你看。”他朝著腳下指去。

  那鐵匠是個打兵器的,自然也算半個武林中人,眼見那銀針正好六枚,不禁惡聲道:“好個歹毒的妖怪,下手恁的狠毒,是要我們的命啊。”

  他自然有些見識,知道能用手發銀針這些暗器的,那一定是內家功夫及高的了。但武林中人,尤其爽快,尤其是像面前這位,你即使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他該罵的仍然會罵。

  那人最忌別人叫他妖怪,眼見眉頭緊皺,卻礙于不知隱劍深淺,因此才出聲道:“你是何人?”

  隱劍聽他的聲音,竟然也似及了女子,不免又一陣惡寒,乃淡淡道:“村里人。”

  那人眉毛一軒,瞇著眼睛打量了隱劍一番,只見他方才一招手收取銀針時,四周空氣便動蕩不安,便仿似他一體,此等內力,當世武林,也只有張三豐有了。

  知道今日事情難成,那人尖著聲音道:“我看不像,此村不會出如此高手。”

  隱劍淡淡微笑,不置可否。

  那人又道:“閣下方才,用的是何種手法,竟然能夠將我分射的六枚暗器收取,江湖之,還從未見過有如此神奇的武功。”

  隱劍淡淡笑了笑,“我可否先問你一個問題。”

  那人竟然微微一笑,“你便隨便問,奴家一定知無不言。”隱劍覺得早晨吃的飯有吐出來的跡象。

  “閣下可是東方不敗。”

  那人含笑點了點頭,“正是奴家。”

  村長眼睛忽然一亮。

  旁邊趕來的云雨別過頭去,對著隱劍笑道:“真惡心。”

  那東方不敗何等功力,她聲音雖小,卻也入了他的耳朵。生平最恨人家揭他之短,卻聽隱劍道:“不,云雨,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即使不能尊重,但也不能去侮辱他們,每一個人的每一顆心,生來,便是有追求自由的權利的。”

  東方不敗和他身后那人忽然間聽到這樣與眾不同的話,而且這話還是出自這樣一個英俊非凡的男人口中,更兼他的一身功力已臻化境,那感覺便如鐘子期苦苦彈奏高山流水,終于遇到了伯牙一般,眼中直想有哭的沖動。

  云雨臉一紅,“照你這樣說,我倒是有些佩服他們了,不過……”云雨調皮一笑,“小劍你追求自由的心,倒和他們很像哦!”

  沒想到隱劍卻鄭重地點頭道:“沒錯,其實我們,都是同一種人,只是我比較幸運,遇到了你。”他輕輕一笑,伸手握住了云雨,兩人對視,竟覺得彼此似乎已經融合一般。

  東方不敗聽隱劍如此說,心中更生感激,道:“公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隱劍一笑,伸出右手,露出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拈花玉手,分水辟火,暗器無功,乃天香三寶之一。”他微一運力,腳下的銀針似乎張了眼一般,竟然被吸到了那玉手之,而后隱劍隨意一抖,那銀針又自落了下來。

  東方不敗目露贊賞之色道:“果然是一件好寶貝。”

  他身后那人卻忽然道:“你……你也是玩家么?”

  隱劍道:“你是玩家。”

  那人興奮地點了點頭,“以后在江湖有什么困難就找我,我會幫你擺平的。”說罷還嫣然一笑。

  隱劍惡寒,云雨好奇地看了看隱劍,以前縱然有美女在他面前,無論再美,他也沒有絲毫感覺,怎么今日身子有些顫抖,不禁發了信息問道。

  卻聽隱劍聚音成線,道:他是個男人!

  云雨臉神色精彩極了,想憋住笑,卻始終沒有憋住,終究還是笑了出來。

  那人冷聲道:“你笑什么?”

  云雨溫柔如水,她其實并非笑話他男扮女裝,而是笑如果外人知道了‘lte’的王子會被一個男人嚇得發抖,說出去一定會是每家報紙的頭條,畢竟,現在隱劍每日商務辦公,都是冷著一張臉,像這樣失態的時候,是越來越少了。

  當然,晚在床除外,那時候的他就像是一條狼。

  云雨道:“我是在笑,那是因為當年我似乎就是這樣認識他的。”

  隱劍深情地抓著她的手,道:“不錯,當年,她就是我的保護神。”

  想起了那段殺熊的歲月,兩人又一次依偎。

  那日本和服原以為隱劍是新手村的玩家,他看隱劍一身衣飾雖然出眾,但現在的新手就喜歡買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真正有用的便如劍無影那一身造型夸張乃至囂張的極點的鎧甲,或者不驚風那件一眼就能看到材料的東西。他卻不知,隱劍的妻子是一個神師級別的裁縫。

  日本和服不屑道:“小妹妹,我勸你還是要有些自知之明,你配不他。”

  隱劍淡然道:“你廢話太多了。”

  那合服男子只覺一股大力傳來,卻是東方不敗一推手將他向后帶去,而此刻那個地方,正立著一個風神玉立的少年,少年手中一把長劍劍柄粉紅,正刻‘淑女’兩字。

  這是方才練劍時,云雨給他用的,如今正好拿來懲戒這個人妖,方才他見這個人竟是來自己村里欺負人的,便不甚厭惡,少年總有揚善懲惡的雄心壯志,況且他現在竟然敢這樣說自己視為娘親的‘云娘’,少年年少氣盛,那還了得,更兼隱劍那一句廢話太多,六年相處下來,他太了解自己的這個師傅了,二話不說遞劍就。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