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七回 終南的七劍

第七回 終南的七劍


  幾人終于下了馬,隱劍滿意地看著手中被啃地狼藉地兩只雞腿,無所謂地向地一仍,然后悄悄拽起劍無影厚厚地棉襖下擺,小心翼翼地擦拭自己的雙手,看地印雪寒驚嘆不已,順便指了指他被油弄花的臉,隱劍當下明白,舉起袍子地一大塊,當作毛巾向臉抹去,劍無影自詡江湖第一快劍,平常只注重兩件事,一是他的名頭,所以青衣人劍無雙就是他痛恨的對象,還有就是他的形象,即使在東北,他也要在棉襖外面加一層厚錦緞的襯托,并時刻保持清潔,此時倒省去了隱劍買毛巾的麻煩。

  隱劍再度滿意地笑了笑,印雪寒遞給他一柄劍,道:“照照看。”隱劍拿起,看著劍中的倒影,忽然覺得有些辛酸,低喃道:“這么多年,我還是這樣,未曾改變啊。”說罷落魄一笑,將劍遞還給印雪寒,印雪寒笑著搖了搖頭,道:“你拿去用,木劍可以扔了。”

  隱劍知道他錯把烏鞘劍當作木劍了,想想烏鞘劍確實太過強悍,還是等到自己級數高了再拿出來,以免別人剴覷。當下道了聲謝。將劍背在身,只是有個鼓鼓的包裹,大大的影響了自己的形象,反觀其他幾人身干凈利索,不禁問道:“你們不帶包裹嗎?”

  劍無雙與不驚風正在尋找“萬梅山莊”的方向,雖然注意到隱劍的問話,但對于這種沒有營養的問題,仍舊當作沒聽見,隱劍只好把頭轉向印雪寒,對于隱劍問出的這個問題,她也不感驚訝,道:“到了十幾以后就可以把東西放到懷里了,空間和包裹一樣大,拿藥也方便啊。”隱劍試了試,果然如此,心下大喜,試著取出一個藥丸,再放回去,果然方便許多,他樂此不疲地重復了許多遍這個動作,卻道:“都沒有人告訴我。”印雪寒道:“10幾之后系統會提示你,怎么你沒看見。”

  隱劍不好意思道:“當時沒怎么注意。”其實當時他注意了,但只注意到了雪狼王給的貴重物品,再以后就是被劍和劍法吸引,完全忽視了系統的提示。說到雪狼王,不得不提一下,若不是它當時的突出貢獻,隱劍今天能否到20幾真的很難說!

  此時隱劍身包袱沒了,背著把長劍若是換劍無影那種長衫還真有一點劍客的味道,但它穿的是樸素地布襖,臃臃腫腫的,而且腰還跨了一把短劍,當真不倫不類。隱劍想了想,還是將那劍取到腰間,跟那把短劍交叉別到一起,這是看到了前面的萬梅山莊,想到了電影中西門吹雪的造型才有感而發的。

  這么一改,倒真有點高手的韻味。此時劍無影與不驚風已經討論完畢,目光回歸了大部隊,道:“我們的初步作戰計劃是這樣的。”見幾人側耳傾聽,乃道:“幫他們母子找回西門吹雪,首先小劍出馬,動之以情,曉之以禮,如果此不通,我們就采用第二個方法。”他看了看在場幾人,緩緩道:“就是將西門吹雪給綁架回去。”說罷看了看在場眾人一眼,似乎為自己能想到兩個方法滿是得意。印雪寒語氣冰冷地道:“你看過《劍神的微笑嗎》?”

  劍無影道“我從來不看。”印雪寒少有地鄙視了一下他,道:“難怪,沒事回去看一看,古龍的西門吹雪沒拍過最后的階段,你知道獨孤求敗。”

  隱劍心道:“他當然知道,當時在客棧他就叫的這個名字。”覺得印雪寒的這個問題很是多余。

  劍無影道:“電視劇我常看,獨孤求敗可是我的偶像啊,怎么拉,難道他跟西門有什么關系。”

  不驚風雖然不知道,但仍舊幸災樂禍道:“看看,看看,什么都不懂就擬訂怎么計劃。”待看見劍無影略微移向劍柄的手時,竟然學著劍無影的樣子哼起了歌,似乎剛剛那話不是他說的。劍無影也不好發作,乃道:“快說啊。”

  印雪寒道:“古龍筆下用劍者很多,人們排出十名高手,耪首便是西門吹雪,決戰紫禁之顛時他就是第一劍客,與夜孤城齊名,但后來他的實力又有突破,反正不會比獨孤求敗差就是了,你怎么綁架他啊。我認為第二個計劃可以直接掉,都不知道你怎么能想出來,內測時你無影劍已經滿幾還沒能在岳不群手下逃生,竟然敢打西門吹雪的主意,把他惹火了,直接把你清回新手村,說他曾經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人連續趕了一個月的路程為他去殺一個人,想想人家的執著勁,萬一再把你武功廢了,你哭都沒地方哭去。”

  劍無影抹了一把汗,心虛道:“其實第二個計劃我是準備留到90幾以后再實施,既然已經沒有選擇,那就只有第一個方法,目前要做的是,如何進入萬梅山莊。那么多人早就來了,還沒看到過西門吹雪一面。”說罷用說指了指身后,

  隱劍早就發現山莊的邊早已經逗留了無數玩家,本來以為這里是個集市,卻沒想到都是來找西門吹雪的,再仔細看看那些人,果然形態萬千,各有特色,有在練劍法的,一邊練一邊還叫道:“西門吹雪,我要跟你比試,有膽的你出來。”還有穿著一個大紅袍子,嘴畫了兩條胡須,隱劍越看越覺得象是馬戲團的小丑中國版,那小丑卻道:“我是陸小鳳的拜把子兄弟陸小龍,我哥哥有難,希望你去幫助他。”其中還有群人跪在門口,面前密密麻麻鋪了一層東西,有布,有紙,內容就更加多了,什么為父報仇,懇請收下我做弟子,什么對你非常崇拜,不收我就不起來,更有甚者,因為銀子短缺,希望進入山莊,當個免費的家丁,只求混口飯吃。

  隱劍走進去瞧了瞧,一邊走一邊驚嘆,夸夸這個有創意,說說那個有思想,直到看到一個玩家穿著錦緞,腰跨著一把華麗的配劍,站在一個高臺,眼睛微閉,十足地高手樣,隱劍急忙拉著印雪寒道:“快看,快看,高手誒。”

  印雪寒瞟了一眼,不屑道:“臺子和衣服都是不驚風的,這本來是他的創意,模擬決戰紫禁之顛的場景,最后等了10天不見效果,就把攤子賣給了一個玩家,好象賺了不少錢,那人才30多幾,十足的菜鳥一個。”

  隱劍默默地‘哦’了一聲,心想自己果然是個菜鳥,連高手都分辨不清楚,這里天氣冷,穿著那么少難道不會著涼,想到這里,又好奇對著那人看了一眼,果然見他的下擺在微微顫抖,又見他的手微不可及地向臉伸了伸,大概是擦臉提神,隱劍不由得暗贊了一聲那位仁兄的毅力果然堅強,換作自己,是絕對受不了的,卻見不驚風與另一個玩家道:“看看,看看,我說三分鐘吃一顆藥,對了,給錢。”那玩家苦著臉掏出一袋銀子,隱劍不禁羨慕非常,估計著袋中的數字。忽然旁邊的腳步停下了,隱劍自然也停下,因為那是他們部隊的。

  只聽劍無影道:“這里不能再往前去了,有家丁看著,家丁實力很強,去了就是死,你們應該見機行事。”隱劍聽他說你們,乃疑惑道:“你呢?”劍無影雙手抱胸,道:“我肯定死不了,你以為天下第一快劍是白叫的。”旁邊不驚風呸了一聲。

  話剛說完,隱劍便抬頭看到一票玩家沖了去,數了數,大概有7個,只見7人氣勢洶洶,朝著門前的兩個家丁沖去。隱劍想問為什么人家沖去了,卻聽劍無影哼道:“又是送死的。”

  那七人隱隱形成一個圈圈,將那兩個家丁圍住,眾玩家也都不吆喝了,紛紛朝中間擠著去看熱鬧,隱劍但見那7人步伐如風,劍光迅猛,并不時有光華蕩出,心眾猛贊,兩個家丁的劍卻平平無奇,只是比那些人快些而已,隱劍絲毫沒有看出7人將要送死的前兆。不驚風皺眉道:“是全真教的人。”隱劍好奇道:“你怎么知道?”

  不驚風朝著幾人衣服指了指,道:“50幾以前必須得穿門派的衣服,你看他們雖然外面有棉襖,但都匝著發楫。我判斷他們是道教的人,再加他們有7個人,所以我敢斷定他們是全真的人。”

  隱劍仍舊不解,不驚風得意道:“超越高手的人總能察覺到普通高手察覺不了的事實,真叫人感到悲傷,我終于明白了高手的無奈和孤獨。”

  印雪寒再也受不了他臭屁的姿態,怒斥道:“不就是中南山的全真教么,天罡北斗陣的名聲又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得意個什么勁。”

  劍無影笑了,道:“小雪,你不要跟他計較,他沒參加過內測,也就一個菜鳥,你跟他說七星陣就行了,說天罡北斗陣他還會跟你爭辯。”

  不驚風正想說明眼前是北斗七星陣,絕非天罡北斗陣,聽到這句話,乃自轉口道:“七星陣不就是天罡北斗陣么,跟誰不知道似的,哼!”

  隱劍卻是不知道的,雖然他很想知道兩個陣為什么一樣,但覺得這個問題似乎很弱智,于是又問道:“這陣能贏么?”

  劍無影道:“我若不出手,也許能贏。”隱劍研究了半晌,還是沒弄懂,又道:“你若出手呢。”劍無影又道“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