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四十章 拼搏

  他淡淡地復述了幾點,女子忽然有些驚愣,因為林依然敘說的那些方面,都是她不怎么在意的。她耐著性子等待林依然說完,而后才緩緩道:“林助理,這些贅述您不必再說了,我們討論終點。”

  “除了這些,我想我沒必要跟你討論其他還有值得我們討論的東西了。”

  什么!他難道不識字么!這是一份企劃,是讓普通人也了解這些奢侈品的企劃!他現在一直跟自己討論物資的配給,宣傳的方式,獨獨不談這份企劃的可行性。

  “不過。”林依然指著文件道:“其中還有一些不足的地方,例如宣傳的場合,你能夠用西部的建筑風格搭配,引進混血的模特,從而體現服裝的精髓,這一點的確很有創意,但在安全問題,你應該多做些考慮,保安的規劃和安排,不是簡單的一句交由保安公司便可以解決的問題。”

  “這只是細節問題,林助理,您認為我的這份企劃可行性有多大。”

  “毫無可行性!”林依然淡淡地否決道。“我只能說,你的想法很幼稚,這種幼稚體現在你的想當然,你完全沒有考慮到市場的接受能力,正如你所說,雖然人口的基數很大,時代也在不斷進步,但你所考慮的白領階層,甚至普通的班族,也了解這些高檔的奢侈品甚至購買,其數量和百分比太過想當然了,中國沒有那么好的市場給你做。”

  女子反駁道:“開始現在很多拿幾千塊錢一個月的白領們,就很喜歡這些奢侈的消費,而那些打工的人,偶爾有一兩個看過雜志的,也會喜歡,只是他們都不了解這些品牌,他們的時尚,只是‘ei’,‘did’這些而已,與他們相比,在宣傳,我們落后太多。我相信只要宣傳做好,市場一定是廣闊的。”

  “你覺得。”林依然看著她,“讓一群連房子都買不起的人,在打工的年齡購買‘rd’,‘live’,‘dg’,這些牌子的衣服,真有那么大的可能性!”

  他背轉身子,不等她回答就說道,“就像一群剛剛脫離了地主壓迫的農奴,每天能夠吃飽,也就足夠滿足了,他們的目的只是生存,可能會有一頓奢侈的享受,但卻并沒有能力經歷這樣長期的消費,而且,中國山村出來打工的老一輩節儉或者可以稱為吝嗇的習慣,就是那個時候滋生的,那些打工的人,或許會用幾個月省下的錢買一件外套,成為他吹噓的資本,但在體驗過那種巨大的價格投資后,剩下繼續會購買的,還會超過20%嗎?這20%的人,最后能剩下來的,還會有多少?而跟我們支付龐大的廣告費用相比,這些收人能夠彌補嗎?”

  “你現在有兩個錯誤的地方,一方面,你確信你的市場,但其中弊端太大,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利潤太不客觀,廣告伴隨的是店鋪,我們的價格比Nike之類的產品高很多,購買的人相反就會減少,人員的配置,每年的店鋪管理,我們遠沒有這些產業有經驗,如果他們一旦實行降價打壓,我們虧損的就更嚴重,對于這么好的機會,我相信他們絕對不會放過,從此,我們高高再的產品就倫入了‘阿迪達斯’這種高檔產品一列。到時候一旦撤出店鋪的投資,虧本的是商人,受信譽危機的,卻是我們,等到各種投資失敗的報表放在你的面前時,我相信一定會讓你堂目結舌!”

  “另外一個最為嚴重的錯誤:即使你有拼搏的心,對市場抱著樂觀的態度,新舊消費者交替在這龐大的人群基數下也許會讓公司不致虧損,其他公司也恰巧休眠完全沒有打壓,但其中再沒有絲毫潛力可以發掘,這幾乎可以算是沒有任何發展的一錘子買賣。而這些奢侈品,‘eDir’,‘’,‘rd’,都是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歷史背景的,它們是高貴的,所以它們不會像‘did’,‘Nike’那種運動品牌鋪天蓋地地宣傳,很多人之所以愿意花費巨額購買這些衣服,就是因為它們本身的貴氣,那種貴族的傳承,就不僅僅是一件穿著的問題了。這是我們的靈魂,而你的計劃,正抹滅了我們的靈魂,沒有靈魂的東西,是不會有任何吸引力的。到那個時候,會購買我們衣服的那些層人世,看著滿大街‘Dir’,‘rd’亂跑,他還會有再穿這種衣服時的高高在的心情嗎?恐怕許多人家別墅里面的專屬衣柜,會混著許多別的牌子。”

  依然喝了口水,揉了揉太陽穴,看著已經愣在原地的女子,直過了接近十秒,那女子才反映過來,她似乎是傻了一般,懵懂地走出房間。

  那女子失魂落魄地來到自己的寫字桌旁,直到身子接觸到了柔軟的座位,一顆仿佛飄蕩的心,這才終于有了一些依靠。

  她清醒過來的第一個問題便是:我是怎么出來的。

  她的桌子旁,早已圍了一群人,嘰嘰喳喳問了沒完。

  她忽然一揮手道:“你們讓我靜一靜,我很煩。”

  那一篇企劃,竟然一無是處!也果然一無是處!她太過追求眼前的利益,卻沒想到自己開發的原來是一座死山。

  公司一旦大力宣傳,只能不斷地繼續投資下去,原本與那些運動專賣店沒有抵觸的他們,會因為轉型遭到瘋狂的打壓,在衣服的理念,打工一族顯然喜歡運動風格的衣服要更多一點,重要的是,價格問題!萬一哪一天消費者的購買能力確實降低,這對于一件衣服動輒千來說,是及有可能的事,那時候,投資的店鋪退回的貨單確實會是可怕的。

  她幾乎已經不敢想象,自己怎么做出了這么一個愚蠢之極的企劃,就在這時,身前忽然伸出一只寬大的手掌,修長凈白的無名指,一枚閃爍著璀璨而奪目光彩的鉆石正牢牢緊箍著,那閃爍的色澤,竟刺的她有些晃眼。

  她幕然發覺,周圍嘈雜的環境竟然都在剛才安靜下來,感受到周圍投來的若有若無的目光,她心中忽然有了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猛然抬頭去,只見那只手已然離去,她所看的,也只是那一個修長挺拔的背影而已,哦,還留下一段話,“以后要記得,自己的東西隨身攜帶。”

  她征目看去,只見辦公桌,正躺著方才自己帶進去的那份‘企劃’。

  她腦門熱血涌,一手狠狠抓了過來,直搓到手心,幾頁紙的棱角刺的她手生疼,她卻絲毫沒有感覺,她勁力揉捏了一番,感覺心中的惡氣漸出,終于深呼吸了一下,對著周圍好奇瞥過來的眾人沒好氣道:“看什么看!”

  這些同事原本還不怎么樣,一聽她說這句話立刻來了精神,幾個關系較好的姐妹已經圍了來,“美美,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那女子白了她一眼,原來卻叫做郭美美。

  “明知故問!”另一個女孩子接著道,“那個新來的助理,看他平時的樣子,簡直太有型了,尤其是那衣服穿的,‘rd’限量版誒,即使在國外有錢也買不到,你午說要跟他交鋒,結果怎么樣!這個人是個花架子,還是個有料的?”

  郭美美看著周圍幾個好兼同時同是好奇的目光,不禁好氣道:“你們自己心里要是不清楚,剛才干嗎一句話都不敢吭,以前蕭經理在的時候,也沒見你那么乖巧。”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