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文 > 重生之仙醫狂少 > 第八章 事由蹊蹺

第八章 事由蹊蹺


  “恩,是一個外地的小子,叫云牧,現在明辰藥業上班。對了,動手之前一定要好好查查那小子的底細。”申守人不笨,知道此時還是讓大飛哥調查清楚的好。

  “等一等,申少,你剛才說誰呀?”大飛哥好似沒有聽清楚,問了一句。

  “明辰藥業的云牧。”

  “你確定是叫云牧?現在在明辰藥業?”大飛哥的神色變得有些凝重。

  因為昨晚就是他安排的人,把云牧打了個半死,然后活埋在禿頭山上。

  至于要說云牧的底細,這還查個屁,他清楚的一清二楚,京都城是大門閥之一云家的一個落魄公子哥,因為出錢買云牧命的就不是別人,正式云家人要這小子的命。

  昨晚活埋云牧,他可是親自參加的,那小子弱不禁風,早先就被打得半死,心臟都差點從嘴里吐出來,然后挖坑活埋了。現在申守打電話來說,那小子居然又出現明層藥業,這如何能不讓他震驚。

  申守也是發現電話那頭的飛大哥情況不對,張口問道:“大飛哥,怎么?你認識那個云牧?”

  大飛哥趕忙發了一張照片給申守,道:“申少,你好好看看,是不是這個小子?”

  照片是云牧本人無疑,申守趕緊說道:“就是他,就是這個該死的小子,媽的,化成灰老子都認得他。”

  電話那頭沉默片刻,大飛哥道:“申少,你好好說說你跟他有什么恩怨?”

  “媽的,大飛哥,這個混蛋差點抽死我。”想到云牧居然差點用巴掌把自己抽死,申守就忍不住跳腳,道:“大飛哥,這個混蛋到底是誰,是京都城來的角嗎?”

  角是他們這個圈子里的名詞,一般都是外省說京都城的,也只有京都城的公子哥才有那種殊榮。

  大飛哥沒有回答他,而是疑惑道:“申少,你今天沒帶保鏢嗎?”

  提到保鏢,申守回頭看看那兩個半死不活的家伙更加郁悶道:“別提保鏢,那小子的手段太高了,我的人根本就不是對手,現在也被打成半死。”

  “什么!”

  大飛哥這次真的傻眼了。

  他昨晚可是見識過的,云牧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草包,出了長了一張臉蛋,簡直一無是處,就是一個十足的廢材。

  難道說,昨晚他一直在演戲?

  可這事真么越想越覺得是在扯淡呀?

  “大飛哥,到底怎么回事?你到是給句話呀?”

  大飛哥見申守急眼了,現在申守已經確定大飛哥絕對認識云牧,他迫切想要知道云牧的身份。

  大飛哥道:“申少,你現在在哪里?”

  “去醫院呀?”

  “掉頭去中山路,禿頭山下等我,我過去跟你解釋清楚。”

  聽大飛哥話里的緊張,他也知道事情恐怕很嚴重,也不多問,掛斷電話,吩咐司機掉頭,去禿頭山。

  另一邊,大飛哥也沒心思繼續花天酒地,安排一個可靠的小弟去明辰藥業,看看云牧是不是真的在那里,自己帶著幾個屬下,趕往禿頭山。

  ……

  傾城的辦公室里,傾城跟云牧對視很久,也不見云牧說話,還是傾城先開口道:“云牧,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你想要聽什么解釋”

  “把所有你應該解釋的都解釋出來。”

  “那沒有!”云牧十分無賴。

  “你!……”傾城被他起的不輕。

  傾城今天穿著一間俏麗的粉紅色小衫,秀發高高盤起,很是御姐,十分迷人。

  云牧一直打量舞柔,他承認像傾城這種美女,就算在他們星辰大陸,那也是十分稀少的自愿,更別說是在地球上了,所以有美女讓自己白看,自己不看那才是傻子。

  “老婆……”

  不等他說話,傾城打斷他的話道:“你違反規定了,在公司,不準叫我老婆。”

  “好吧”云牧做了一個投降的手勢,一臉無奈的道:“本來,我這個人很喜歡低調的,人本身就長得這么帥,要是身手再高一點,那是要被人嫉妒的。所以,我就一直隱藏實力,其實我是一個集美貌與武力于一身的美男子。”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一年完事我都可以忍,但是我絕對忍不了有人敢來我老婆的地盤撒野,所以就出手了。”

  “好吧,我又犯規了。”云牧示意自己很抱歉。

  “云牧,你說的都不是重點,我現在很好奇你為什么會被云家趕出來?還有,既然你深藏不漏,我找你結婚,你答應的那么迅速,是不是有著什么陰謀?”

  提到家族,云牧心里冷笑,自己被趕出來,還不是因為自己是一個小白臉的種,云家根本就不把他當回事,死了更好。

  “我被家族趕出來,原因太多,可能最主要因為我長得太帥了吧,他們都在嫉妒我?”云牧自戀的一笑。

  “自戀狂!”傾城白了他一眼。

  “至于為什么跟老婆你結婚,這個我可真的沒有一點目的的,像你這種美人,試問誰不想跟你結婚,要說目的,那只能說,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你了。”

  傾城……

  “我說的都是實話,我用我的人格發誓。”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重生之仙醫狂少》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