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二回 高中的水平,當先生足夠了

第二回 高中的水平,當先生足夠了


  那老頭眼中精光一閃,道:“我看你舉止得體,村中正在興辦私塾,若你能夠答對我的問題,便過去做個先生如何。”

  隱劍眉毛一跳,慌忙道:“但請先生出題。”

  老者負手,隱隱間透出一股儒智的氣息,隱劍見這情形,心念,千萬不要出什么難題,但觀老者氣勢,再想想自己昏暗的三年高中生活,還是忍不住擦了一把汗。

  “請問,兩個黃鸝鳴翠柳的下一句是什么。”

  隱劍大嘆特嘆,急急呼出一口氣,勉強平定住過快的心跳,道:“先生果然學究天人,如此絕句都能想到,小可實在是嘆為觀止,但好在先生所說,小可曾經有辛見人吟過,只是不知對錯,還望先生題點。”抽空瞥了一眼老頭,但看他雙目微閉,似乎隱劍說得很對一般,不禁在心中又比了比中指,道:“該不會是一行白鷺青天?”

  老者重重得一拍隱劍的肩膀,道:“果然是個人才,這么難的題目都能答出來,不錯不錯,接著聽下一題。”隱劍尷尬地笑了一聲,平復的心跳又忽然加速,臉的汗漬隱隱有重生<: "="_.之勢。

  “請問,李白是什么朝代的人。”隱劍有狂扁老頭一頓的趨勢,但他終于忍了下來,瞥見老頭那負手的姿態,不禁在心中“呸”了一聲…

  折磨式地回答完了老頭的幾個問題,隱劍不禁后悔干嗎高中的三年,初中的知識已經足夠用了嘛。老頭終于收回了詢問的的駕駛,又回復到了那個普通的老頭,只聽他一邊大嘆人才之際,一邊給隱劍指了一條路,在老頭說著“我們的后代有望了,村子的復興就看你了”這些千篇一律的話之時,隱劍已經渾渾噩噩地踏了私塾的路程。

  “左轉,右轉,再左傳,再右轉…”隱劍一邊念著老頭給予自己的繁雜的口訣,一邊低著頭在屋頂的陰影下邁著步子,大概走了20分鐘,就連隱劍自己都感嘆新手村的博大時,他終于抬氣頭,滿面春風的正欲邁進眼前的一所大宅子。

  他忽然回頭,不經意地查探了一下自己的位置,這一看之下,久久忍耐的沖動再也制止不住,一個嘹亮的“靠”字經久不息地回蕩在號新手村!感情人家老頭正在隱劍左前方100米處,對著他揮手致意呢!

  發泄了自己心中的抑郁以及憤恨,感覺心中舒爽了許多,隱劍正了正衣衫,大步流星地走進院子里。

  朗朗地讀聲傳進隱劍的耳朵里,隱劍迎著讀聲走了進去,只見一個老頭坐在講桌前,四五十平米的大堂里擺著十幾張桌子,一群虎頭虎腦的小孩子正拿了本歪頭晃腦地念著“道可道,非常道…”

  隱劍心中大痛,多好的苗子,就這樣被教壞了,反觀那老頭,正洋洋得意地看著那群孩子,一只手還時不時地撫著自己稀稀拉拉地胡須。隱劍走到老頭的面前,恭敬道:“先生您好。”

  老頭斜著眼覷了他一眼,道:“小伙子有什么事嗎?”

  “村頭的老先生讓晚輩過來充當執教。”

  老頭聞言眼睛一瞇,隱劍暗叫不好,自己可是過來搶人家飯碗的,但七八下的心隨著老頭的笑容而漸漸平復。

  老頭笑得有點詭異,只聽他道:“既然是村長推薦,那我也就放心地把這些孩子交給你了。孩子頑皮,你可要好生教導啊。”

  門口那貌似陰險的老家伙竟然是村長,隱劍不平地呸了一生,謙虛道:“既然有老先生在,晚輩就沒有必要再留下了。”

  哪知那老頭一手微揚,打斷道:“無妨,我不日便要起程去京師考取功名,留你下來我正可放心。”隱劍惡寒,這么大把年紀,還去考取功名,也不怕路被狼給吃了。但口中仍道:“先生才學廣博,此次定然是功成名就啊。”老頭含笑點了點頭,道:“我想也是如此,你我相見就是有緣,我這里有一本秘籍,乃是祖傳下來的,可惜我一生鉆研學問,沒有閑暇去看,如今已經老邁,便送與你了。”隱劍心中不由得鄙視了一翻,一點謙虛都不會,再看老頭這個寒酸樣,也不象什么隱世高人,這估計就是任務的獎勵了,新手村能有什么好獎勵,當下接過老者的黃色本本,看也不看就扔進了包袱里。嘴中仍不忘答謝幾句。

  老者贊賞地點了點頭,道:“你須得好生教導這些孩子,他日有緣我們定會相見。你且不要小看了這先生一職,以后定然大有回報。”別的隱劍沒仔細聽,惟獨這句大有回報如同原子彈一般轟入了他的腦海,腦殼就象空幽的山谷灌進狂風,一時間滿是那四個字的回音。

  滿臉笑容地送走了老頭,他仍然沉浸在那句天籟之音中,回報啊!會給我什么回報呢?武功秘籍,看這村子不象有什么秘籍,那就是神兵利器,這倒有可能。再次的就該是大筆的銀子?隱劍滿臉傻笑,似乎看到了以后嘯傲江湖的時刻。

  忽然他感覺有人拽他的衣服,左右看看沒人,就在他出神之際,一個弱弱的聲音從下方傳來,低頭一看,是一個虎頭虎腦的小子,砸了個沖天辮,大大的眼睛非常可愛,口中還不斷道,“先生,該下課了,先生,該下課了。”

  隱劍心情高興之余,也不管其他,大手一揮道,“下課。”

  眾學生“轟”地一齊起立,道:“先生再見。”隱劍的虛榮心得到了大大的滿足,他滿面春風,含笑道:“學生們再見。”

  待得眾人走光之后,隱劍不禁感覺到了孤獨,左轉轉右轉轉,這教室后面除了其他的也沒有什么了,閑來無事,隱劍翻開自己的屬性觀察起來。

  姓名:隱劍

  所習武功:xx

  體力:>

  內力:>

  傷害:10

  出手:15

  命中:15

  迅捷:15

  悟性:xx

  潛力:xx

  任務:私塾教師,要求:所有學生培養達到識文斷字一般,武學天資達到了解,潛力引導至一般。獎勵:未知

  裝備:麻布衣。耐久:一般。作用:防寒,遮羞。防御:可有可無。

  另外在包袱里還躺著一把木劍,一本蘭色破,還有一本黃色小,便是老先生給的那本,除此之外再無他物。隱劍嘆了口氣,還真是一窮二白啊。

  當下隱劍不管其他,拿起那本蘭色破的可以當手紙的,一業業翻起來,翻完之后也沒什么感覺,隱劍大驚,懷疑得再翻開自己的屬性面板,仍舊什么都沒變,他索性走出院子,找到村長道:“村長大人,怎么我無法學習武功哪?”村長用一種看傻瓜的目光看著他,用一絲鄙夷的聲音道:“你不練習怎么會有武功?”隱劍被哪目光看的極度不爽,奈何現在是求人家,更何況他仍舊念著那少不了的好處,于是更加謙虛道:“還請村長指點。”

  村長的臉色稍緩,道:“有字,你自己看去。”

  隱劍這才仔細得打量了那本一下,果然封面寫著“基本內功”四個大字,旁邊不時傳來另外玩家的嗤笑聲:“瞧那傻b,肯定沒看官網。”“哦,我認出來了,那家伙不就是癱瘓的殘疾嗎?”…隱劍憤憤得轉過頭,乃領悟到:原來武功是要自己練的!

  回到私塾的庭院,不管三七二十一,翻開基本內功第一業,首先是吐納之法,第一業寫道:吐納者,吐故納新之意也……都是一些之乎者也,好在隱劍倒也能看地懂,于是他便關了門,按照畫的姿勢坐在庭院中,陪著那本一起拽文,然后按照的方法引導呼吸,吞,吐,系統“叮”的一聲,玩家隱劍聯系基本內功成功,隱劍懶得管他,照著的法門繼續修行,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直到被人拽醒,他睜開眼睛,仍是那個虎頭虎腦的小孩,他一邊拽著隱劍的袖子,一邊道:“先生,該開課了。”

  隱劍這才發現天的日頭已經起來了,過去一夜了?隱劍驚奇,剛剛練功練得正入神呢,似乎一點時間的感覺都沒有。

  他拍拍衣衫站了起來,又順帶拍了拍小孩子的頭道:“謝謝提醒,對了,你叫什么啊。”那小子似乎非常高興,他趕忙答道:“學生姓西門,單名一個念字。”

  “西門念,西門念。”隱劍眉頭直皺,不禁脫口而出道“該不會和西門慶有什么關系。”看著小孩好奇的目光乃自尷尬的笑道:“我是說這名字好啊,以后我就叫你小念。”但心中仍舊有著一絲懷疑他與中國第一淫蟲的關系。

  而后隱劍便拉著小念的手開始了今天的教學,坐到講臺,隱劍翻開了自己的任務欄,任務下面多了n個名字,什么二狗,黑蛋,每個名字后面還有三個小條條,分別是斷文識字,天資,潛力,其中最好的斷文識字便是小念,已經達到識得6字的境界,反觀其他的孩子,都是不認識字啊,認識兩字只類的,然后是天資,大多數是一塌糊涂,還有可堪造就,小念到是很好,起點高的孩子就是好啊,至于潛力,隱劍顫抖的雙眼竟然看到了小念的后面比別人的大有不同,赫然四個字便是:天縱之材!這可是相當囂張的評價!隱劍此刻卻想到了自己的屬性欄,不知道那兩個xx是什么,如果一個x代表一個字,那自己就沒什么希望?應該不會。

  自我安慰了一番,找到了任務的完成方法,就是教一些四五經之類的東西,隱劍沒辦法,嚴格按照游戲的提點,亦步亦趨地跟著念:“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完全忘記當時第一次聽見孩子們念這時自己所給予的評價…朗朗的讀聲又從院內傳出來,然后下課,練功,再過一天,日子就這樣簡單而乏味地過著…

  游戲中的時間是現實中的12倍,每人每天線規定為12個小時,伸了個懶腰,依然看看外面的天已經到了中午,肚子也開始“咕咕”地叫起來。

  洗淑了一翻,依然做了300個俯臥撐盒仰臥起坐,這是他每天必修的科目,然后抗起他的吉他盒,徒步朝著市中心跑去,多少年了,總是這樣過著!陽光不是很強烈,照在那看似臟亂的背影,顯出許多頹廢的味道…

  晚回來,依然仍舊放下他的吉他盒,進入了游戲。

  剛剛線,仍舊是在他的學堂里,自己走了12個小時,也就是游戲里的6天時間,不知道這些小子是怎么過的,隱劍起了一絲好奇之心。待會過來問問小念。

  就在這時,門又被推開了,隱劍一眼就認出來人“小念,你怎么來那么早啊。”隱劍笑呵呵地打著招呼。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