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欲火皇妃 > 阿那劇變

  唐世言交待好了一切,想于三日后啟程去阿那。

  他臨走囑咐蘇占,定要隨時報告山里的情況,唯陛下之命是從。

  不知為何,這次走,他總感覺會出事一樣。

  此去阿那,來回至少數月,唐世言一路趕的急,容嫣非卻要欣賞沿途風光。

  唐世言沒什么心,卻只怕誤了去阿那的行程,萬一容爾丹有個閃失,他與李昭南誰都無法向容嫣非交待。

  終究還是順了唐世言,兩人快馬加鞭于十日后趕到了草原。

  廣袤的草原浩浩無垠,蒼穹之下,厚土之上,哀哀衰草連天,天色微暗,勁風吹得人瑟瑟發抖。

  秋氣縱橫的草原總是多了幾分凄涼。

  但今天的風又似乎格外涼。

  容嫣非凝眉望著,這里怎么好像竟有了陌生的氣息?她看一眼唐世言:“怎么不見巡隊?”

  唐世言眉心深凝,下馬:“許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扶容嫣非下馬,二人將馬拴在近旁的木桿上,徒步走向父王的帳子,草原的風越發烈了,長長的草搖擺若碧波海浪。

  走到王帳前,王帳兩邊的守衛卻突地將手中長刀橫在容嫣非與唐世言面前。

  容嫣非一驚,瞪向二人:“你們做什么?不認得我嗎?”

  這兩個人容嫣非的確眼生的很,她倒是不認識,心中猶疑,父王向來不會令陌生人看守王帳。

  那兩人互看一眼:“王正在歇息,任何人不得打擾。”

  “歇息?你去回說……”

  “夫人,既然王在歇息,我們便改日再來。”唐世言察覺異樣,連忙攔住容嫣非,不令她表明身份,他不叫她嫣兒亦是怕有人報給了別人。

  容嫣非不解,卻見唐世言向她眼神示意,便隨著唐世言去了。

  ……………………

  “沒有巡隊,一路無人阻攔你我走到王帳前,王帳前的侍衛我又不認識……”容嫣非喃喃自語,突然看向唐世言,“唐世言,我感覺不對,父王一定出事了,阿那一定出事了。”

  唐世言示意她小聲,他拉容嫣非走到一邊,低聲說:“嫣兒,你從前在阿那可有要好的姐妹或者朋友?”

  容嫣非想了想:“自然有,你是說我們先去找她們?”

  唐世言點頭:“如果能找到的話。”

  “好,離得最近的是我從小長大的扎爾將軍的女兒,扎爾&;蘭依。”容嫣非想,找到蘭依,亦可以問清阿那究竟發生了什么變故,扎爾將軍畢竟是阿那重臣。

  唐世言想了想,還是覺得詭異,即使阿那有變故,也不能一路之上遇不見一個人?可為今之計,還是要找阿那之人問清才好。

  他隨容嫣非來到蘭依家,帳子內燃著昏黃的火光,有人影微弱的映在帳子上,容嫣非掀簾而入,如平時一般,沒有什么禮節,帳子中的女子猛然回頭,隨即驚詫道:“公主……”

  容嫣非點頭:“蘭依……”

  蘭依秀美的臉上驚未消,又多幾分憂慮,她左右看看:“你……你怎么回了阿那?”

  容嫣非見她如此神情,顯然她很不希望自己出現在阿那。

  “阿那是不是出事了?”容嫣非直截了當,她向來如此。

  蘭依看著她,微微皺眉,似有難言之隱。

  唐世言索性問道:“我們一路而來,見不到任何守軍,也幾乎沒有見到什么人?為什么會這樣?”

  蘭依望唐世言一眼,又轉頭望望容嫣非,嘆息一聲:“公主,你不該回來。”

  容嫣非心一顫,蘭依的聲音透著悲哀:“蘭依,到底發生了什么?是不是……”

  她心里有不好的預感,阿那變化如此之大,想必……父王他……

  “公主,容克凡謀反,王……被叛徒出賣,被容克凡關在了山囚中。”蘭依說著淚眼盈盈,哽咽不堪。

  山囚!容嫣非身子一震,山囚,那是阿那最為殘酷的牢籠,被關押在那里的人不死也要扒層皮。

  容克凡,她的二叔!為何要這樣做?

  “什么?竟是二叔!”容嫣非不可思議的看向唐世言,唐世言的眼光卻平常無異,他只是看著蘭依:“蘭依,為何今日阿那四下無人……更沒有守軍?”

  蘭依臉色肅然,似陷入沉思:“今日……”

  她的表情越發肅然,仿佛有巨大的悲傷凝聚在雙眸之內,容嫣非心底一慌,連忙抓住她的手臂:“蘭依……你快說……今日怎樣?”

  容嫣非心里的不安加劇,她不希望她的猜測是真。

  蘭依見她樣子,顯然她已經猜到幾分,蘭依流著淚,咬牙說:“狼丁山下,容克凡正舉行全族烙印大會,大會過后……便要……”

  蘭依說不下去,將臉別過,容嫣非卻已經懂了,她幾乎站立不穩,向后倒去,她眼光顫顫的看著淚水不絕的蘭依:“便要……處決我父王是不是?”

  新王登基,必然要殺掉容爾丹才能樹立威信,烙印大會,將狼印烙在新王胸口后,新王便正式成為阿那的王!

  蘭依不語,容嫣非立即轉身向外沖去,唐世言連忙拉住她:“嫣兒……”

  “放開我,我要去山囚,救出父王。”容嫣非欲掙脫唐世言,唐世言卻死死的扣住她,“嫣兒聽我說,如果你就這樣去,若不成功,還白白搭上了你,那么以后還有誰去救你的父王?”

  容嫣非身子一頓,看向唐世言,唐世言沖她點點頭,容嫣非稍稍冷靜,看向蘭依,忽然覺得奇怪:“蘭依,為何你沒有去?”

  蘭依秀美的臉上有一絲蒼白,她微微苦笑:“容克凡……一直逼我為王后,我不依從,他便將我軟禁在此處。”

  “軟禁?”容嫣非很是敏銳,她看著她,“可你門外沒有守軍。”

  蘭依看著她,面容悲傷:“我的父親亦在他的手中啊……怎還需要守軍?若我敢跑,我父親便不知要受怎樣的折磨!”

  “蘭依姑娘,恕我們多疑,若是因扎爾將軍在容克凡手中,他為何不以此來逼你就范,反而要將你關起來?”唐世言向來心思縝密,自不會放過這樣的細節。

  蘭依微微垂眸,竟滴下兩行淚水:“我不愿,并不代表我沒有就范,他登上王位之日,我亦會是王后,而如今的我亦非完璧之人……不過仗著他對我的一點點喜歡而還可以有一點驕傲在,故而我不愿去的地方不愿見的人,他亦不會太過強逼。”

  仿佛戳中了痛處,蘭依緊咬嘴唇,唐世言忙道:“抱歉,蘭依姑娘,想是我們過于謹慎了。”

  蘭依心中的悲痛不覺,不斷落下眼淚。

  容嫣非忙走到她的身邊:“蘭依,對不起……只是我們……”

  “我懂……”蘭依拭去眼淚,望著容嫣非,“那么公主,你們此時回來……只怕……”

  “幸好我們回來了,我一定要救我父王……一定要。”容嫣非看向唐世言,唐世言沖她點頭,“不過我想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趁著現在沒有人,趕快離開這里,我們回來的事情,還是不要容克凡知道的好。”

  容嫣非點點頭:“好,我知道一個地方,就在山囚的背面,因那里荒涼,平時少有人去,我們到了那里再商量對策。”

  見容嫣非一驚冷靜下來,唐世言稍稍放心,看向蘭依:“蘭依姑娘,你可愿幫助我們?”

  蘭依點點頭:“我愿意,我也想救我的父親。”

  唐世言道:“好,這里便是你的帳子嗎?”

  蘭依示意是的,唐世言想了想說:“好,那么我與嫣兒日后恐怕還要你的幫忙。”

  “蘭依自是義不容辭,到時候便來這里找我便好,只是……日后恐怕守衛森嚴,你二人千萬要小心。”蘭依囑咐道。

  容嫣非握住蘭依的手:“蘭依,幸好還有你。”

  “快別說了,你們快走。”蘭依送二人到門口。

  唐世言與容嫣非趁黑夜,繞到向山囚方向而去……

  ☆

  阿那秋風蕩起草原的凄涼。

  大沅朝的上空亦是沉沉的昏黃。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欲火皇妃》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