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四十二章 王子

第四十二章 王子


  林依然搖頭道:“我不是指這個事。”他看著云雨,不禁苦笑道:“你知道么?我見過你的爸爸。”

  “那次相見肯定很不愉快!”云雨鼓著小嘴。

  “是很不愉快!簡直可以說是……非常難堪。”

  “沒事的,我爸爸很疼我,再說了,是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又不是他和你在一起,我們這難道就不算私奔么?”

  林依然苦笑:“若是有一天,他把逃難的小公主抓了回去,你說我要怎么辦?”

  云雨似乎是抬起頭想了一會,眼見林依然忐忑的神色,不禁笑著道:“你要相信我哦,就像我相信你一樣。”

  這樣簡單的一句話,打消了依然心中所有的疑惑。

  工作忙碌,林依然不禁想到了說不得大師的一句話:干的比牛多,吃的比豬少,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雞早。

  在林依然的努力下,發布會可以說是全勝而出,林依然公司的名字‘lte’終于徹底打響,在公司接下來的努力下,其后的半年內,利潤竟然提高百倍之多。

  旗下的分點遍布各大城市,崛起的勢頭之快,可謂迅猛無比,一方面是因為林依然的大腦確實比較聰明,另一方面,云雨對于服裝的敏感度抓的特別牢,在意大利供貨方面,居然不會受到任何刁難。

  ‘lte’的名字響徹了時尚界和貴族圈,林依然的大名也迅猛地崛起。

  臺灣的一處唱片公司內,Li正怔怔地看著一本雜志,雜志封面的那張侖角分明的面孔卻是他熟悉的,但卻說不出的陌生。

  這個男人的優秀,讓所有的世人見證著,他的頭發只留了額的長長的劉海,兩邊由及肩的長發變作露耳的短發,身后古老的意大利宮廷似的裝潢顯得格外古老而陰翳,他就站在那黃色的長長絲絨地毯,微側著身子,一張臉在昏暗的背景下,便似乎詭異的黑色鉆石。

  沒錯,是黑色的鉆石,充滿無盡的媚惑,又釋放出無邊的璀璨,他那陰鷲的雙眼,便似乎一對充滿吸引力的深淵。

  那流海下襯托的一雙眼睛,就像天空中的繁星一般,璀璨,遙遠而……神秘。

  這樣的一張臉,便似乎是一個謎團一般,這謎團吸引著你,但卻又隔離著你。

  化了妝的林依然,其本身的魅力,已經到達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看著他修長的身體那一件黑色‘Dir’毛衣,Li竟然有種想哭的沖動,這件衣服,便是當初在北京的時候,她親手挑的那件,卻沒有想到,竟然這樣的好看。

  當初,我就應該多買幾件給他。她心里不斷地想。

  她的手緩緩撫摸過那如同刀削過的一張臉,喃喃道:“姐姐……你成功了么?他竟然……真的為你改變了。”

  說話的同時,淚水竟然就悄無聲息地沾滿了面頰。

  她不斷遙想,這半年來從‘lte’的崛起,一直到現在的大紅大紫,那勢頭幾乎無人可擋,只是在游戲中,她偶爾去,卻再也沒有看到隱劍這個人了,半年的時間,游戲中,已是6年的光陰了。

  “既然想他,就去看看他。”身后,忽然傳出一個男生,正是王哲民。

  Li沒有回頭,只是淡淡道:“我們說好的,我給她半年時間,現在還有一個星期,她的時間一到,就會把他還給我,既然她有能力讓他改變,我也應該可以的。”

  王哲民嘆息一聲,“蒙蒙,現在的林依然,我感覺更加的難以捉摸了,你能保證,這個家伙萬一得知事情的真相,不會找我們拼命?”

  Li笑道:“事情的一切我們都算計過,林依然再聰明,也肯定猜不破的,他身不論有多少光環,也終究不是神。”

  她對著遙遠的北方,又不禁喃喃道:“王叔,你知道嗎,我多么希望有一天,這個男人會為我這樣的打拼,這樣的愛我,我多希望,他每次睡夢的時候,臉泛起的笑容,是因為想到是我在他的身旁,是因為我喊他一聲——‘林叔’。”

  一滴晶瑩的淚珠跌落在地,手中的雜志被她小心翼翼地放起,那一堆收藏著的中,竟然都有林依然的消息或者圖片。

  如果說現在誰是最紅的人,普通人或許會說周結論某地非常有實力的一個歌手,創作才情非凡,頭腦清楚,發專輯出片都很勤快,本人是很佩服的,為避免歧義,名字特改之,或許會有人說是Li,但是只要每期都訂閱時尚雜志的人,一定會用羨慕的語氣說出三個字,沒錯,就是林依然!

  那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也是一個神秘無比的人,他每次出現,總能帶起全場的高潮,在他們公司的服裝發布會,每次他穿的衣服,總會有人以高價訂購,然而甚至在國外,這些產品也總是非賣品,亦或者是限量的。

  林依然在那一群耀眼的混血模特中間出現,卻總能引起不斷的驚呼,那驚呼自然來自女子,來自那些有錢的女子。他那寒冰一樣的面容,或許偶爾會露出極為和善的笑容,那也是他在致辭的時候,礙于禮節所致,笑容非常好看非常有涵養,卻將他與眾人的距離拉的更加遙遠。就仿佛星空中的一朵星云,只能觀望,無法接近。

  時尚界,娛樂圈,徹底掀起了一股貴族狂潮,人人都標榜自己是有品味的人,人人都在學習著林依然古老皇室般的孤傲,貴氣,甚至是那種看起來很遙遠的笑容,自然,林依然式風格的衣服,也成了大家的摯愛。

  林依然徹底地改變了,變得每當坐在辦公桌前,就會不自覺地拿起文件,想著下一步的拓展計劃,他的時間安排更滿,工作更累,分量也更重。

  他更不喜歡言語,有的時候一天班下來,竟然都沒有說過一個字。

  郭美美一群跟著他出來的員工,自然而然沾染了他的氣息,她們的包包,她們的衣服,她們的鞋子,甚至哪怕身的一處小掛件,也都是細心挑選之后才會配的。

  對于這個司,沒有人再叫他大冰塊,因為她們發現,這個人似乎,生來就是為了賺錢的,他那工作時認真的神態,他那陰郁的氣質,幾乎要把一些女子的魂都勾走。

  朝夕相處那么久的同事,竟然無人知道這個開始開著紅色法拉利班,一個月后換成藍色賓利跑車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樣的家世,什么樣的背景。

  有人甚至想,他可能是英國某個古老皇室在中國留下的后裔。

  這些人都知道現實中有一個林依然,卻都不知道游戲中還存在一個隱劍。

  那是一處寬大的四合院,院子正中栽種著無數火紅的花朵,花朵正中間,搖曳的花瓣紛紛落下,一隴白衣的青年,臉含著笑容,做坐在一架古琴前,緩緩地彈著那古琴。

  一個粉紅色的曼妙的身子款款飄舞,那紗若紅云,膚勝白雪,翩然飄飛間,就像是一只艷麗的彩蝶,讓人再分不清,到底哪個是花,哪個是人。

  或許此刻,花已經變作了人,亦或者,人就是一朵飛花。

  ‘咚咚’的敲門聲不斷響起,云雨的身子便即停了下來,她輕輕問道:“是誰啊?”

  那門口處傳來一個青年還有些稚嫩的聲音道:“是念兒。”

  云雨走前去將那門打開,門口果然站著一個白襖少年,少年眉目如劍,面龐較之西門吹雪卻更加柔和了些,他的頭發束起,便似乎是一個公子一般。

  他腰配一把長長的寶劍,看他的樣子似乎15,6歲,但卻有著一種超脫了成年人的成熟和穩重。

  “念兒,你來了。”云雨笑著捏了捏他的面龐,在她眼中,眼前的這個少年永遠是那個肉呼呼的可愛小子,她看著這個小孩子長大,也帶著這個小孩子長大,他們夫妻,幾乎可以算是西門念的半個父母。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