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癡心江湖淚 > 第一回 初入江湖

第一回 初入江湖


  有雨,淅淅瀝瀝。

  細弱的雨點滴在江南的屋瓦,泛起點點朦朧的輕霧,灰暗的天空,拉進了天和地之間的距離,一個人在外,靜靜地飄蕩在雨中,孤單,就這樣來了。

  走在這片園林里,任那雨點打濕自己的頭發,濕潤著身的衣衫,這人穿著青色衣飾,身材修長而挺拔,尤其是后背空落落的那柄黑漆色鞘的寶劍,更顯得落魄和辛酸。

  雨大了,風起,吹動他的長發,露出一張卓爾不群的面孔,他的眼睛直視前方,從他的瞳仁,甚至能看到幾道淡淡的白光破風穿雨而來,畫面停頓急轉,從那青色的光逆回,終于看到了空中揮手的另一個人,那家伙渾身黑衣,連頭都用黑布蒙住,只見他腳時不時地往樹頂一踩,身子就這么在半空中隨風飛來,又是一個大特寫,他頭僅僅露出的兩只眼睛分外有神,倒影出一柄白色的猶如游魚一般的小小暗器,時間又停頓了大概2—3秒,似乎為了更好地讓大家看到那秀美武器的外形,然后他的手動了,如同一片幻影一般“嗖,嗖,嗖”連甩三枚暗器,畫面轉到那三枚暗器,三枚白色漂亮的飛刀呈品字形劃空而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畫面反倒看不清暗器的樣貌,大概只能看到三個光點,給人的感覺是,后面出手晚的兩枚卻似乎更加地快。

  一道白光乍起,猶如雷電閃過,快的讓人看不清,那三枚暗器被輕而易舉地劃飛,就在青年要收劍的時刻,那黑衣人的裹布的嘴角咧起一抹皺紋,大家知道是他笑了,猶如靈蛇一般,他的右手舉著一把短刀,刀柄的蘭色寶石還能依稀看見,那寶石刀劃過,目標正是青衣人的胸口,此時,他的腳剛剛落地,青衣人臉色鄭重,收回的劍反手一個轉彎,刀劍相交,發出清脆的撞擊聲,青年的劍很快,快到那刀剛剛因為慣性而后頓的間隙,劍就架到了那人的脖子,然而,那人卻笑了,雨水順著兩人的面頰流下,青衣人的脖子下面,不知何時也架了一把匕首,電閃,沒有絲毫猶豫,劍快的如電,直刺向前,匕首迅捷若蛇,猙獰不休,兩人身體同時一閃,趁著對方攻擊的剎那逃離了死亡。只是黑衣人的脖子下面已經多了一道血痕,可見青衣的劍遠比對方的匕首要快,然而黑衣人手中的匕首卻在離別之際當作暗器甩出,正中青衣人的腰部。短刃如霜,劍鋒似電,兩人腳下不停,又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廣場下的大屏幕下面為了許多人頭,畫面再轉,換成了“江湖”兩個大字,好家伙,竟然是游戲的宣傳畫面。

  “哇塞,兄弟,剛剛那個青衣人可是劍無雙,內測第一劍吶,那是俺滴偶像誒!”一個小青年滿懷憧憬,兩眼如同電燈一樣。

  “嘿嘿,哥哥我有辛進入內測,青衣人使地是急雨劍,號稱內測第一快劍,那黑衣人也不簡單,手中拿的沒有一樣不是寶貝,匕首有無視防御和巨毒兩種功效,叫做青蛇,短刀附加速度一倍,傷害也高的離譜,更NB的是那幾把飛刀,快的讓你沒有感覺的掛掉,再加踏風步,內測第一輕功,可是NB中的N邊那人一臉自豪,口沫橫飛地打斷道。

  開始說話的那人聽說他是內測玩家以后,猶如遇見天王巨星一般,滿面紅光,身體戰抖,眾人趕緊給他讓了一條道,看這前兆,當真是羊顛瘋發作的樣子。只見他再也不看旁邊的兄弟一眼,只對著眼前的那人狂呼一聲:“老大,小弟進入游戲以后就跟你混了。”那人顯然始料未及,怔怔地楞了半晌,這才反映過來,目睹周圍大多數人崇拜的目光,頓時覺得大是滿足,他哈哈笑道:“沒事,正式游戲的時候過來找我得了,雖然都是從頭開始,可咱對游戲熟啊。”

  誰知他還沒沉浸多久,旁邊就有一人便冷哼到:“照你這么說,那黑衣人武器多過劍無雙,輕功好過劍無雙,招式勝過劍無雙,怎么兩人是個僵持的局面。”那人笑聲為之一滯,吶吶道:“這個問題,我也在不斷思考,據我推測,大概是因為劍無雙武工等級比黑衣人要高及些。”那人仍是一臉不屑,道:“劍無雙急雨劍法與玉玲瓏玉手拈花同是高級武功,哪里高級了,菜鳥一個。”那人面子有些掛不住,反擊道:“那你說說看道理何在?”

  “很明顯,劍無雙武功的熟練度要比玉無雙的高,雖然同是高級武功,但正是因為玉玲瓏學的太多,難以取舍,所以才比不過劍無雙,但如果再多兩個月,玉玲瓏熟練度來了,殺劍無雙還不跟切菜似的。”

  那人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剩下這位仁兄不忘問一句,“敢問兄弟游戲中叫什么。”

  那人頓了頓,道:“太行山,壺茵畔,修羅劍無影。”而后徹底消失在人海中。

  只留下那人驚嘆的表情,旁邊那位疑似羊顛瘋患者拉了拉他,道:“老大,這人很有名嗎?”

  那人回過頭來,哎呀一聲:“靠,忘記要簽名了,原來是真正的高手,內測時跟劍無雙齊名的劍客百里寒,修羅劍可是天下聞名啊,高手就是高手,風采果然不一樣。”

  說罷兩眼竟然也泛起了無數小星星。

  修羅劍是一個30左右的中年人,他悶悶不樂地低聲道:“劍無雙這小子,不知道游戲公司給了什么好處,竟然讓他們兩人做宣傳,我可比他帥多了。”就在他沉悶之際,天橋的吉他聲幽幽傳來。

  那吉他低沉而纏綿,修羅劍不禁被這聲音所吸引,目光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北京的天氣已經很冷了,那家伙卻穿著單薄的毛衣,毛衣臟奚奚地,滿頭的長發更顯得臟亂不堪,一臉的落腮胡子遮住了他暗灰色的臉龐,只露出一雙憂郁的眼睛,看他這樣子,大概有3,40來歲。他的周圍已經圍了很多人,似乎都被他的吉他聲所吸引,身前的吉他盒里也零落地放著不少零錢,修羅劍看著看著,不自覺地越走越近,他看到有人來,有人走,有人丟錢,有人不屑,但那人卻始終沒有抬起頭,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直到天漸漸黑了,只有他一個人留在那里,修羅以前搞過音樂,那人的吉他彈的沒有話說,更厲害的是那人的技巧,左手撥弦方法讓人嘆為觀止,拉二胡的揉弦手法竟然都能被他應用進來,那雙手似乎并不屬于人間,因為找不到刻意的痕跡,如果是在別的場合,修羅肯定要罵一句:“顯擺。”但在這里他始終沒有一絲這種感覺。

  聲音停止了,那雙眼抬起來,看了修羅一眼,他滿是落腮胡子的嘴巴咧了一下,“你喜歡這音樂?”

  修羅點了點頭,“你的音樂很滄桑,適合我這種年紀的人。”

  那人似乎很高興,他低下頭,旋律又響了起來,修羅有感覺,這首歌好象是專門為他而彈的一樣,這曲很平淡,手法也平平無奇,只是滄桑的旋律如同進入了修羅的心里。``沙啞的嗓音穿透了空氣,歌聲也響了起來,“有多少時候,我曾經執著不放手,愛著以前恍惚的多年。

  離別來臨了孤單的街頭,青春踏著風遠走。蕭索的問候,不堪回首。

  又這樣簡單的歲月,我一個人回眸,印記中的冬秋,有人在碼頭,揮舞著她的小手。

  訣別黯然我送你離別的詩一首,溫柔的目光別在我的身停留,有什么話要說,等到以后。”

  修羅的淚下來了,他靜等著歌聲的余韻消失在黑暗里,然后放下手中的一個盒子,說道:“謝謝你的歌。”而后消失在糜虹的璀璨里。

  夜晚的風大了,依然收起吉他盒,將那些錢幣胡亂地裝進毛衣的口袋里,他的眼角注意到了那個盒子,方方正正的大盒子用龍飛鳳舞地中華繁體字寫著江湖兩個字,其余還有一些漂亮的畫面,依然的嘴角勾起一抹笑,今天的收獲似乎不錯。等到修羅回到家,看到同室的朋欣喜的目光,才一拍頭腦道:“不好意思,今天給你買的頭盔讓我送人了。”他的室聞言臉色大變:“靠,你這一毛不拔的家伙,什么時候這么大方了,那可是3萬塊錢。”修羅尷尬一笑,“那家伙的歌很好聽,我站著聽了老半天,最后走的時候感覺不給人點東西不好意思,身的錢都買頭盔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頭盔給他了,明天我再去給你買。”那室忿忿不平道:“我XX你,內測滿及的人物能得到獎勵頭盔一個,你明天還能買到帶獎勵的嗎?”修羅趕緊安撫道:“肯定獎勵不了什么好東西,你想啊,影響游戲平衡的東西肯定是不會出現的,要不誰還敢玩啊,你也就遲玩了幾個小時而已,去的時候正好我新手村出來直接帶你。”

  室的臉色這才稍顯緩和。

  依然回到他租來的小屋子里,屋子條件倒還不錯,就是離市區遠了點,依然整整跑了半個小時才回來,他深吸了一口氣,將一干家當堆在角落里,順手打開了筆記本電腦,來北京已經兩年了,本來兩年對于長期漂泊的依然來說已經很長,但是他仍舊沒有打算離開的意思,跑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這個地方的人要比其他所有地方淳樸多了,這可能就是吸引他的地方。“過了今年就2拉,還是本孤家寡人一個。”依然拉開了那個盒子的包裝,是一個純黑色的頭盔,還有一截網線,依然嘿嘿一笑,這么多年沒玩過游戲,不知道中國的游戲做的怎么樣了,不要象音樂一樣越來越“璀璨”才好。

  首先瀏覽了一下江湖的官網,關于游戲的介紹,內測的20玩家的好評率是9.9%。依然眉頭皺了一下,這中間肯定有貓膩,當我還是學的孩子啊,但他也懶得去管,直接看游戲的介紹,什么100%彷真,模擬嗅覺味覺以及痛覺,讓人如同真實一般的游戲,接下來就是一大串游戲的設置,門派因為太多,所以沒有具體介紹,依然懶得再看,翻轉到論壇,大多數都是一些內測玩家的心得云云,也有不少拉幫結派的。依然隨意翻了翻,沒有找到什么有用的東西,眼看就到晚12:00了,他連忙將游戲線接好,戴頭盔進入了游戲。

  震撼,這是依然的第一感覺,他本來以為,這所謂的彷真技術大概就是以前看電影美國特工訓練用的那個虛擬頭盔,現在完全不是這樣,眼前的一切仿佛跟真的一樣,他甚至能聞到泥土的清香。

  這也難怪他,游戲界的發展日新月異,自從高中玩了幾款游戲以后他便再沒有接觸過網游,一是沒有興趣,二是到處漂泊沒時間,他自認為所有的網游都被玩了個遍,沒有什么新意,哪知道現在的游戲已經做的這么好了。

  心里暗贊了一聲,他才注意到眼前的一個慈祥的老年人,“大叔,你這樣看我干什么?”依然很好奇。

  老人含笑道:“你初入江湖,須得有個名號啊。我已問過你一遍,只是看你似乎有什么心事啊。”

  依然恍悟,就是取名嘛,難怪他剛剛聽到什么聲音,感情是人家已經問過了,只是自己沉浸在震撼中沒有注意到。依然不好意思道:“我叫雨落忘川好了。”這是依然學時候他同桌的網名,有著青春的記憶和思念,然而那老頭卻道:“你還是換一個,與人同名畢竟不好。”依然一楞,名字已經被人用了,難道他也進了游戲?除了他,別人也不知道這名字啊。以后也許還能見到面呢,依然恍惚良久,乃道:“那就叫隱劍。”

  系統“叮”的一聲,隱劍找到消息欄,玩家隱劍取名成功。恭喜你正式踏入江湖。

  那老人微笑道:“我看你相貌不凡,體格清奇,他日成就一定不可限量,念你初入江湖,送你一點防身的物品。”隱劍大喜,倒不是因為什么物品,而是老者的話讓他興奮不已,正在他沉浸其中的時候,旁邊一個玩家大罵道:“靠,快點好不,取個名字也要那么長時間。”隱劍正欲回首瞪他一眼,但思念自己相貌不凡,體格清奇,跟這種凡夫俗子沒必要太過較真,于是施施然讓開自己的位子,沒走兩步一下跌倒在地,只聽那老頭道:“我看你相貌英俊,骨骼奇特,他日一定工成名就,念你初入江湖,送你一點防身的物品。”掙扎著抬起頭,朝那位仁兄瞄一瞄,只見一位身高1.65左右,貌似黃鼠狼大舅公家的直系親屬關系的玩家,正欣喜地舞弄著手中的一把木刀,口中還連連贊道:“大叔你抬舉了,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幫忙…”隱劍徹底無語,當下對自己的防身物品有著一顆期待的心也漸漸冷卻。這時聽到周圍有人道:“你看那家伙,怎么走著走著忽然倒了。”另一人似乎很是熟悉,他肯定道:“真人肯定是個攤子,剛剛進游戲,太激動以至忘了怎么走路了,哎可憐啊。”說罷竟然抹下一把鼻涕。隱劍惡寒一陣,趕緊站起,拍拍身的塵土,昂首挺胸朝前方走去。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癡心江湖淚》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