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十一回 無恥不驚風真無恥

第十一回 無恥不驚風真無恥


  印雪寒仔細一聽,才聽到那女子問道:“剛剛那個人叫什么。”而不驚風卻連連擺手道:“不管他不管他,你的熟練度怎么樣了。”…

  幾人在城外殺著怪,說是幾人,其實是隱劍坐在一旁,此刻他正心情低落,想著他的3000兩銀子,純屬混經驗,而不驚風似乎正在回憶,滿臉淫笑,一個50多幾的高手,竟然也好意思坐在隱劍旁邊,堂而皇之的混經驗。真正殺怪的只有印雪寒和劍無影兩人,印雪寒回頭看了看,發現隱劍伸手,笑了,等到張開手,仔細地觀察了一下,才發現手中空空如也,不禁又哭喪個臉,而后一腳踢向不驚風。

  不驚風正在YY,混沒在意,忽然被踢地翻身啃了一口草,頓時大怒,站起來插著腰叫囂道:“你是不是想打架。”隱劍肚子里的火正沒處發,眼見到手的三千兩飛了,當事人還這么囂張,于是站起恨聲道:“是又怎樣。”

  印雪寒趕忙道:“怎么了,怎么了。”隱劍又坐著痛苦道:“我的三千兩,還我的三千兩。”

  印雪寒驚疑道:“什么三千兩。”不驚風也驚疑道:“什么三千兩?”

  隱劍憤然道:“你還問我,我賣狼皮的三千兩。”劍無影與印雪寒同時看向不驚風,只聽劍無影拔劍憤然道:“不驚風沒想到你這么無恥,連人家20多幾的錢都拿,說,錢放哪了。”

  不驚風無辜道:“什么三千兩,我怎么不知道。”

  隱劍恨恨道:“哪女的給我賣皮的錢你為什么不讓我拿,還故意推我。”不驚風一把抓住隱劍的衣服,惶恐道:“什么,那是三千兩?”當下大是懊悔。

  兩人聽說事關這么大筆的銀兩,頓時來了興致,驚問隱劍,于是隱劍再度回憶了那段痛苦地時光。

  印雪寒本以為兩人在爭風吃醋,卻原來是這么回事,當下冷冷地瞥了不驚風一眼,改變了隱劍的話,道:“人,不能這么無恥。”

  到是劍無影表現夠激烈,恨恨地踢了懊惱地不驚風幾腿,由自不解氣道:“三千兩啊三千兩,夠吃多少雞腿,啊不,拿來點門派內功能點多少,你個敗家子,竟然作出這種蠢事,拿錢妞沒見你這樣的。”

  隱劍見大家表現如此激烈,不禁道:“錢有那么好?”印雪寒沒好氣道:“怎么沒那么好,兩個月內不開通貨幣兌換,錢可以拿來點到門派點技能,1000兩夠升一幾。等以后開通了,錢幣貶值,那時候就不好了,因為那時候就不能拿來點技能了。”隱劍忙拉住劍無影道:“別踢了,別踢了,再踢他要掛了。”心想真不該這么激動,不就是三千兩么?但轉眼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的兩個星期生活,就被他拿去妞了,雖然嘴說著不踢,卻又狠狠地幫著踢了兩腳。

  不驚風爬起,渾身衣服都是腳印,只見他哭喪著臉道:“誰知道那是三千兩啊!”

  幾人不屑地哼了一聲,隱劍于是又拿出一堆紋銀道:“大家不要那么激動了,我這里還有三百兩。”眾人失落的興致又被提起,問道:“哪里搞來的。”

  隱劍于是這般如此了一翻,眾人才大致明白原來是西門吹雪的老婆送的,當下擺擺手道:“你自己拿著用。”隱劍奇道:“不是說可以點技能嗎?”劍無影道:“你自己也要點啊。”隱劍不好意思道:“我還沒想道要入什么門派,到不如你們拿去用。”

  幾人興致闌珊,道:“行走江湖,哪能沒有銀兩,再說技能自己練就可以了,沒必要去門派點,三百兩我們身也有,但那些得用,所以你也得留點。”

  隱劍心想原來如此,于是收了回來,剛剛一通發泄,三千兩不翼而飛的落寞心情忽然消失地無影無蹤,轉而笑道:“原來狼皮那么值錢,我還丟了好多,下次再去殺一點。”

  三人眼睛睜的老大,印雪寒道:“我怎么沒想到。”不驚風因為犯了錯,一時不敢接茬,劍無影深沉地點了點頭,道:“我說剛剛腦中怎么有靈光一閃,卻被你給先說出來了。”隱劍愕然道:“有什么問題嗎?”

  幾人同時問道:“你在哪殺的。”隱劍指了指林子,道:“就在里面。”

  于是,隱劍又被幾人拽著,來到了森林里。

  隱劍心想得趕緊學個輕功,不然真的寸步難行,看人這速度,估計自己7天的路程人家一個時辰就走完了。

  三人剛一看到野狼,便如餓了幾天的野狗看到肉一樣興奮,劍無影首先開刀,刷刷兩劍,野狼身頓時多了10個窟窿,仰天悲嘶一聲,正欲還擊,劍無影當頭一劍,滿身血污的野狼終于倒下,劍無影哈哈狂笑,道:“大概在40幾左右,估計造不成什么傷害。”確定沒有危險,幾人于是約定在此集合,便分散開了。

  不驚風似乎覺得不經意間流失了隱劍的三千兩甚是慚愧,于是擔心他一20幾新人太過危險,便強烈要求與他一起,隱劍推辭不過,便也欣然同意。

  兩人晃晃蕩蕩,終于在林中發現了數頭集合在一起的野狼,隱劍數了一下,大概有七八只,不驚風皺眉道:“太多了我搞不定,還是繞道走。”

  隱劍問道:“你能解決幾個。”不驚風略一思量,道:“本來我能解決7只,但對于實力不甚了解,減去一只,需要照看你,再減一只。”隱劍皺眉道:“就是5只了。”

  不驚風回答道:“不對,是4只,因為狼群有合圍的優勢,而我們沒有。”

  隱劍不屑于他的這種分析方法,但仍是問道:“你確定?”

  不驚風又思考了一番,乃點頭道:“我確定。”隱劍于是道:“你先,我能解決四只。”

  不驚風疑惑地看了看他一眼,隱劍確定道:“相信我。”

  不驚風猶豫了一下,終于沖了出去,一抖手耍了一道劍花,那只狼見到一個人類如此猖狂,紛紛拔足前,齜牙咧嘴,好不兇惡。

  不驚風劍法狠厲,照著一個狼頭就刺去,大有一去無回之勢,但兇狼勢大,絲毫不以為意,不驚風劍法耍的興起,竟然越沖越遠,隱劍追趕不,急得大喊。

  不驚風這才發現是孤軍奮戰,剛想往后退,卻被惡浪咬了一口,隱劍急忙道:“你注意防御,我來救你。”不驚風進取不足,守成還明顯有余,于是把希望寄托在了隱劍身,隱劍拔步趕,不驚風回頭看時,只見四頭惡狼已經倒地,隱劍正拿著一把短劍取皮,動作相當熟練,再看周圍野狼已經只剩下四只,當下對于隱劍又有了新的認識,心想果然是真的隱劍,渾然沒看到他出劍時的情況。

  隱劍熟練得扒完狼皮,呵呵一笑,才發現不驚風也已經完畢,正在費力地取皮,臉身沾染的全是血跡。

  隱劍嘿嘿一笑,心想幸虧我有前車之鑒,不然身肯定跟他一樣血呼呼的,當下對自己身干凈的布襖大是滿意。又聯想了一下印雪寒和劍無影,想到他們臉的血跡,又是一陣得意。

  不驚風怒道:“靠,這狼皮怎么這么緊,我的寶劍都割不動,太使勁了又是一個窟窿。”隱劍問道:“你的寶劍鋒利多少。”

  不驚風道:“我的可是京城名家的手藝,只比修羅劍少一點。”隱劍心知他的話得10除2再減4,這樣才有一半的可信度,于是旁敲側擊道:“修羅劍多少。”

  不驚風哼哼道:劍又試著道:“你的劍是1000左右?”不驚風搖了搖頭,道:“放大膽了猜。”隱劍狠是認真的想了一下,又道:“難道是2000左右?”不驚風搖了搖頭,“叫你放大膽了猜。”此時他已經取好了一張狼皮,隱劍但見那狼皮左一個切口,右一個切口,似乎大有當年歷史那副希特勒橫掃歐洲13國地圖進兵線條的風采,并且整張都是血污,有的地方還多出一個巴掌大的窟窿,當真慘不忍睹。

  卻聽見不驚風喈喈怪笑道:“多么有抽象的手藝啊。”

  隱劍趕緊又說道:“難道你的武器鋒利接近3000?”但看了看那仍舊有幾塊皮附著的狼尸,連自己都覺得這個猜測狠是弱智。

  不驚風又伏身轉移到了下一個目標,道:“你真苯,我說少一點,那就是嘛。”

  隱劍這才惶悟,原來他是這樣算的。他小心地走近,時刻保持著距離,注意著飛濺地血點,遞出一把短刀道:“用這個,快點。”不驚風轉頭接過,隱劍見他滿臉血污,狀極猙獰,駭得退后一步,終于知道印雪寒三人當時為什么會把自己當作B。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