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四十三章 6年荏苒

第四十三章 6年荏苒


  隱劍點了點頭,道:“的確可以了,不過在此之前,讓我先考校考校你的劍法.”

  西門念興奮地點了點頭,“我娘前些日子看我練劍,都夸我這劍法比的江湖一流的好手呢。”

  隱劍嘿嘿一笑,對著云雨使了個眼色,兩人一起這般生活已經6年之久,每日耳鬢廝磨,其默契程度遠非一般人可比,只見云雨款款走向前道:“小念兒,你若是能勝的了云娘手里的劍招,便去和你家先生比,若是連我都勝不過,你可是在他手下走不過一招。”她眨了眨大眼睛,“你不會想讓小劍故意讓你。”

  西門念這個年紀的孩子正是自傲的關頭,心里面想的就是自己如何如何優秀,一聽云娘說自己要隱劍讓才能贏,他哪能愿意,只道:“云娘你莫要小看了念兒,我是怕累了你,先生心疼。”

  云雨看著他那氣鼓鼓的小臉,不禁想笑,臉卻嗔道:“好個小念,口氣倒不小,就讓為娘的好好教導教導你。”

  西門念小臉一紅,這云娘老是這樣欺負他,可他也知道云娘這是愛煞了他,簡直將他當做了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兩人傳授他武藝,更無絲毫保留,在江湖之中,也只有對著自己的子嗣,才會這么費神費力的點播自己的武藝。

  西門念道:“云娘,念兒認輸,念兒不是云娘的對手。”

  隱劍淡笑道:“念兒莫怕,你云娘只是想提點一下你的劍法,她的玉女劍在江湖中可也是一門絕學,你休要看輕了,你和她仔細比劃比劃,若是有了長進,我便傳你‘太陽神抓’。”

  念兒一聽有武功可學,頓時來了精神,他抖擻道:“好,那念兒就向師娘討教幾招。不到之處還請指點。”說罷抽出腰中寶劍,先是對云雨行了了劍禮,意思是晚輩向前輩討招,這一招隱劍是萬萬沒有教過他的,隱劍想來也只有他親娘那種正統的江湖人士,才會跟他說這些行走江湖的規矩。

  云雨果然甚是受用,她微微點了點頭,從包袱中取出了玉女劍,握在手中。

  小劍劍法忽動,只見他的身體帶出一連串幻影,手中的劍卻猶如出洞的靈蛇,快捷迅猛的勢頭之下,竟有種陰翳的感覺。

  那劍尖斜指,直取云雨身6個大穴,這一招劍法,煞氣畢露,端的是絕妙無比,他的劍法傳自隱劍,兼之天資其高,如今這一劍,可也算是登峰造極。

  隱劍點了點頭,這情決功法,果然是一門高深的武功,單看小念這劍招中的煞氣,便知小家伙的情決已然修煉非凡,這孩子,自從見了自己的父親西門吹雪之后,便苦苦練劍,對于他的父親,隱劍實在不知,他是恨多一點,還是敬多一點,也只有和云雨不斷地開導。

  小劍劍法雖快,奈何云雨亦是不弱,古墓派中只有她一個弟子,對于其中的武功自然是手到擒來,只見她的劍法章法嚴密,叮叮叮舞出一道劍光,帶出九陰真經強大的內力,硬是將念兒的劍招給化解了。

  念兒不見氣餒,他反身折走,身子在急退的同時,又是一劍刺出,云雨眉頭輕皺:這孩子領悟能力太高了些,隱劍最為擅長的兩樣東西竟然都給學了過去,一是劍法,二是輕功。隱劍的身法融于劍法,渾身便似乎一個彈簧,你傷不了他,卻總能讓他借助你的力量,緊隨其后的便是更加詭異的招式,讓人有種無處著力的感覺。

  只見兩人,一個使玄門正宗終南劍法,法度嚴謹,劍走輕靈,每一招皆帶著深入骨髓的陰寒之力將來路的劍封住,另一人劍若炫光,若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清楚劍的來路,招式詭異之處,便似乎身子和劍,是一條柔軟的毒蛇,總是在不可能的關頭,發出最致命的一擊。

  劍光閃爍,花瓣紛飛。

  花兒飛落下,小念的招式忽然變得更加快捷,更加狠辣,隱劍瞇著眼睛仔細一看,乖乖,這劍招怎么竟是辟邪劍法的招式,那辟邪劍法,已被小念使的神乎奇來,云雨縱然有強勁的內力,也顯是招架不住,她一個旋轉回身險險避過,黑色濃密的頭發四散飛揚,鳳凰的簪子已經落在了地,漆黑濃密的黑發間,露出一張潔白如玉的臉。

  隱劍心中不斷長嘆:太美了,簡直就是一幅畫。

  此刻的小念已經收了劍招,立在當地,臉滿是愧疚之意。

  隱劍笑道:“小念,怎么停了,繼續啊,放心,你云娘還有絕招沒使呢!她是怕傷著你,不敢用真的招式。”

  這一招小小的激將果然有用,只見小念臉果然顯出一絲氣憤的模樣,因為此刻的云雨正含笑看著他,道:“念兒,再來,看你果然有張進了,為娘的就用7分力來對付你。”

  小念不忿道:“那云娘你剛才用了幾成力。”

  云雨輕笑道:“不知道呢,反正用招都得小心翼翼,怕是傷了你。”

  只見她緩緩朝著懷中掏去,竟爾又摸出了一把劍。

  小念奇道:“云娘,一把劍已打不贏,現在雖然多了一個數,但還是一個人,你仍舊打不贏。”他忽然面色興奮,“難道,莫不是,你和先生要一起對付我?”

  云雨笑道:“憑你啊,再苦練幾年,或許有希望。”

  小念干笑道:“我也是這樣想來,云娘,小心咯!”

  云雨微微一笑,雙劍一擺,小念從未見過她這樣使劍,只聽隱劍解說道:“此乃古墓派的玉女素心劍法,非天資奇高者不能使用,這劍法一心二用,左右雙手分使終南劍法和玉女劍法,雙劍之力,合并巧妙,遠勝原來任何一種劍法百倍,你切記小心。”

  小念一經隱劍提醒,便即有了了解,他先是小心翼翼地遞過了一招三式,眼見云雨雙手齊動,使得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劍法,這種奇景卻是少見,而兩手之下,竟然就那樣簡單地將這一招破了開去。

  小念‘咦’了一聲,忽然便即退了開去,風神身法,可是占足了便宜,伺機而動已經成了小念如今功夫最好的寫照。

  云雨輕笑道:“念兒,只是7成力哦。”

  小念臉色一紅,也不敢多說什么,畢竟云娘只是守成,卻并未攻擊,他縱身挺劍便迎了去。

  只聽隱劍道:“使劍者,執著,堅韌為主,若不可即破,即可久功,在江湖打斗中,沒人會停下來與你這等聊天,是以一旦出劍,必一鼓作氣,不可退卻,劍之氣勢不斷,則劍招必不斷,恒而持之,若敵謹守,則伺機制造破綻,若敵攻來,則以劍抵劍,以命搏命,此,劍客之宿命也,劍之宿命也。”

  他一邊吟著,念兒一邊聽著,本來已經下來的氣勢,忽然間又慢慢聚集起來,劍中的煞氣又甚,那劍招迅辣,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玉女素心劍法,雖然是一門高級武功,但論不極頂,只是云雨浸淫劍法日久,又與隱劍這種一流劍客為伴,其中劍意明朗,劍法用處,竟絲毫不著橫跡,更兼雄厚的九陰真經為基礎,念兒雖然天資卓絕,武功又是西門傳下,隱劍更是點播,怎奈何還是少了些許歷練,哎,誰讓N不能殺怪不能提升熟練度呢!

  這兩人越打隱劍看的越奇,只見念兒的劍法竟然越來越是迅捷,越是狠辣,云雨的劍光也快了起來。

  他忽然沒頭沒尾道:“我知道了!”

  他欣喜地對著云雨道:“老婆,N和人比劍的時候,熟練度提升的很快。”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