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重生之仙醫狂少 > 第二百零七章 爭取時間

第二百零七章 爭取時間


  昆彭古神道“即使林晨沒有回到鼎盛時期,如果林晨的力量被提升到涅盤,無疑要壓制他們。”

  林格說:“這是真的,但前提是他們的實力不增強,但我不認為他們會在原地呆這么多年而沒有任何進展。最好小心,以免在排水溝里傾覆。”

  “我們要隨時準備戰斗,以免被突然襲擊,讓眾生開始進入神舟,放下陣陣摧毀神靈的過去、因果、命運等痕跡,讓神靈不知道神靈的處境。”

  當然,靈兒知道主耶大華恨惡森林的塵土。如果他不知道這沒關系,如果他知道那會很糟糕。目前,主耶大華不會讓他們發現森林塵埃的存在。然后他也可以為森林塵埃爭取時間。

  大家都點點頭,照著凌兒的話行動。靈兒慢慢地走出窗外,看到了天空。她眼睛里有一種憂慮。她知道如果林晨再次使用自然咒語來提升境界,林晨的壽命將再次縮短一半。雖然有一些天地寶藏可以提高壽命,但能提高的壽命只比少數神的壽命長一點點。網站

  時間慢慢地過去了,轉眼間就過去了二十天,而這一天,對于整個神圣的世界來說,可以記錄在一天的歷史中,因為

  “砰!”

  一聲巨響襲來,一根光柱穿透了陣陣,直沖云霄,搖曳著虛空,一圈光波散開,縫隙散開,一股濃濃的魔法空氣散開,宛如烏云籠罩著天空。

  各種各樣的幻象在邪惡的氣體中進化,仿佛惡魔的世界來到了。有巨龍妖、烈焰妖、寒冰妖、猛虎妖、劇毒毒妖、兇猛劍魔

  靈兒等人透過神舟看到了這一幕,臉色也變了。

  靈兒低聲說:“終于要開始了。”

  陣列的裂縫又擴展了,光束也一次又一次地噴出。最后,陣列完全倒塌,整個神的世界都在震動。似乎連上帝的世界都無法承受這種巨大的力量。

  一股熱氣顯露出來,一個數字慢慢地出來了。一位紅衣青年,血紅色的頭發披在肩后,像熔巖一樣流淌,瞳孔像美麗的紅寶石,一股澎湃的氣息油然而生。

  凌兒和其他人看起來既困惑又震驚。穿紅衣服的年輕人是誰?令人震驚的是,紅衣青年的境界就是涅盤!

  靈兒和其他人也很困惑,但當另一個身影慢慢走來時,靈兒顯得既震驚又可恨。

  這個人就是上帝!

  但現在主神的修煉是神與皇帝的境界!

  “這怎么可能?”凌兒說

  上次我們破壞神船與神的戰斗方法時,神只是古代的神。我們現在怎么能把它提升到神的國度呢?但現在這種特殊而巨大的能量波動,顯然是神界的能量波動。

  從主耶大華的氣息來看,它并不亞于森林的塵土。這種情況更糟。

  凌兒緊皺眉頭。他認為主上帝的力量會增強,但他認為不會。

  在另一邊,主神瞥了一眼整個神的世界。他的眼睛深邃,穿越時空,他發現現在的神的世界是空的,過去、因果、命運等都被破壞了,所以他看不到這里發生了什么。

  耶大華看見,就嗤笑說:“你預備好了嗎?”

  那個穿紅色衣服的年輕人被稱為古代火魔之神。古代的火魔鬼之神微微鞠躬說:“主啊,我現在該怎么辦?”

  耶大華神還沒有開口,就有一根光柱從天而降。它的速度如此之快,威力如此之大,以至于一般的古代神都會在一瞬間熄滅。這已經達到涅盤的程度。

  在古代火魔的眼中,一道亮光像一把飛劍一般掠過,尸體也隨之閃過。下一刻,它出現在半空中。那是一只拳頭。拳頭的光芒耀眼。在它經過的地方,它被一個巨大的噴火覆蓋著,就像一只兇猛的古代野獸張開嘴吞食天空。

  古代火魔之神的身體一抖,體內的神界就展開,兩次攻擊相撞,一片巨大的蘑菇云緩緩升起,響亮的聲音似乎能傳到天涯海角,一個接一個。

  明亮的光線漫射,使人仿佛來到了世界的開始,光的誕生的場景,只有光在眼睛里的存在,響亮的聲音像波浪一樣翻滾,一浪是另一浪,一浪比一浪強,可怕的破壞力像狂暴的風暴來了,把世界撕裂。

  靈子控制著天之神船,用掩不住耳朵的雷霆之力沖進天之神船,砸向了古代的火魔神。上帝的力量阻擋了上帝,魔鬼也阻擋了魔鬼。

  古代火魔之神不甘示弱,肌肉腫脹,筋骨發青,拳頭如山,欺凌無比,腳如龍尾,是一個翻江倒海的人。

  “砰!”

  濃密的光暈擴散開來,撕裂了整個空間,震耳欲聾。神船雖然是戰爭的武器,但圣靈在控制它的身體時,不會失去對它的控制。此外,神船是一種全方位的戰爭武器,可用于近戰或遠射。

  主耶和華雙手抱著手,遠遠地觀看這場戰斗。他沒有急于行動。他想看看神國那邊有沒有牌?

  主上帝不注意神的船,但他不認為他們只有這個象征。

  “砰!砰!砰

  神船與古代火神展開了一場殊死搏斗。他們互相碰撞。他們很驚訝。天崩地裂,月亮閃閃發光。

  人們吸了一口涼氣。這樣的戰斗已經超越了神圣的領域。然而,當他們認為這樣的戰斗與他們自己有關,并認為他們可以發揮超越神圣領域的力量時,他們立刻感到熱火朝天,充滿了戰爭。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重生之仙醫狂少》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