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又见九叔 > 250 塔克克拉玛干

250 塔克克拉玛干


  祝大家中秋节、国庆节双快乐!

  …

  …

  血池干,血魔灭,陈子文检查血魔老巢,居然在一块巨石旁,发现了一只石锤。

  这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石头锤子。

  也即电影中的女娲石。

  电影《鬼干部》中,梁国栋等人苦苦寻找女娲石而不得,后被林刚得到,持此进入血魔洞,想必正因此遗落在这里。

  陈子文将石锤捡起。

  分量不轻。

  这东西不知道是用什么石头做的,通体黑乎乎的,有点难看。

  陈子文拿起挥动几下,砸在一块石头上,顿时将石头砸裂。

  “威力不错。”

  陈子文摸了摸石锤,没发现一丝损伤。

  电影《鬼干部》中对这只石锤描述不多,只说被存放在观音庙里,受人祭拜;不过与其配套的伏羲针,水火不侵,金钢不断,血魔曾费尽心思都没能将其毁掉。

  二者加起来就是对付血魔的利器。

  伏羲针拥有伤害血魔的能力,女娲石则可以将伏羲针钉入血魔身体。

  电影中林刚的父亲,在被血魔入侵身体后,自行用伏羲针钉住自己的手腿,可最后却让梁国栋的父亲手持女娲石,将伏羲针钉入心脏,想必这女娲石或许还有强化伏羲针攻击威力或效果的能力。

  只是不知对其它物件是否有效。

  陈子文手头没有伏羲针,随手取出自身携带的短剑。

  寻了一块石头,陈子文打算试一试,可还没等一锤子下去,陈子文手中短剑竟忽然断裂了开来,剑身、剑柄、镶嵌的蛊道宝石,散落一地。

  “??”

  陈子文发呆。

  这锤子这么牛?还没敲上,短剑就废了?

  陈子文感觉不可思议,拿起锤子细看,却见黑色的石锤上,似乎多出来几条金丝。

  “嗯?”

  陈子文瞄了瞄石锤,又瞄了瞄分裂的短剑。

  想了想,陈子文取下身后背包,从中取出一面由一休大师亲手制作的佛牌,放到石锤上——

  只见原本金色的佛牌,忽然如冰融化,像镀金一样,融入了石锤表面。

  短短几秒钟,黑乎乎的石锤,竟变成了一把带有暗金色花纹的锤子!

  “这锤子,难道可以吸收带有信仰之力的物质?”

  陈子文猜测。

  佛牌是由“佛祖金身”制成,即《猛鬼食人胎》中,初六用来画灵符的金佛。

  包括短剑,其中也加入了“佛祖金身”。

  石锤即女娲石,被放在观音庙中,承受香火。

  二者相遇,佛祖金身居然会被女娲石吸收,甚至从短剑中直接分离,实在不可思议。

  捡起散落在地的宝石。

  宝石得自蛊老,本是枚戒指的戒面,可以辅助驱蛊。

  如今从短剑中脱落,眼下又是法治社会,陈子文打算日后将其重新制成蛊戒。

  将蛊石收好,与《一眉道人》中得来的红宝石放置在一起,陈子文提起女娲石锤,发现锤子重了一丝,好看了一点,敲了一下石头,破坏力也大了一些。

  这把锤子应该有放大自身力量的作用,疑似可以吸收信仰香火之力,除此之外,不清楚用途。

  毁了柄短剑,捡了个锤子,也不算亏。

  陈子文收起锤子,开始仔细翻找血魔洞,电影《鬼干部》中,遗落在血魔洞中的伏羲针应该有不少,可陈子文翻遍四周,几乎将石洞弄塌,这才捡到了一支伏羲针。

  伏羲针名为针,其实是一种镇魔锥,大小和成人小臂相似。

  陈子文捡起之后隐约感受到其中有一种力量,对陈子文本体无碍,却对血煞气有很大抵触。

  陈子文用五指同心魔踩了它一脚,却险些“烫伤”了脚。

  这东西似是对一切邪物有克制之效。

  陈子文翻出一张用“佛祖金身”画的灵符,发现伏羲针并不能吸收“佛祖金身”;又取出之前的蛊道宝石,发现也没相克反应。

  正欲收起,伏羲针意外碰到曾经镇压吸血鬼法兰祖的红宝石,竟如先前女娲石一般,将红宝石吸收了去,锥身平添一抹暗红之色。

  《哈利波特》中格兰芬多宝剑有吸收物质强化自身的能力,这女娲石与伏羲针似乎也有这方面的能力。

  能自我进化的法器不多见。陈子文试了试伏羲针,发现其隐约能对自己造成一定伤害,便慎重将其收好,将来到了港城,建一座祠庙,把它们供奉起来,承受香火。

  如此多了分兴致,陈子文更仔细翻找这座血魔洞,可找了几个小时,没能再找到一支伏羲针。

  或许当初刺中血魔的伏羲针,都被血魔花大代价毁去了。

  “捡了锤子与镇魔锥,加上雷灵根,这是让我cos雷震子吗?”

  确定血魔洞已无收获,陈子文望了望洞中血池,发现血池彻底毁去,不禁可惜地叹了口气,然后震塌山石,封住盗洞,转身离开。

  远处梁国栋夫妇似乎终于带人赶来,陈子文不欲与他们照面,便一个雷遁,赶往城镇方向,准备充一下电,然后启程赶往目的地——位于新省南疆塔里木盆地中心的塔克拉玛干沙漠!

  …

  …

  时光匆匆。

  一个月后。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东方的地平线升起,映红了天边的云团。

  大漠中的沙丘此起彼伏,笼罩上一层霞光,干枯的胡杨与波纹的黄沙,都被映成了金红色,一眼望去,仿佛有人在天地间绘成了一幅壮丽的画卷。

  雪莉杨在内的考古队众人,已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数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美丽的景色,不禁精神为之一振,就连整夜赶路的困乏,也仿佛去了一些。

  队伍中除了雪莉杨、陈教授、郝爱国,如今还多出了几个陈教授的学生……胡八一与王胖子二人,不知为何居然也在!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被称做安力满的老汉。

  “安力满”意为沙漠中的活地图,是雪莉杨花钱请来的向导。

  此时众人待在一旁欣赏美景,安力满则慢悠悠从骆驼上下来,取出一张毯子,铺在黄沙上,跪在上面,双眼微闭,神色虔诚地向真主祷告。

  这是安力满每天早上必做的功课。

  胡八一看他不紧不慢,气定神闲,虽觉得朝霞有异,却也没放在心上。

  然而正当胡八一走去与众人一同观看大漠美景,却见完成祷告的安力满,就像变了个人,身子跟拧了发条一样,三两下卷起毯子,弹簧般蹿上骆驼,打了个长长的口哨:“噢呦呦呦呦……快快地跑嘛,跑晚了就要被埋进黑沙子的炼狱了。”说着催动胯下的大骆驼,当先跑了起来。

  胡八一差点骂娘。

  想起安力满曾说过今晚要起大风暴,胡八一急忙招呼众人,骑上骆驼,跟上安力满。

  大概是感到了天空中传来的危险信号,平时晃晃悠悠的骆驼,此时拼了命地狂奔,失控的景象,让胡八一敏锐地察觉到此次遇到的危险比他预想的底线还要紧急。

  骆驼奔跑起来甚是颠簸,直到中午,骆驼跑累了,缓了下来,众人这才趁机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水,稍作调整。

  只是不等众人歇息,远处天际一下子暗下,信风卷动黄沙,铺天盖地而来,一副末日景象!

  众人慌忙爬上骆驼,催动骆驼狂奔,却仍被狂沙追上。

  狂沙肆虐中,分不清方向,不知何时,有人掉队了。

  胡八一身为领队,立马打手势让身边胖子截住跑在前面的安力满,自己回头去找。

  好不容易在一处沙丘找到颠落骆驼的陈教授,陈教授已经昏迷,胡八一将他背上,依稀从足印辨认方位,想要走下沙丘,却被狂风刮得俩人一同滚下沙坡。

  正无助时,胖子出现。

  原来他用刀猛扎骆驼屁股,截住了安力满。头驼停下,其它骆驼也停住脚步,除了屁股受伤的那只亡命狂奔,消失无踪,其余都在不远处等着。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又见九叔》的书友还喜欢

bet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