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十二回 下套

  遠遠的望見兩人在那里等著,隱劍似乎聽到劍無影道:“你看你看,跟咱們也是一樣,哈哈哈哈。”隱劍才探出頭去,果然看到兩個血人,正幸災樂禍指著不驚風笑。

  沒想到不驚風看到他們也是大笑:“哈哈,哈哈,瞧那兩個家伙,怎么變成這樣了。”渾然沒有發現人家雖然滿身血污,但相比他來說,衣服尚且是好的,而他的衣服,卻早已經成了布條裝。

  兩人見不驚風如此更是開心,不驚風也沉浸在同樣的樂趣中,并且笑的比他們還要囂張,因為他在隱劍旁邊,看到隱劍衣服如常,自然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變成什么樣。印雪寒指著隱劍,止住了笑聲,道:“你怎么沒事。”隱劍干笑道:“這個嘛,熟能生巧,熟能生巧。”

  她又見不驚風笑的那么猖狂,剛想發作:你這是五十步笑百步,有什么得意的。卻被劍無影止住,拉住她耳語了幾句,她這才轉笑,道:“你們怎么來得那么晚,我們還是趕緊回去。”

  不驚風道:“那是因為有高手我,得照顧著他,所以才稍稍晚了一點,不過,看看擁有我這個高手二人組,身那個叫干凈。”言罷又是自得得一聲長笑,直欲將臉昂到天去。

  幾人破天荒地沒有打壓他,倒是隱劍想提醒他,但也被劍無影拉住,一路不驚風及盡嘲弄諷刺之能事,另外兩人也只不咸不淡回了幾句,此外便沒有什么過分的事情發生,途中二人找了個水潭,隨便清洗了一下血跡,這才清爽了許多。

  待到城門口,只聽到不驚風仍舊笑道:“就是嘛,洗干凈了多好,告訴你們多少次了,打怪要象我一樣沉著冷靜,不能馬馬乎乎看到怪就,小劍,你看,跟著我多好,多好啊,我的經驗可都不知不覺地傳授給你了…”隱劍渾然沒聽進去半點,只是覺得周圍玩家的眼神越來越怪異,開始有點明白了劍無雙和印雪寒的意向,細想之下再難忍住笑意。不驚風見他笑了,更加得意,又嚷嚷道:“小劍,你要記得,做人千萬不能驕傲大意,雖然你有了我的教導,比他們高了一個起點,但也要注意低調,低調。你這樣笑,他們心里會很不好受,我們作為高手,當然,現在你還不能叫做高手,但跟著我,這一天不會遠了,我們這種高手,站在高處,總是感到孤獨,因為我們太厲害了,但我們還得顧及一下那更多的庸庸碌碌的人,我們是高手嘛,胸懷要寬廣一點…”只見他口沫橫飛,滔滔不絕,絲毫沒有一點低調的樣子。隱劍再難忍耐,就要發作,卻被印雪寒一把拉住了他,道:“現在別急,等會還有好戲。”隱劍低聲道:“跟他這樣一起你們不覺得丟人?”

  另外兩人似乎沒有考慮到這點,細想一下,大是贊同,兩人拉著隱劍道:“高手你先到裁縫店門口等著,我們去拿點東西。”說罷飄然飛去。路中間只剩下不驚風一人,只見他大大咧咧地道:“快去快回,快去快回。”

  隱劍他們剛剛到了一個轉角,便又折了回來,只是三人身的衣服已經全部換成了20幾左右的商品裝,并且頭用布包起,乍看去跟毒娘子的造型還很象,幾人大搖大擺地來到不驚風面前,不驚風奇道:“你們這是干什么。”

  隱劍不好意思說,印雪寒玩味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們都覺得有你這個高手在這里我們就不必露面了。”不驚風明顯的不信,倒是劍無影仍然是一副寵辱不驚的表情,道:“等會我這個第一劍去裁縫店,勢必會引起關注,大家蜂擁而來,賣皮掙錢的秘密就再難隱藏,所以作為真正的高手,以及為了保持和別人的優勢,我們就不必露面了。”

  這個解釋還勉強說的過去,不驚風沉吟道:“是否我也應該蒙面呢,做個高手難道就這么難?”言罷一臉痛苦,隱劍慌忙擺手制止他,心道我們蒙面可不就是為了凸顯你么,但想來想去,始終找不到合適理由,印雪寒卻早早道:“不知道裁縫店那個女玩家還在不在,女人最不喜歡藏頭露尾的男人,尤其你本來就張的不怎么樣,現在把頭蒙了,即使她對你真的有意思,她的姐妹們也肯定會在身后落她的面子,那樣對她的心理影響很大。”不驚風聽她說‘你本來張的就不怎么樣’時就要反駁,但聽到后面就陷入沉思,覺得甚有道理。

  隱劍看印雪寒毫不費力的兩句話就打消了不驚風的念頭,并且連帶著諷刺了他一下卻不能夠還擊,覺得很是佩服,心想他們才是真正的智者,不知道現實當中是不是拐賣人口的。隱劍思前想后,覺得還應該加一把火,于是又道:“你也不必太擔心,想想你那皮的造型,應該賣不了多少錢,根本不會引起別人的剴覷。”說到那皮的造型,隱劍又笑了。不驚風的那些狼皮大多厚薄不勻:血痕污點遍布,殘洞窟窿盡是,能賣到好價錢才怪。隱劍覺得很是得意,自己能根據事實出發,想到這個理由,也很不錯嘛。

  不驚風大怒,吼道:“你懂什么,那皮刮的才叫抽象,叫藝術,并且結合了狼身體構造的特點,好的地方留著,不好的地方仍掉…這都不懂,我真替你感到悲哀。”隱劍臉色一陣青紫,心想這難道還是人嗎?有這么不要臉的人嗎?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