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十回 人,怎么能這么無恥

第十回 人,怎么能這么無恥


  隱劍氣餒,加了好又轉身走去,但見西門吹雪,果然神色猶豫,心想難道真是等我的?隱劍走近了,仔細看了看,真沒發現他的劍在哪里,又悄悄地走進了,西門吹雪憂郁地眼神向他望了一眼,隱劍心想,有戲,慌忙地對著他笑了笑,忽然熟悉的感覺傳來,隱劍的笑容還停滯在臉,人已經回到了剛剛的復活點,好欄滴滴響起,劍無影道:“看到他出劍了么?”不驚風道:“看看熟練度掉了沒?”隱劍氣憤地哼了一聲,終于知道了加好的作用,看來幾人早已對他的死亡做好了準備,以便第一時間了解情況。再看了看印雪寒的短信,這才稍微舒服了點:“沒事,我們馬就回來。”

  隱劍分別回道:“你自己去試試就知道了。”“看了沒掉,但不知道你的會不會掉,應該試一下。”對于印雪寒則稍顯緩和,“多謝關心,我沒事。”

  一個多時辰,幾人風風火火地趕回了復活點,不驚風不好意思道:“看來我搞錯了,原來他只是在看雪。”隱劍促狹道:“不,你錯了,他是在等我。”

  幾人一楞,隱劍接著道:“你們看他最后看我一眼了嗎?”

  三人撥浪鼓似的點頭,隱劍嘿嘿笑道:“他還跟我說了一件事。”幾人慌忙附耳來,急聲道:“什么事。”

  “他說…”隱劍故意拉長腔調,幾人心中更急,卻不敢打斷,隱劍忽然惡狠狠道:“他正等著殺我呢。”

  幾人這才知道當,但念及隱劍的突出貢獻,心下慚愧,當下哈哈大笑,討論升級事項,決口不提萬梅山莊的事情。

  在隱劍強烈的要求下,幾人迫不得已放棄了練及的計劃,陪著他去處理包袱中的大量毛皮,七拐八拐帶著隱劍來到了租馬的那里,隱劍才知道這里是驛站,而京城離這里似乎還有相當的路程,于是又是一道黑光,隱劍的耳中已經聽到了嘈雜的吆喝聲。

  隱劍一路好奇地左看右看,并不時驚嘆道:“北京人口果然多,建筑也好多,喂,你們等等我。”眼見幾人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隱劍只好放棄初探京城的計劃,加快腳步跟了大部隊,只聽印雪寒解說道:“北方人尚武,所以大多數人以修煉內功和招數為先,南方人喜歡賣弄,是以多數習練輕功。”不驚風下意識地接口道:“胡說八道,分明是北方沒有什么好的輕功。”待發現劍無影露出的陰險笑容時,才發現這翻高論并非出他之口,這才恍然大悟,轉口道:“但事實也相差不遠。”

  印雪寒黑著的臉這才好轉,隱劍心下猜想了三人的關系,三個人的名字被他連了N道復雜的線條,卻是始終沒有找到答案。

  終于幾人的腳步在一棟建筑前停下,隱劍抬頭一看,果然門前掛著塊扁,寫著裁縫鋪,于是幾人進去,劍無影指著一個柜臺道:“賣皮料在那里,我們找找看衣服。”于是再不搭理他,隱劍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是收購原料,柜臺后面坐著個靈巧的女玩家,隱劍走向前道:“姑娘你好,我來賣些皮料。”那姑娘抬頭甜甜一笑,道:“東西拿來我看看。”

  隱劍于是把一包裹的狼皮全部拿了出來,那姑娘一一翻點,待看完了,不禁點頭笑道:“沒看出來,你掛著兩把劍,卻用的是硬功夫。”

  隱劍奇道:“什么硬功夫。”

  那女的笑道:“我也是玩家,過來練習裁縫職業的,你的功夫我還看不出來。”

  隱劍詫異道:“玩家也能開店。”

  “我過來做學徒啊,幫忙收毛皮,怎么你不看網站么?”

  隱劍不好意思,他是看網站,但只是念念不忘他那翻精辟的留言有沒有人贊賞,其他的都沒怎么在意,于是岔開話題道:“你怎么知道我用的是硬功夫?”

  姑娘自得一笑,翻開毛皮,展開給隱劍看道:“你看,你看,這些皮表面都很完整,一點裂痕都沒有,肯定是震傷內府而死的。”

  隱劍暗道原來這么回事,卻也沒有去解釋,因為烏鞘劍太過鋒利,而且隱劍全部都是一劍刺入解決,因此毛皮只有一個小口子,不注意的話還真的看不出來。

  那女子翻了一陣,忽然“夷”了一聲道:“這張皮你也拿來賣?”隱劍仔細一看,原來是那張白虎的皮,于是點頭,理所當然道:“是啊。”

  女子歡快地笑了,只聽她俏聲道:“這么好的皮,你自己留著做一件衣服多好,不是比你身的那件要好許多。”

  隱劍看了看自己身的那件粗陋的布襖,再瞥了瞥劍無影他們三人身光鮮的衣甲,頓覺地慚愧,只聽他懦懦道:“可是我不會做啊。”說完更是覺得慚愧。

  那女子喜道:“那我幫你做好了。”隱劍想這女子真是好人,當下大是感激,道:“那怎么好意思。”虎皮卻是被女子直接搶到懷里,興奮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也要增加熟練度,還沒見到過這么好的材料,不知道能不能做。”說完頓覺失語,悄悄地看了看隱劍,果然對方正懷疑地看著自己。乃自道:“你是不是不放心。”

  隱劍想說是不放心,但覺得不好意思,又細想一翻覺得本來就是拿來賣的,就當賣掉好了,于是道:“沒有什么不放心的,你盡管拿去做好了。”女子頓時歡快的笑了。

  隱劍趁她觀察虎皮之際悄悄地將埋在諸多狼皮下面的雪狼王的那張收回懷中,這才放心地跟著一起笑了。

  后面忽然有人拽他,只見不驚風背對他急聲道:“賣個毛皮也要這么慢,還要升級呢。”看樣子似乎很是著急。

  那女子覺得不好意思,道:“打擾你時間了,這是3000兩銀子,你拿好,對了,你叫什么名字。”不驚風只覺聲音悅耳動聽,不禁回頭,卻看見一個美麗的女子正拿了一個錢袋遞給隱劍,相貌更是比聲音更加動人,當下兩只眼睛全部變成了星星,他疾步搶前去,擋在隱劍面前,一臉諂媚的笑意,道:“姑娘你好,在下不驚風,瀟灑風流,人稱太行第一劍就是我了。”

  女子的手捧著錢袋,兩只烏黑的大眼睛盯著不驚風,驚詫道:“你就是不驚風?”

  隱劍憤恨地鄙視了他一番,伸手想去接那錢袋,又不好意思擠推不驚風,只能徒勞地伸著手,張縮著抓著空氣。卻不料被不驚風用肩膀一磕,21幾新人頓時向后退了幾步,卻聽不驚風得意道:“姑娘是回收這皮料練技能。”

  女子點了點頭,道:“對啊,我現在練的是裁縫,正好沒有材料了,才到店鋪來幫師傅收購的。”

  不驚風抓住她的小手,仔細摸了摸,再往前一推道:“姑娘不要這么見外,大家都是一個城市的,這點銀子算什么,再說你練技能,我們一個地方的,理應幫忙,哪能要你的錢。”

  隱劍欲哭無淚,用手顫抖地指著自己的臉,嘴巴張的大大的,被氣的說不出話來,那皮料可是自己兩個星期血與淚的結果。

  卻見那女子不好意思道:“這怎么好意思,你們一定打的很辛苦。”手中的錢袋又向前推去。

  隱劍不住點頭,心下雖然對“你們”一詞頗有微議,但仍舊覺得女子善解人意,是個好人。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