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三回 終于熬出來了

第三回 終于熬出來了


  隱劍大大地拍了一下小念一巴掌,不顧小念“哎呦”痛呼,哈哈道:“謝謝你了。”既然有練武的內容,那就肯定有武學的籍嘛,隱劍興奮地跑到架旁,一本一本翻起來,找了半天,都是一些三字經,白家性之類的東西,對于武學的籍是一點都沒找到,難道要教自己的基本內功?就自己的那點水平,隱劍自己都感到心虛。

  “先生,這個是什么意思啊。”就在這時,小念不知從哪里找來一本線裝籍,翻開一業來到隱劍面前。隱劍看了看那行字“劍者當迅捷快準,中庸不凡…”這不就是朝思慕想的秘籍,隱劍哪還管的其他,慌忙問道:“小念,你這是拿里弄的?”小念驚詫地張大眼睛,指了指架最下面一層道:“李老先生把武學籍都放在下面拉,怎么先生你不知道?”隱劍這才看向自己腳下的位置,那里都是一層被自己翻開亂丟的一堆古,也不管小念說什么李老先生說的“萬般皆下品,惟有讀高”之類的。他小心翼翼地扒開,從下面抽出一本來,果然封面寫著“基礎鞭法”幾個字,一把抱起小念,在他臉狠狠親了一下,他高興道:“你可真是我的幸運星。”

  從此以后,學院的學生們便多了一個學習項目,就是演武,為此隱劍還專門找到二蛋的父親,村里唯一的鐵匠,無償為學院打造了一批袖珍兵器,隱劍一邊教孩子們,一邊自己練習,只是那資質提升的速度,套用一句隱劍的話——不提也罷!

  閑來沒事的時候,隱劍便帶著孩子們做做游戲,教他們下下棋,彈彈琴,學院雖然簡陋,但一應器具還是比較齊全的,這點隱劍還是相當贊賞的,比自己學校好太多了。只是新手村的玩家越來越少,直到7天以后,整個新手村只有隱劍一個人蕭條地看著落雪了。

  好在隱劍也是一個得過且過的人,日子雖然無聊,但隱劍并不覺得無趣,他甚至有的時候就想一直呆在這里不再出去,但這種想法出現的頻率畢竟不多。

  現實時間:一個月以后…

  新手村下起了大雪,在隱劍支起的簡易大帳篷內,一群孩子站成兩排,他們身裹著厚厚的棉襖,紅撲撲的小臉顯得分外可愛,隱劍站在他們身前,滿臉帶著解放的笑容,他高聲說道:“同學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頓了一頓,他繼續道:“就在昨天,我們親愛的黑狗同學,他,終于突破了認識100字的階段,達到識文斷字的一般水準,也就是說,以后,你們便再也不用讀那可惡的四五經拉。”話音剛落,十幾個孩子“哦”地發出震天的歡呼,將手中的三字經等全部往天拋去,這些他們早在一個月前就都會倒著背了,偏偏那個黑狗還不會讀,先生便要他們每天都得繼續讀個300遍,現在終于擺脫了厄運,哪有不高興的道理。隱劍也抱起一個9歲左右的憨憨男孩,對著他的臉一陣狂親,嘴中還在說到:“小子啊,你果然沒辜負我的期望,原來我以為一輩子沒希望出新手村了,你知道嗎,我是怎么忍受那些人一個一個坐著馬車趕到城市里去的歡樂心情嗎,我是怎么看著論壇那些玩家飛飛下的輕功視頻嗎?嗚嗚,我是怎么一遍一遍教你念那些破的嗎,現在那狗屁三字經我都已經倒背如流了,早在一個月前,我的各種武功都達到頂幾了,我太愛你了!!”隱劍已經激動地涕淚交加,不知所云,呆在新手村整整半年的時間啊,除了開始的兩天,以后塄是連個人都沒見到,這里的人指玩家也難怪隱劍此刻如此激動,這群孩子大多數在一個月前各項要求都已經達標,只有這個黑狗的斷文識字還是識得1字的境界,不知不覺又熬了一個月,隱劍終于解脫了!

  村口的路,風起,雪花鋪滿了地面,由于是北京地界,空氣相當的冷,全村的人幾乎都站在了路口,穿著花花綠綠顏色駁雜的棉襖,粗陋地匝著自己的頭發,臉色因為風雪而起了細細地裂紋,他們手下扶著自己的孩子,樸素的表情多少有著些傷感。一個普通的婦人走了出來,她是黑狗的娘親,村里裁縫店的老板,只聽她道“先生在這里將我兒子教導成人,我無以為謝,天氣寒冷,這件衣衫便送給先生你,前途險峻,先生多加珍重。”

  隱劍早已穿了冬衣,這也是眼前的老板送的,他道了一聲謝,有這個婦人作榜樣,其他人也紛紛前,送了一些銀兩膏藥,雖然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但那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隱劍全部默默的收下。村長最后一個走來,道:“小伙子,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此時隱劍早已處在離別的傷感中,竟然忘了半年前支撐自己下去的動力——那少不了的好處!“村長,你年紀大了,還是趕緊帶著大家回去。”村長拍了拍他的肩膀,嘆了口氣:“人老了,哎,你帶著這群孩子,也不容易,這件玉配便送于你,也可以聊表我的心意。”而后走到了人群中,末了回頭道:“以后有空便回來看看,這里永遠是你的家。”隱劍重重得恩了一聲,仍舊站著,希望看到他們一個一個回去。

  但那些人都沒有要走的意思,隱劍于是強笑道:“大家多保重,我先走了,還有你們,老師走了,可不要懈怠了功課。”他看向了那群孩子,眼神中滿是些欣慰,然后轉身邁著步子走開,剛剛道路口的轉角,他的耳邊轟然傳來一陣整齊的稚嫩聲音,“先生慢走!有空記得回來看我們。”那聲音中已經隱隱有了哭泣的腔調。

  隱劍的背影默默得一頓,而后加快了步伐,他微不可及得伸了一下衣袖,抹了一把臉的眼淚。

  多情自古傷別離!雖然已經活了這么大了,還不不能免俗啊!情的力量,就真的這么強大么!?

  看著隱劍的身影逐漸消失在雪地里,那些淳樸的村民這才三個兩個的離開,寂寥的路口,再沒有一個人了。

  隱劍整理了一下心情,不知怎么,闖蕩江湖的豪情經過這件事情也淡了許多,他不是沒有經歷過事情,相反地,這么多年的跑東闖西,逐漸地讓他麻木了,以他的才干,只要稍微努力,就不必在大街賣藝,但他喜歡自由,更加討厭被現實的人管束,所以寧愿自己苦點也不愿意低頭,只是接觸的真情越來越少,直到淡忘,這次送別,讓他找到了久違的感覺,一種說不明道不清的情素正在滋生。

  “先生!”身后傳來一聲急促的呼喊,隱劍不用回頭也知道那小子是誰。

  “小念,你怎么來了。”隱劍一把抱起他。

  “我和娘親送你來的。”小念說罷伸手指了指身后。隱劍順目望去,果然看到一個美麗的婦人俏立身后,見到隱劍看來,含笑著點了點頭。隱劍亦笑著問了聲好,心中只是驚奇,這女子剛剛分明不在送別的一群人中,而且看她的衣衫也非常干凈,小念的衣服如果不是剛剛著地跑來,一定也是干凈的,那就只能是這女子抱著小念趕來,看她一點都不喘息,肯定是個高手。

  “小念,老師謝謝你來送我,天氣寒冷,還是回去。”隱劍寵溺地拍著他的腦袋,對于小念,隱劍相當喜歡,這孩子一直以來都非常含蓄和懂事,比之社會的那些頑固子弟好了可不是一星半點,更何況小子長的可愛,又聰明害羞,跟隱劍小時候一模一樣。

  “先生,小念一直以來都沒有跟你說我的劍法那么快的原因,其實小念不該瞞你的,因為先生陪小念一起玩耍,小念很喜歡先生。”說罷,小家伙從自己的衣服內掏出一本,道:“現在,小念把他送給先生。”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直直地看著隱劍,讓人不忍拒絕。

  隱劍這才記起,小念的天資高的不象話,莫說在這個山村,就是一些名門子弟也很少有這么小就出現天縱之材這種人物的,在自己耳熟能詳的小說人物中,大概只有聶風和步驚云當的起這個評價,之前他好奇的問過,但小孩子支支吾吾不肯說,隱劍也就沒再追問,時間長了,自己倒是不在意了,沒想到小家伙還記得。

  “我只是好奇而已,小念那么聰明,不要誤解了老師的意思。”隱劍低下身子,將小念因為奔跑而弄亂的衣衫扶整齊,刮著小念的鼻子道。

  “老師是不是生氣了,小念知道是自己的不對,因為這是我爹爹留給我的,小念所以才有點舍不得。”小家伙急得哭了。

  隱劍反倒不知如何是好,他有一個習慣,自己得來的東西,他會努力爭取,但如果是自己朋的,即使送給他他也不要,理論說,這是一種君子行為,隱劍老了,2歲的年紀,對什么卻都如同遲暮的老人一樣不在乎,可能跟他的思想有關,對于小念的反常,從一開始,他就只是因為好奇而已。

  “先生您就收下,不然小念永遠都不會原諒他自己的,這孩子掘的很。”那女子走了來,和聲道。

  隱劍嘆息了一聲,站起身子道:“這是他父親留給他的東西,我更加不能要,有道是君子不奪人所好,我雖然沒什么本事,但把小念當作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他是個小孩子,難免感情用事,你還是勸勸他。”言外之意,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是出自一片真心,小孩子不懂事,你大人應該懂事。

  那女子溫言道:“小女子并非辱沒先生的意思,赤子之心,本是難得,這孩子一直思念他的父親,我便告訴他他父親已經不在了,其實真人還是在人世的,先生若是有心,便幫著尋他父親來見他一面,哪怕只是遠遠見一面,讓他知道他有這孩子,我…我跟念兒便滿足了。”說到最后,語音已經轉為急切,美麗的眼睛滿懷希望的看著隱劍,只是其中的辛酸,又有幾人解。

  隱劍嘆息了一聲,他本來猜想,小念的父親要不死了,要不就是傍了別的女人,看來也是不錯,他不免更加憐惜地撫摩著小念的頭顱,喃喃道:“同是天涯淪落人,同是天涯淪落人。”

  他一把抱起小念,溫言道:“好孩子,別哭,老師收下了。”說罷接過那本,又道:“你到那邊去等著,我與你娘有些事要說。”小念轉悲為喜,高興地跑到了一邊。

  隱劍看著小念站到一旁,沖他笑了一下,然后轉過身,道:“敢問小念父親在哪里。”

  那女子聞言眼神恍惚,似乎陷入回憶,良久乃吃吃道:“北風吹雪,萬梅齊放,他住在萬梅山莊。”隱劍抱拳道:“知道了。”

  他揮手寫了幾個字,又將那秘籍塞入那女子的懷中,女子驚問道:“先生這是何意,那人武功高強,性情有點古怪,你…”

  隱劍不等他說完,便打斷道:“我喜歡這孩子,憐惜這孩子,這便足夠了。”說罷蹋雪而走。

  忽然身后傳來那女子的呼喚,只見她三兩步趕來,道:“先生高義,小女子佩服,如此我便不勉強先生,只是這個包裹還請帶好,這是小念和我的心意,先生不要再拒絕了。”隱劍笑了一下,看到那女子手中的,才接過包裹,點頭道:“多謝,替我轉告小念,我有空就回來看他。”說罷背著包袱,就這樣走了。

  雪花漫漫,逐漸淡去了隱劍的身影。

  “娘親,先生走了么?”小念跑來道。女子將那遞給小念,笑道:“走了,他答應回來看你,為娘將你爹那本真跡送給他了,這是他留給你的紀念,你收好了。”

  小念高興道:“謝謝娘親。”言罷翻開那本,只見寥寥印著十幾字“好好的對待你娘,做個男子漢。”小念喃喃道:“先生教導,念兒知道了。”女子低頭看了他一眼,似乎是自語道:“你的先生是個真正的君子,為娘相信他一定會給我們帶來驚喜。”言罷釋懷地笑了。

  隱劍的背影逐漸遠去,雪地,只留下那女子與一個孩童在駐足觀望,良久,良久…

  將身包裹緊了緊,隱劍抬頭看了看眼前的一只白色雪狼,那家伙張著大嘴,露出嘴里尖利的獠牙,找到那把不知被遺忘了多久的木劍,隱劍緊盯著那家伙血紅的眼睛。

  隱劍此刻卻并不是如何激動,因為他的大腦想起了另一件事,當他找到村長要求做車到京城時,村長打了半天哈哈,最后才跟他說:“因為流動性人口早在4個月前就只剩你一個了,所以馬隊早就離開,你一個人又賺不了多少錢。”

  隱劍想到這里,一個遲來的“靠”字剛剛想說出口,那野狼便踏著步子悠閑地迎了來,看它那自在的神情,分明是典型地蔑視,隱劍恨恨地想。野狼舔了舔爪子,眼中閃過一絲戲謔,自從幾個月前,就再也沒有這種拿著木劍的傻帽過來送死了,不得已只有遣散狼群回大森林里去,今天出來轉轉,竟然遇到了一個,怎能不讓它興奮。

  而這一邊,一路以來,隱劍還自得地大嘆R好,以前猖獗的狼群今天一只都沒有見到,若是知道真正原因是因為眼前這只狼率領兒郎們遷徙走了,恐怕也不會如此得意,可惜狼王不會說人話,所以只能任由隱劍得意下去。

  因為實在太過無聊,到游戲那么長時間還沒有打過架說出去恐怕沒有人會相信,所以看到這只狼,隱劍反倒有躍躍欲試的姿態,雖然感覺跟自己當年看的略有不同,但沒有細究,也怪他沒有打過新手村的野狼,不知道這只狼的體積至少大了一倍,身材也遠非那些狼群的外圍組織可以比擬,此時他的腦中所能聯想起的只有新手村野狼倒下時悲憤和無奈的眼神,還有就是老攪地他不得安寧地悲慘的狼號。

  但見這狼絲毫沒有把他放在眼中,心中不禁有些氣憤,于是化氣憤為力量,左手一抖,基本劍法出手,體內一股氣順著身體就達到了執劍的那只手,在很早以前,基本內功達到圓滿的時候,就變成這一股氣,而體內的氣功運行路線就改變成從老夫子那里得來的心法,那心法學到圓滿是加了不少內力,體制等也略有提高,并且增加命中出手一倍,還有特殊效果是御氣,隱劍大多看不懂,但也知道不是凡品,于是收回了對老夫子苛刻的成見,并衷心祝愿他能金榜提名。只是這次出手,隱劍覺得快了很多,也準了很多,難道又有什么異變?還是臨場發揮比較好。

  那狼顯然也料不到一個新手竟有如此快的速度,于是將頭一昂,隱劍那一劍本來是刺向眼睛,他這一揚卻是斜對準了下巴,只是不知怎么那劍忽然加速,猶如跗骨之蛆,緊跟著頭顱向刺去,正中雪狼的眼睛,這是隱劍自己的發現,只要把內力加速灌入手中劍,就能隨心所欲地加快或者減慢速度并改變方向,他猜測這就是所謂的御氣。

  話說那劍方向改變以后,強大的推力將那野狼推倒,隱劍也被沖擊的力道向后推了幾步,這還是許多的“基本”都需要鍛煉下盤而帶來的穩定性,避免了他屁股落地的尷尬局面,“啪”得一聲清脆響聲,隱劍舉起手中只剩下兩三厘米的的劍柄,苦澀地笑了一下,可憐的木劍,還沒完成他防身的真正意義,便踏了黃泉,比之隱劍,它有更多的不甘,呆在那黑不隆冬的角落半年,第一次見到陽光,還沒有殺死一個怪,就這樣夭折了,隱劍卻沒有體會到它的悲愴,大罵一聲質量不過關,便思考著如何應對接下來的情形。

  當初走的時候忘記跟二蛋他爹要把武器,隱劍懊悔不已,跑?他倒是想跑,但是比較了一下毫無輕功的兩條腿和長期生活在雪地里的四條腿,這個想法便被他果斷地放棄了。要說打,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只有基本拳腳可以使用,剛剛前兩步,隱劍不經意中看到了野狼因為痛苦而張開的和自己的頭部差不多大的雪盆大口,跨出的兩只腳又神不知鬼不覺地退了回來。

  正當他苦思對策之際,受傷的野狼卻已經抖擻著站了起來,只見它狂叫一聲,獨眼中散發出更加狠歷的光芒,雙腳一登,猶如一陣狂風一般兇猛地撲了來,眼見那大口越來越近,隱劍激動之下,手中被包袱里一把條狀物體胳到,當下不管三七二十一,順手就抽了出來,一招秋風落葉橫掃過去,這才堪堪逼過頭入狼口的厄運,但雪狼暴怒之下,雙爪毫不留情地在隱劍胸前掃過,口中已經死死咬住那橫飛過來的物體,隱劍細看之下,原來是一把烏木劍,只是相較普通地木劍要短許多,并且有著一點彎曲,隱劍猜想大概是摸到了小念送給自己的包袱,把他的玩具給拿來了,眼見那狼口死死咬著,并沒有松口的意思,只剩下一只血紅色的眼睛憤怒地盯著自己,似乎在跟他較勁,他心下大急,這可是救命的東西,怎么能放手呢。于是死命向后一拽,這一拽用了平生最大的力量,一股內力由丹田而發,直接涌到雙手,強大的力量讓他自己連續向后滾了好幾米,他手中一輕,首先想到,完了,木劍質量果然不好,這把恐怕又斷了,等到他狼狽爬起,卻不禁喜從中來,他的雙手正死死握著一把雪亮的短劍,劍輕若無物,長約7分米,寬約兩厘米,厚在1.5毫米左右,劍身稍彎,兩面開鋒,樣式平平無奇,然而卻有一股沖天的殺氣。

  而那狼嘴中咬的,卻只是一柄劍鞘而已,只是這劍的做工很精巧,帶劍鞘根本就看不出來。隱劍嘿嘿一笑,翻身站起,沖著那野狼走去。那狼顯然也知道嘴里咬的這個東西沒有任何意義,便張口吐到了一邊,但面對這把短劍時,卻不禁有著一絲猶豫。隱劍當然知道這跟自己毫無關系,怕是劍散發的殺氣讓那畜生感到膽寒,有此機會,哪能放過,他大喝一聲,奮力躍起,用的正是基本劍法中的刻銘,值得一提的是,這是基本劍法中唯一躍起來的招式。然而信心滿滿地隱劍卻不驚疑惑,以前練習時能夠跳3米左右,而這次只是在原地蹦達了一下,劍刻地卻是腳下的土地,這下倒好,那劍毫無阻力地插到地,直沒至柄,隱劍心下迷茫,這才想到有系統這東西,于是趕忙翻開屬性欄,原來是沒有內力了,剛剛那使盡了渾身的內力的一拔這才被他記起。雪狼卻在這個時候發動了,似乎是猶豫了好久,終究獨眼的痛苦讓它戰勝了對那殺氣的恐懼。隱劍別無它法,抽出寶劍狠狠劈了過去。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