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九回 和西門吹雪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第九回 和西門吹雪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叮叮叮”三聲,每一下都敲在毒娘子的心里,她沒有看到隱劍的動作,一點都沒有,只看見一道寒光,這速度比剛才快了至少一倍,然后就是凜冽地殺氣,那殺氣幾乎將她的心血都凝結了。三枚暗器落到地就化做一道白光,毒娘子狠道:“沒想到你還隱藏了實力。”隱劍心道終于沒見你的匕首,于是又高興起來,毒娘子狠狠瞪了他一眼,隱劍又緊張兮兮地看著她的手,心想千萬別再來一波,自己的內力可還有100點了,吃藥也趕不及。

  毒娘子跺了跺腳,憤憤轉身,點著眾玩家的頭頂飛了開去,末了還道:“總有天我會自己取回化血刀的,那時就是你斃命的日子。”

  隱劍吁了一口氣,目送毒娘子離去,順便又羨慕了一翻她的輕功,才見劍無影三人已經解決了戰斗,朝這里走來。

  那剩下的5劍沒有了陣法的幫助,很容易就被他們三個給送回了,然而劍無影卻并沒有高興的神色,只聽他沮喪道:“又有一個人接下了毒娘子的暗器,第一快劍又要多一個人了。”

  不驚風刻薄道:“什么又多一個,你接暗器的時候可是早早就出劍了,人家怎么出手你卻都沒看清,再加人家等級才20多,還沒入門派,你好意思說又多一個。”

  劍無影默然不語,今天所受打擊太大,加之不驚風所說都是事實,因此也沒有反駁,隱劍不忍,想安慰他,于是道:“可是我沒有加傷害啊。”

  劍無影忽然抬頭,笑道:“我差點忘記這碴了,什么第一快劍,讓給小劍你。”隱劍看看不驚風和印雪寒,才發現兩人也是同樣的疑惑,“這家伙怎么今天轉性了”的目光同時看向對方,得到地卻是同樣的懵懂。

  卻聽劍無影恬不知恥道:“以后我就是天下第一劍。”直接將那個快字屏棄掉。

  這次連印雪寒都投去了鄙視的一瞥!

  隱劍覺得沒有必要在這個關頭討論問題,于是打岔道:“我們是不是要進‘萬梅山莊’。”

  幾人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劍無影仍舊是一副老大的派頭,道:“自然是要進去。”說罷很是得意地向門口走去。大概還沉浸在新封號的喜悅中,盡管這封號是自己封的。

  隱劍三人自然也跟,那兩個家丁這次卻也不攔,劍無影大咧咧道:“看,看,我多有派頭,搞不好還要開門迎接呢。”話剛說完,門果然開了。劍無影更是得意,回頭道:“什么叫高手,看看,看看。”渾然沒注意到門開了以后走出來一個人。隱劍三人注意到了,許多玩家也注意到了,他們都是一臉的驚愣,劍無影以為是自己所受到的特殊待遇所造成的效果,不禁更是高興。

  隱劍拉了拉他,他這才感覺不對,轉過頭去,只看到了一個人,那人離他只有5米左右,穿著樸素地白襖,頭發黑中夾白,眉毛濃重,雙目炯炯如電,當真英俊非常,而此刻他冷漠地看著地,似乎眾人與這雪地一般無二。

  隱劍忽然感覺有一股涼意從心底泛起,而后腦袋一昏,再次有了知覺時已經到達了另一個地方。

  他轉頭看了看四周,卻見到印雪寒,不驚風和劍無影也在自己身旁,又仔細看了看,那錦緞地貌似夜孤城的人,那大紅袍子自稱陸小鳳兄弟的人都在此列,心下明白這一大群人都是萬梅山莊門口的,不禁疑惑道:“怎么搞的?”

  卻沒有人回答他,只聽劍無影征然道:“西—門—吹幾個字似乎是被憋在了喉嚨里,一直壓抑著,直到此刻才蹦出來。

  幾人魂不守舍地點了點頭,印雪梅看了看四周,又道:“都死了?”隱劍聽她這么說,才慌忙翻開屬性欄,果然見到等級變成了22,技能也降到了0%,又聽到四周不少玩家的喝罵聲,這才明白了情況,于是接口道:“我想是了。”

  良久不驚風大慟,哀呼道:“我的太行劍法啊,都96%了,現在又清0拉。”

  隱劍忽然覺得自己很幸運,于是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幾人痛定思痛,終于沒有就地加入玩家熱烈的討論行列,而是找了一個酒樓,點了些菜,劍無影三人似乎是為了掉的熟練度而默哀,因此沒有動口的意思,到是便宜了隱劍。

  待隱劍吃飽后,見三人已經熱烈地討論了起來,完全沒有了剛剛的哀傷,心想高手就是高手。

  只見印雪寒滿臉憧憬,一直念叨道:“西門吹雪真帥。”

  劍無影與不驚風似乎很不屑,直接剔除了她,正在爭論著什么,隱劍聽出大概是打賭印雪寒已經自語了幾遍,等會讓她自己用系統查。隱劍覺得他們很頹廢,于是問出了一直困惑自己的問題:“我們到底是怎么死的?”

  這時討論的眾人都已經停了下來,劍無影很沒營養地道“肯定是被殺死的。”

  隱劍忍了,又道:“是被什么殺死的。”

  不驚風白了他一眼,道:“肯定是人,至于這人嗎,還能有誰,一定是西門吹雪。”

  隱劍再忍,道:“西門吹雪沒有出手啊,而且他就一個人,似乎沒有什么兵器。”

  印雪寒終于回過神來,解答道:“西門只用劍,只是他太快,快的你都看不到他出手,即使殺了那么多人都看不到,但卻能感到殺氣。”

  隱劍愣了,想想那股發自心底的涼意,覺得和自己的烏鞘劍很是相似,于是點了點頭,道:“沒想到他這么快。”

  劍無影忽然道:“小劍,咱們趕緊再去一趟。”

  隱劍疑惑道:“干嗎去送死。”

  劍無影拍了拍他的腦袋,笑道:“你想,人家那么多人苦苦等了一個多月,都不見西門吹雪出來,你剛剛一去,他就出來了,表示跟你的任務有關啊。”

  其他兩人聽他這么一說,不禁喜形于色,連連點頭,第一次同時贊同了劍無影的觀點。只是隱劍尤不自信,道:“我覺得只是一個巧合。”

  不驚風道:“哪有這么巧的巧合,搞不好完成任務還能得到劍法,挖塞!想想那快的看不到的劍。”

  隱劍很是猶豫,但見另外三人皆是興奮地神色,心想反正死也是一起死,那就再去一次,也許真能得到什么劍法也說不定。

  于是四人又踏了去“萬梅山莊”的路,由于心情迫切,所以隱劍不管問什么問題都沒有人愿意回答,于是也只能沉默,這次速度相對來說比較快,路還不時能看到同樣方向的玩家,劍無影心中更急,隱劍很擔心他的鞭子會把馬給抽死。

  門前除了西門吹雪再也沒人了,4人老遠就下了馬,揣揣地不敢前,就在幾人下定決心時,卻看到幾個同路的騎著馬就沖了去,剛到西門吹雪面前,身子還沒有定住,就已經化作一道白光,幾人的腳步忽然同時止住,隱劍糅了糅眼睛,仔細地看了看,又有人沖了去,他狠狠運起心法,剎那間一切都變慢了,那馬剛剛到西門吹雪10米處,隱劍只覺得眼前如同電視機出現的一點雪花,都搞不清有沒有人動,然后趕緊看了看,西門吹雪還在那,馬也還在奔跑,但不久后就連人一起消失了,隱劍知道人死亡后要2秒才消失,而兩秒前正是那微不可及的一閃出現的時間,隱劍傻了。

  劍無影三人卻在隱劍愣神觀察的功夫圍坐在了一起,只聽不驚風道:“死了掉一及不打緊,只是不知道0%的熟練度會不會再往下跌。”這話一出三人頓覺揪心,想想5個多月的時間才提升的那點熟練度,于是氣氛安靜下來。

  不驚風又道:“我覺得只要出一個代表就可以了。”說罷把目光對準劍無影,劍無影心往下一沉,沉著道:“我覺得應該讓小劍去,如果連他都殺,我們肯定沒有機會。”不驚風想照著劍無影的性格如果去了不小心被西門殺掉肯定也要拉自己下水,而如果死不了則有機會得到獎勵,兩個對自己都沒有好處,終于贊同地點了點頭,分析道:“有道理,小劍等級低,死了沒什么損失。”

  印雪寒雖然覺得有道理,但仍舊道:“可是小劍的劍法已經3幾了,越是高級武功熟練度越難練,如果掉了的話是不是很可惜。”

  不驚風毫無人性道:“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小劍初入江湖,正是應該好好體驗生死的時候,比之熟練度,這個重要多了。”

  劍無影也道:“也不一定就會死,還是有很大的希望將任務完成的。”印雪寒似乎想到了任務的好處,雖然仍有意見,但還是保留了起來。

  此時隱劍剛好觀察完了另外幾個人,沒有一個能到西門吹雪2米以內的,而且那雪花點似的不真切的一點再也沒看到過,隱劍認定先前是自己眼花了。

  他將他的分析報告給了眼前的三人,但見三人夸獎了他一通,乃道出了商討后的結論,隱劍不可置信地看著三人,道:“不是說好一起去的么?”

  劍無影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因為你很有潛質,一個高手的潛質,所以我們一致覺得由你去最好,首先你張的好看,可以讓西門吹雪自慚形穢,一時間難以下手,正當他從比較中醒來,因為嫉妒想要殺你時,看到你的衣著風格跟他相近,他會誤以為你是高手,又是一個延遲,你就有時間道出自己的來意,就有成功的機會。”隱劍似懂非懂,道:“次我死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打扮,也沒見他有過絲毫猶豫啊。”

  劍無影心中一動,心想反應倒挺快,又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隱劍又問他什么意思。

  劍無影卻怎么也說不出,只道:“高手的直覺。”

  然而高手的直覺這次卻并不讓隱劍怎么信服,不驚風眼見他不弄清楚是不肯去的,乃安撫道:“次是因為人太多,所以埋沒了你的光輝,這也正是這次我們不跟你去的原因,你看西門吹雪的眼神,是那么的猶豫,你有什么感覺。”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