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欲火皇妃 > 心中怨懟

  次日,李昭南陪同葉柳萱祭拜江沄,天子出行自有排場,而所攜女子卻不再是皇后,而是另一個女人,落玉閣女子的傳聞便越傳越遠……

  葉柳萱一路之上都沒有多話,江沄陵墓之前,她甚至都沒有流淚,只是那目光的愴然令人心中跟著難過。

  秋陽燒殘,風卷落葉,凄涼的秋,恢弘的宮宇,寂寞的山陵。

  葉柳萱的悲痛全部在眼中,殷紅如血,卻終究不落淚。

  李昭南一路上看著,心里亦有難過,他陪葉柳萱回到落玉閣,她依然沉默。

  “柳萱,為何不哭出來?”李昭南知道,她想哭,卻一直忍著。

  “哭?這些年,我早忘記要怎么哭了,那天之后,我的眼淚已經流盡了。”葉柳萱的聲音哽咽,她明明傷心至極,明明想流眼淚。

  李昭南嘆息一聲:“你還是沒有放下?這么多年,又何必執念?”

  “那么陛下,江沄姐姐對你可放下了嗎?”她忽然回眸,一句話戳痛李昭南的心,他寒玉一般的眼眸更冷,頓時便失了光彩。

  他低頭不語,葉柳萱苦笑:“江沄姐姐那般智慧絕倫的女子都放不下,柳萱不過普通女人,又如何能放下?”

  “可朕見你回來,見你與唐世言說話,都是那樣活潑不拘……朕以為……”李昭南沒有說下去,當年之事,別人不知道,他卻知道對于葉柳萱的刻骨銘心。

  這一段刻骨的記憶,只怕連唐世言也不知道。

  他或許只知道辜負了一個女子,卻并不知道這個女子為他早已付出了一切……

  而當年的自己,跟唐世言亦不似如今這般,當年自己的性子也是冷傲又不群于世,這些情愛瑣碎,他根本不會管。

  但而今不同,唐世言是他的過命之交,而葉柳萱是江沄視為親妹妹的女子,自己對她亦從小憐愛,他卻不能坐視。

  “柳萱,取代是忘記的最好方法……”李昭南幽幽的說。

  “所以,你一直風流、一直來者不拒,直到遇見了皇后?最終取代了江沄姐姐?”葉柳萱的每一句話都好像一根綿綿的針,不經意的刺痛著李昭南。

  他嘆息一聲:“我與江沄太像了,我們之間……是注定的。”

  “注定的什么?”葉柳萱殷紅的眼終究流下一滴眼淚。

  提及江沄,只是滿心的沉重,李昭南沉默不語,他與江沄之間太過復雜的關系與經歷,不是一兩句話可以說得清楚。

  “柳萱,這一次回來便不走了吧?”李昭南溫聲詢問。

  “你希望我走嗎?”葉柳萱看著他,盈盈目光里淚水忽如斷線珍珠,一顆顆落得人心里凄涼。

  李昭南一怔,走上前一步,他不解自己是哪句話觸動了她的心事,她竟忽然悲傷至此。

  “柳萱……”

  李昭南安慰的話尚未出口,葉柳萱便忽的投進他的懷抱,靠在他的肩上放聲哭泣,淚水很快便浸濕了他肩頭的衣襟,李昭南怔怔站著,他的手緩緩落在她的肩頭,卻不知要怎么安慰,江沄說過,他向來不會安慰別人。

  “柳萱……”

  “你不必說,說了也是沒用的,你向來不會安慰人的。”葉柳萱抽泣著,幽幽抬頭看他,淚光里,閃動他俊毅如削的臉,那被往事驚動的黑眸,顫顫一抖,葉柳萱道,“你不會趕我走吧?我沒有家,沒有父母,只有江沄姐姐……可是如今她……”

  李昭南一怔,原來,是這句話刺痛了她嗎?他忙笑道:“怎么會呢?你也是朕的妹妹……是……”

  他原本要說,也是唐世言珍愛的妹妹,卻沒有說出口。

  “是什么?”葉柳萱卻有著如江沄一般敏銳的心思,“是唐世言的妹妹嗎?”

  李昭南怔楞片刻,苦笑一聲:“朕果真是不會安慰人的。”

  “不,這次……未必。”葉柳萱破涕為笑,“我好多,唐世言,我……會當他哥哥的,你也會幫我,是不是?”

  “當然。”李昭南突發奇想,“若你愿意,可長留宮中,朕封你為御妹,封為湘云公主如何?”

  葉柳萱笑著搖頭:“陛下好意柳萱心領了,只是長留宮中……陛下愿意,柳萱愿意,卻怕也有人不愿意……”

  李昭南微微凝眉,不明其意:“你說誰?你怕宮中議論嗎?”

  葉柳萱笑了笑:“跟江沄姐姐這么久了,唯一學會的就是漠視旁人的眼光。”

  “那是……”李昭南心里突地明白了,卻笑道,“你不會說芷蘅吧?”

  “怎么?”葉柳萱道,“你以為她會高興我留在宮中嗎?”

  “那你便是多慮了,芷蘅心地善良,沒有心機,雖然愛吃醋,但卻不會不分青紅皂白,你是朕的朋友,她亦會當你是朋友,你是朕的妹妹,她亦會待你妹妹一般。”李昭南提起芷蘅的樣子,滿眼盡是溫柔。

  葉柳萱怔怔看他:“你的確變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欲火皇妃》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