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三十九章 工作

第三十九章 工作


  云雨給自己了杯茶,手托著臉蛋,笑瞇瞇的看著對面不斷做著各種記錄的人,一時間,臉滿是溫馨的笑意。

  她用手輕輕撫過林依然已經剪短的頭發,林依然抬起頭,卻正好對了那一雙水盈盈的大眼睛,“謝謝你。”飄云雨輕輕道,“謝謝你,可以為了我過這種你不喜歡的生活。”都市的喧囂,都市的浮華,都市中的人有著一層又一層的偽裝,都市人的笑語背后往往都隱藏著利劍,在這個世界,沒有比云雨更了解林依然的人了,無論是在心理還是身體。

  這個叛逆的人,這個永遠不會妥協的人,這個執著的人,這個人的心中,抱定一個想法便不會改變。

  云雨溫柔一笑,為依然將喝完的咖啡再次添滿,笑著接道:“因為你一旦放開了臉蛋的束縛,你對你做的事情,你說的話,就再也不會感到臉紅,你哄得客人高興,推銷的商品自然才會多,至于其他種種揣摩客人心里的方法,那就需要實踐不斷的積累,其實你不用學習這個方面的知識,公司里面自然會有這種人才,只是這種不要臉的心里,在商場也同樣的重要。”

  隱劍搖搖頭道:“每一樣工作都了解一下要好一點,我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辦公樓里面的生活,總是覺得不能適應,你多說一些,我想我融入的會快一點。”

  林依然輕輕道:“正是因為有了你,我才有了生活。”

  這執著,不知來自哪里,竟然能夠壓過他浪蕩的本性,現在的林依然,再不是一艘漂泊無依的船,而是一個港灣,一個供人停泊休憩,淡水怡情的水灣。

  林依然身有著一種極為落寞與頹廢的氣質,這氣質在他用凌厲的眼神掃過去后,便變得乖張而冷傲,那冷傲拒人千里之外,仿佛對著他的那一張可以殺死人的臉,對著他那一雙猶如毒蛇一般的目光,就像是被一只伺機而動的野獸瞄準著。

  而如今生活在幸福中的林依然,瞥去那冷酷的外表,其內心的溫柔,竟然勝過了平常的男人千百倍。

  云雨從沒有想過,林依然這種人以前,竟然會沒有女朋,在她的眼中,林依然簡直就是完美的化身,他的長相堪和各期雜志的頂級模特媲美,那襯托在華貴紙張的氣質,永遠沉淀著黑灰色的華貴而陰鷲的基底正是林依然所特有的,而這衣服穿在依然的身,似乎就像永是住在城堡中的王子,那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孤僻,他不屑的神情,他冷酷的眼神,就像是一杯磨了很久的咖啡,其中的滋味,回味千百,苦澀,但卻讓人忍不住心生幻想。

  新來公司的員工,少有像依然這樣,渾身下都是頂級的名牌,云雨不但于服裝設計方面專精,在服裝這一領域,其自身的閱歷更是老道,甚至說是,有些實力。

  就像隱劍半身的那件‘rd’短毛線針織外套,即使在出產國意大利,也已經屬于限量珍藏版,不是光用錢就可以買到的,在云雨的努力下,竟然會給她郵了過來,自然就穿在了林依然的身。

  周圍無數的同事不斷議論,這個新來的青年,以其雕塑一般的立體身材,以及備受帝青睞而精彩雕琢的五官,成為了公司新近的熱門話題。

  他現在的職位,相當于經理的助理,而此刻的經理,正在意大利洽談一筆服裝的項目,所以暫時種種公司的運作,都是依然在做。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進來。”依然頭也沒抬。

  ‘嗒嗒’的腳步撞擊聲,而后只聽一個聲音道:“林助理,昨天我交的關于本次對于廣大市民推廣的宣傳方案,為什么會被退了回來?”

  隱劍修長的手指握著水筆,此刻的他,黑色的劉海下垂,陰影下的一張面頰似乎是沉睡在黑暗中的古老吸血族公爵,那紅黑筆挺的眉毛沒有絲毫動過。

  這樣的男人!的確吸引人。

  “我認為,傾聽是最佳的禮貌。”女子顯然已經生氣。帥!帥頂個屁用,面前的這個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直接做到了經理助理這一個位子,而恰巧不巧,這個人剛來的時候,總經理卻剛剛出差去,臨行前的交代下,這個男人竟然可以暫代她的職務。

  他有什么本事?肯定是憑借著一張臉蛋來的,不過張成這樣陰鷲而有氣質的男子,確實也屬于罕見的品種了,就看他身的那一套衣服,不是一個沒有超凡品味的人所能夠想到的搭配,這一套產品只在國外著名的時尚雜志做過報道,模特穿出來的是西部鄉村的溫馨感覺,而他只是簡單的搭配一件白色的長袖‘dg’襯衣,竟然就穿出了一種憂郁腆美的復古皇室的華貴感,在服裝界頗有些能力的女子,甚至認為或許‘rd’推這件衣服的時候,用這個人來做模特,效果會更好也說不定。

  在這種推銷奢侈品的服裝的大公司里,一個人的穿衣和品味,基本就奠定了他的能力。

  林依然不慌不忙的將手中的文件拿起,而后放入另外一堆別的文件中,這才抬起頭,“我認為,你的推銷方案完全沒有必要。”

  他只短短說了這幾句話,而后便開始繼續審閱他的文件。

  女子的拳頭緊緊握住,潔白的牙齒‘咯蹦咯嘣’咬個作響。這算什么,就這樣短短的一句話,就想把我打發了?

  那份方案可是自己絞盡腦汁想了一個星期才寫出來的,一共用了整整張紙片,所有的過程和步驟,包括現場的安排,所用的物資,人力,已經財力的清單都大致羅列出來,他竟然就憑一句‘完全沒有必要’妄想這樣輕而易舉地將她打發。哦,還多加了一個‘我’字,這句話是想提示他現在的權威么?

  “可是,林助理,駁回我的文件,似乎是總經理才有的專權?”那女子咬著牙,冷笑著說道。

  林依然微微皺起了眉頭,兩條黑色的眉線推擠出一道山溝,女子的心里恍然間有種壓抑的感覺,不知道是因為聽了自己的話呢,還是因為手中的文件,他此刻忽然只想就此逃出辦公室,但考慮到一個星期的心血,因此強強忍住。

  “如果……”隱劍低著頭,“我沒有記錯的話。”

  他的筆用力劃了幾下,“在蕭經理回來之前,我有權利全權處理公司內的一切事情。”

  “可是這種事情,不應該由你這么武斷的絕定,我覺得你至少應該給蕭經理打一個電話,咨詢一下她的意見或許更好。”女子寸步不讓。

  “你能理解‘全權’這個詞的概念嗎?”林依然忽然抬起了頭,那一雙在黑色的厚重的劉海下的眼睛,正閃爍著讓人心悸的光芒,在長發的陰影中,便向是深淵里面爬起的惡魔。

  女子心下冷哼,你這是在強調你現在的能力么?對于依然服裝的贊美,完全摒棄腦后,她正要反駁,卻忽然對那一雙黑色的眼睛,竟然被刺的說不出話來。

  那一種巨大的壓迫感下,她只是顫巍巍地點了點頭,“是的,我……知道。”她的聲音有些干澀。

  “你已經打擾到我了。”依然繼續批閱他的文件,卻淡淡下起了逐客令。

  當她的腳緩緩踏出辦公室大大門,當她的心中不斷念叨著“我就這樣敗了么?”的時候,她忽然想到了一個星期以來的努力,竟然被他憑空給打消掉,心中的不忿頓時又占了風。

  “請問為什么!”她忽然轉過身子,“我需要知道原因。”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