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五回 結緣

  他只見有三個人身形矯捷,那速度比自己快了不知多少倍,當下默默哀傷一陣,卻見三人的目標正是自己,不禁大是迷惑,他無辜地瞄了眼前的三人,正欲說話時,那三人中一女子的劍已經撲來,隱劍滿是血污的臉一笑,終于找到了平衡點,這劍的速度比自己可是慢多了,輕功不足的羞愧頓時煙消云散。

  劍是慢,但再慢也是朝著他功來,隱劍大怒,我剛剛跋山涉水而來,這是招誰惹誰了,一來就拿劍招呼我。當下伸手拿出烏鞘劍,那些人只見滿是血污的那張臉露出猙獰的憤怒表情,手中一閃,然后一道黑光閃過,也沒見他動了什么,女子的劍便已經被磕飛,但那女子身形一搓后退一步便又站直,另外兩人與她呈合圍之勢,其中一男人道:“怎么樣。”

  那女子正聲道:“快!”

  旁邊另一男子道:“什么快。”

  女子的眼睛盯住了隱劍的手,緩緩道:“手快。”

  那男子道:“比我的劍還快么?”

  女子反問道:“你看清他出手了么?”

  男子再也沒有說話,因為他沒有看清,那就證明對方比他的快

  這三人搞的隱劍一楞一愣,說話也是極其地沒有營養,于是他趕忙道:“你們干嗎打我?”

  此言一出,正欲出手的男子道:“似乎不是B。”

  那攻擊的女子也皺了皺眉頭,似乎思考了一番,乃道:“你不知道他是不是B,答案就還不確定,不確定當然得試試攻擊他,這樣才能準確地了解。”

  那男子頗以為然地點點頭,一幅果然見解獨特的樣子。

  隱劍心中大寒,感情人家把自己當成B了,憑著自己20多幾的新人,孱弱的血量,怎么看也不象能夠經地起面前三位衣甲鮮亮貌似高手的人手中那閃著寒光的利劍一擊,你試一下不要緊,但關鍵是誰知道會不會死,自己死了也不要緊,但誰又知道死了是復活在城市里還是仍舊回到新手村。

  念及此,隱劍趕忙打斷道:“諸位請慢,我是玩家,不是B。”

  三人這才悻悻收劍,其中一男子道:“既然不是B,干嗎把自己臉涂地跟鬼一樣。”

  隱劍那個委屈啊,但也無話可說,忽然另一個男子道:“你既然不是B,為什么出手那么快,竟然比我只慢一點。”說罷一臉憤慨,最后轉而靠近,輕聲道:“是不是有什么訣竅。”

  隱劍看了他一眼,一看之下,不禁喜道:“我認識你,這個頭盔就是你的。”那人一臉愕然,考慮一會,忽然道:“原來是你!”

  而另一個男子厲聲插話,憤憤不平道:“什么他的,那是我的。”

  那送頭盔的男子尷尬一笑,道:“原來認識,走,到城里喝一杯。”轉而看了看隱劍,又道:“還是先到客棧去。”

  幾人風塵仆仆,足下飛快,隱劍被那人拽著走,只能看到6只腳后跟飛快地交替著,不禁想什么時候自己的腳也能有這么快的擊地速度,在他研究正濃時,前面的人忽然停下,只聽那男子道:“店小二,來個房間,打桶熱水。”說罷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將隱劍給推進一個房間,而后指著樓下的一個桌子道:“快點,我們就在那等你。”

  隱劍洗了個熱水澡,看著滿盆的血污,似乎明白了為什么會有人把他當作B來打,然后再看了看那件破破爛爛滿是血碴的衣服,悼念幾秒種后毫不留情地將這件陪著自己翻山越嶺共渡苦難的唯一遮身物品往地一甩,換了新手村大娘送別時給的那件20幾可穿的衣服,雖然樸素了點,但有句話怎么說,高手,就是要低調。

  隱劍走到那三人旁邊,弱弱地道:“我好了。”

  那三人似乎正為一話題而爭論不休,絲毫沒把他的話放在耳里,仍然激烈地爭論著。

  隱劍忽然大聲道:“你們停下。”這下不但三人停了下來,整個客棧的人都向隱劍看來,隱劍受到這么多人的注視,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就是想說一下,我洗好了。”

  三人顯然非常驚訝,貌似一個魔頭的丑陋B,怎么片刻間就變成了一個絕美的男子,送頭盔的那人圍著隱劍轉了兩圈,忽然道:“我說嘛,你們都錯了,根本不是加的什么出手,也不是什么送的武器,應該是給了他一個相貌調,嘖嘖,早知道這頭盔我自己用就好了。”

  另外兩人齊齊送了個鄙視的眼神,那女子道:“我們去酒店聊。”隱劍奇道:“客棧不是一樣可以吃飯喝酒么?”那人拉著他就走,道:“客棧的酒哪有酒店的美味。”

  客棧對面就有一家酒樓,酒樓占地及廣,寬大的門檐掛著一個巨扁,面寫著美味樓幾個大字,幾人走進去,早有店小二迎了來,點頭哈腰道:“客官幾位。”三人目視前方,直若未見,隱劍剛想回答,卻見店小二早已收拾好了一張桌子,這才發現女子手伸出的四個指頭。

  幾人坐定,互通了一下姓名,女子叫做印雪寒,送頭盔的男子叫作劍無影,還有一個叫作不驚風。

  劍無影回答自己的姓名時似乎很注意隱劍的臉色,但看到沒有太大的變化后卻有著一絲失落,這失落恰巧被隱劍看在眼中,于是問道:“劍無影的劍很快么。”

  劍無影這才提起興致,剛想回答,不驚風卻一邊吃菜一邊含糊道:“沒你的快。”劍無影剛想反駁,但想了想,又將話咽了回去,手中的筷子卻老是搶著不驚風的菜。

  印雪寒倒是還挺懂得禮貌,她嘻嘻一笑,道:“你是不是也得到過什么獎勵啊。”隱劍奇道:“什么獎勵。”

  女子指著一臉無事裝作東張西望的劍無影道:“他給你的頭盔,是有特殊獎勵的,因為他是內測時達到60幾的玩家。”

  隱劍發現這個時候不驚風也不吃東西了,兩只眼睛惡狠狠地盯著劍無影,當下感到一絲抱歉,心想仔細看看,獎勵真的有就還給他。

  于是低頭翻起了包袱,也還是那幾件東西,抬起頭卻看到三人一臉期盼地看著自己,那“真的沒有”卻怎么都說不出口。

  于是又低頭摸了那僅有的一些物品,真希望在那毛皮下面找到什么不一樣的東西。

  過了半晌,他終于明白,自己并沒有健忘的特點,于是鼓足勇氣,道:“真的沒有。”心下黯然,這四個字到底是說出來了。

  那女子似乎并不氣餒,循循善誘道“系統就沒給你什么提示?”

  隱劍這才想起剛剛出生的時候系統好象叮了一聲,不知道有沒有刷新,于是趕緊打開系統的菜單,翻遍了所有的消息,三人見他目光呆滯,又覺得無聊,忽然劍無影道:“要不要打賭,我說是樣貌。”不驚風道:“賭就賭,我說是裝備。”但心下也不太報希望,剛剛包袱里的東西似乎除了狼牙和狼皮就什么都沒有了。印雪寒笑道:“我還是說屬性,怎么樣,就賭50兩銀子。”另兩人齊聲叫好。

  隱劍終于在繁雜的信息中找到了最開始的那條,剛剛抬頭,就聽到三人齊聲到:“是什么?”隱劍剛想說出,劍無影老成在在道:“是樣貌?”印雪寒湊近了頭,低聲道:“是屬性?”隱劍正欲否定,不驚風滿懷期望,道:“真的是裝備?”

  隱劍不再說了,直接將面板調至可視化,幾人一起睜大眼睛觀看,“玩家使用獎勵頭盔,痛覺歸零,可以調整。”

  幾人意興闌珊,倒是印血寒笑道:“我說,是屬性。”不驚風怒道:“痛覺算什么屬性。”印雪寒爭辯道:“怎么不算屬性,沒有痛覺被別人打就不會感覺疼,不疼就不會失去反手的先機,以后有什么增加痛楚的武功和毒藥也就沒用了。”不驚風正欲反唇相譏,倒是劍無影把一個袋子往桌一扔,道:“跟女孩子家家爭,沒風度。”這下把不驚風氣地夠嗆,當下憤然從包袱中取出一個錢袋,往桌一放,道:“拿去。”

  印雪寒笑嘻嘻的將那錢袋裝進自己的身,才發現此時隱劍心神恍惚,于是問道:“你怎么了?”

  隱劍回過神來,木然地問道:“沒痛覺真有那么好?”

  印雪寒剛剛有了進帳,心情似乎很好,只聽她耐心地解釋道:“那當然,你痛的話手就會抖,手一抖就會慢或失準,還有,象分筋錯骨手,擒拿手等等武功就是要讓你痛才能發揮威力,沒有了痛覺就相當于失去了一半的力量,還有,以后出了什么藥,如果敵人妄想得到你的寶貝,讓你不堪忍受,你不就不在乎了嗎?還有…”

  隱劍的臉色卻越來越白,劍無影終于察覺到不對,道:“停——”而后轉向隱劍道:“你怎么了?”

  印雪寒每一個“還有”,隱劍的心都要抽一下,現在她停止了,隱劍忽然覺得舒服了好多,他喃喃道:“我把痛覺給調到了100%,剛剛試著改了下,系統提示無法更改了。”說罷失魂落魄地征在那里,將那欄調到眾人面前,眼前的菜卻再沒胃口了。

  眾人瞧他那樣,忽然覺得不忍,劍無影安慰道:“其實沒痛覺也沒什么不好,你想啊,游戲嘛,少了痛還是男人么,而且你痛了才會更加進步啊。”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